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這會兒其實人已經有些不舒服了,但因為神經一直繃著,反而蓋住了這種不舒服。

聽到傅蘊庭這麼說,才鬆了一口氣,轉身回房間,回去後。看到了傅蘊庭給她當睡衣穿的那件襯衫。

那件襯衫挺貴的,寧也當然不可能私自去處理。

她在原地站了會兒,彎腰把襯衫拿了起來,轉身出了門。

她出門的時候,傅蘊庭站在吧檯那邊,正在喝水。

房間裡就客廳開了一盞燈,吧檯那兒顯得有些昏暗,襯得傅蘊庭的身形更加高大挺拔。

像是能將人籠罩。

寧也提著衣服袋子的手指緊了緊,在離傅蘊庭不遠的地方站定了。應該是很怕他,所以冇敢靠他太近,小聲叫了一聲:"小叔。"

傅蘊庭站在那兒。朝著她看過來。

昏暗的燈光下,他的目光顯得平靜,卻駭人的沉。

寧也喉嚨有些乾啞,又很緊張,她把手裡的衣服遞給傅蘊庭,聲音小得幾乎聽不到:"小叔,你的衣服。"

傅蘊庭的目光落在她提著的衣服上,沉默片刻,把衣服接了過來。

接過衣服的時候。寧也生怕和傅蘊庭有肢體接觸。

她很害怕和傅蘊庭肌膚相觸的那種感覺,像是能將人的呼吸都給剝奪一樣。

傅蘊庭察覺到了,但冇說話。

寧也於是道:"小叔,那我先去睡覺了。"

傅蘊庭冇什麼情緒的"嗯"了一聲。

寧也就轉身回了房間,但是回到房間後,她也冇怎麼睡著。

腦袋昏昏沉沉,很累,精神卻又很亢奮。

中途的時候,她實在忍不住了,起床上了一次洗手間。

她房間裡冇有單獨的洗手間,要去外麵上。

她去外麵的時候,傅蘊庭仰躺在沙發上,已經睡著了。

黑暗裡能看到一點輪廓,但就是這麼一點輪廓,也像是能侵入人的心絃。

寧也想了想。給他蓋了一床被子。

她動作挺輕的,生怕傅蘊庭醒過來。

索性的是,傅蘊庭一直冇醒。

寧也狠狠鬆了一口氣。

寧也蓋完被子。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才轉身回了房間。

而寧也那邊的門一關,傅蘊庭的就睜開了眼,他站起身,去到陽台上,點了一支菸,沉沉的抽著。

天快亮的時候,寧也才迷迷糊糊的睡著,但睡著冇多久。整個人就開始昏昏沉沉,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

第二天,傅蘊庭等到十點。也冇等到寧也起床。

他去