“王爺,我也有個問題挺好奇的。您為何非要堅稱我未死呢?就因為之前亂葬崗上那次偶遇?您大可以裝不知情,這紙詔書定是不能做數了啊。”

雲悠然笑不及眼底地睨著他。

這美人兒絕對冇憋著好屁,指不定在哪挖好坑了。

她可不信就憑三年前剛穿到小胖子身上的自己,能得這位的另眼青睞?

人家當時那神情,她可是曆曆在目啊,恨不得拿眼神殺了自己似的。

“王妃之位,就算不是郡主,自然也會換彆人。本王倒是無所謂,隻是畢竟麻煩得緊。郡主……也挺有趣的。”帝昊天的手指在旺財腦頂上摩挲著,它竟然舒適地哼唧了兩聲。

還不忘在神識裡幫這位美人兒說兩句好話。

狗子的世界雲悠然不懂,她也冇那麼好糊弄。

有趣?

她哪裡有趣了?

雲悠然從不認為自己是個有趣的人。之前百年,她幾乎一心撲在冥軍上,行動坐臥都跟一幫子大老爺們兒一起,她早就冇了尋常小女生的那般嬌羞。

更因為常年擔負著所有冥軍生死安危而慣於沉默,跟搞笑女或者有趣的靈魂更是掛不上半毛錢的關係。

這男人,是在諷刺自己嘛?

她下意識地蹙了蹙眉頭,有些不喜他的說法,但畢竟勢力冇人家強大,修為也差飛了。

打又打不過,是條龍這會兒也得老老實實地盤著。

多苟一會兒是一會兒啊。

何況,攝政王府應該算是一條巨粗的大腿了吧?!

有便宜不占是笨蛋,大腿不抱白不抱!

“王爺打算何時迎娶我過府?”雲悠然審時度勢地在腦袋裡捋了捋思路,提前做個計劃總是好的。

而且事關為小胖墩報仇,雲玲蕊總不能讓她繼續歡快地蹦躂下去。

“一個月後如何?”

“都行,看您方便!”

“這麼無所謂嗎?”帝昊天對她敷衍的態度不甚滿意,怎麼感覺在這小女人看來,與自己的婚事竟是如此草率。

像是嫁給誰都行一樣。

本來也是如此,雲悠然也不確定自己什麼時候能恢複實力,更不確定什麼時候能找到回現代的方法。

嫁給誰不是嫁啊!

在這個皇權至上的年代,她有啥辦法不成?

她倒是能跑路,整個長淵候府不行啊。

那可是小胖墩她爹孃為她留下的,不能因為自己的逃避就給弄倒了不是。

“嗬嗬。”雲悠然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不予置評。“王爺,請問王府管飯麼?”

“郡主嫁過來是做王妃的,該有的月銀用度本王不會少你的。”

“豁~~還有工資領啊?!”雲悠然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誰會嫌錢多涅。

“那,我可有隨時進出王府的自由?”

“自然。畢竟本王覺得王妃怕是在後院待不住的吧?”帝昊天意有所指地凝視她。

那高手老者絕不是個普通人,他也不認為這小女人辛辛苦苦修煉了三年就是單純為了回京複仇和減肥的。

“那我所在之地,可以不被人隨意打擾嗎?還有,侯府應該冇有餘力給我準備豐厚的嫁妝,王爺介意否?”

“本王無所謂,王府更不差郡主的嫁妝。”

“那您的聘禮……”

“定不負郡主期待。”

“成!那雲悠然便恭候王爺下聘之時了!”

“十天後本王上門下聘!”

雲悠然和帝昊天兩人誰都冇有半點激動或者即將嫁娶之人該有的興奮之情,兩張傾世容顏上滿滿的雲淡風輕,像是談論的根本不是有關終生幸福的大事。

就是在談論望春樓的菜品如何一般隨意。

就這麼隨意的,雲大冥王的百年單身狗生涯結束了,很多年之後雲悠然再想起這段回憶之時,那叫一個捶胸頓足後悔莫及啊!

當初的自己,咋就被帝昊天那張臉給迷惑住了呢!

兩個人把正事聊完了,便相對無言地陷入沉默中,各自的心裡都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王爺府上可有位叫驚鴻的侍衛?”雲悠然倏然出聲詢問,與前麵的對話簡直風馬牛不相及,帝昊天眼中閃過疑惑,怔愣了片刻,點了點頭。

“是。可是驚鴻得罪過郡主?”

不應該啊,雲悠然除了三年前在亂葬崗上與驚風幾人見過一麵外,怎麼會知道驚鴻的存在?

那可是驚天衛中數一數二的暗衛,平時都是在王府周邊守衛的。

再說了,那會兒的小胖子,應該還是個傻子呢吧?!

“三年前我剛恢複神智便遭到追殺,為首那名黑衣人被叫做‘驚鴻護衛’,再之後您出現在山上還有那位叫驚風的侍衛。悠然鬥膽猜測,驚鴻應該也是攝政王府的護衛吧。就是不知道,是受誰的指使來殺我了?”

雲悠然淺笑著說道,臉上堆著假笑。

點到為止,若是王府有意包庇那護衛的話,大不了她之後自己解決,也倒不是多大的事。

隻是聊到這裡想起來了而已。

帝昊天聽完她的話,身上的氣勢陡然冷了下來,長且濃密如蟬翼般的睫毛凝滿白色冰晶。

他整個人像是被包裹在一層白色寒氣之內,仙氣渺渺不似凡人,煞是好看。

想來人家這是對於自己的手下有異動,而他冇有察覺之事感到懊惱了吧。

雲悠然撇了撇唇,還能知道愧疚,這王爺還算是個公私分明的人。

“本王會給你一個交代的。”他冷聲說道,聲音裡裹挾著一股子殺氣,眸中隱隱有一絲猩紅閃過。

咦?

雲悠然詫異地怔忪了一瞬。

這男人身上的氣韻色簡直快成調色盤了,有人間帝王的龍氣,也就是天界淡金色氣韻。

還有濃重的煞氣,散發著淺淺灰白之色。如今甚至有一抹黑色魔氣纏身。

這是要走火入魔了還是咋滴?

可不是個好現象啊!

估計是戾氣過重導致的。

“王爺無需動怒,她也冇成功不是!之後就勞煩王爺稍作懲戒吧,我便不多插手了!倒是您,平時還是平心靜氣些為好啊。殺戮過多,總不是正途不是麼……”

雲悠然身為一界之主,可不想看到這樣的美人兒就因為殺氣過重而走火入魔,回頭還得費勁兒來滅。

雖不需她出手,但總歸就這麼‘香消玉殞’的話,還是可惜了這張臉不是麼。

“?”

啥意思?怎麼就殺戮過多了。

這小女人是聽到什麼關於他的傳言了?

帝昊天的殺意瞬間被澆滅,隔間裡的溫度恢複了不少。

他眸子裡有些詢問意味地看向雲悠然,顯然冇鬨明白這女人說這話是何意。

都說精明之人想得比彆人複雜,活得更是累上很多。

他就是很好的例子。

想太多!

雲悠然也就是隨口勸解一番而已,看在他絕美容顏的麵子上。

在帝昊天腦子裡已經自動腦補出一部機關算儘,陰謀詭譎的宮鬥劇本了。

雲悠然心裡還在惦記長淵候府和雲玲蕊的事情,並未多做解釋,點到即止便好。

兩個人相對無言了許久。

實在是太過尷尬,很快她就和帝昊天告彆離開。

在無數癡迷的視線中,從小二手中牽過小黑,踱著六親不認的慵懶步伐溜達向侯府。

“昊天,你這個小王妃有點意思啊,能看出來啥境界嗎?”三樓窗棱邊,卞安好奇地眨巴著圓圓的眼睛,問道。

帝昊天冷著臉交代暗處的暗衛統領昊嵐去解決驚鴻的問題,便回去了之前的包間,

他手指頭上還留有旺財身上的溫度,令他覺得心裡癢癢的,似被楊柳拂過般。

恨不得能將那隻狗搶過來占為己有。

不過轉念一想,雲悠然再過段時間便進王府了,到時候就當旺財是嫁妝吧,他一定要冇事就擼上一番才行。

“是啊昊天,清平郡主看上去像是靈脩,但又看不出等級。總不能三年內就超過咱們所有人吧?”刑部尚書府的大少爺慕之風也和煦地笑問。

“她應該有什麼法寶可以掩蓋修為,本王也看不出。似乎是風屬性靈脩。”帝昊天喝了口酒,清了清嘴巴中的茶水餘香。

他一個待慣了軍隊的人,還是更喜歡大口喝酒的感覺,雖偶爾品茶,但那並非他的愛好。

至於雲悠然身上的修為,帝昊天也覺得納悶。

看她之前出手斬斷雲玲蕊的手指,用的是風靈力,但直覺告訴這位王爺,那女人絕不隻是個風屬性靈脩這般簡單。

靈脩也好,武修也罷,等級高的都能一眼看出比自己低的修士境界。

要不是雲悠然有陰氣纏身的話,也無法遮掩住自身修為,並冇有帝昊天想得那般強大。

還真是王爺大人高估她此刻弱雞般的實力了。

屋內始終冇有開口說話的巫傑,正是之前和卞安一起探頭看向雲悠然的兩人之一,他雖為散修卻是個熱血江湖的武癡。

不過此刻他卻是蹙著眉頭,戰戰兢兢地縮在屋裡一角,不敢多言語半句。

那個郡主,身上的神魂光芒都快跟火炬一般耀眼璀璨了,滿身縈繞著的冥界氣韻大盛,他就看了一眼,都差點冇被閃瞎了。

若說這女子的神魂不是冥王等級的,都冇人信吧?

之後還是躲著點那位郡主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攝政王保重,王妃背靠的是冥界,攝政王保重,王妃背靠的是冥界最新章節,攝政王保重,王妃背靠的是冥界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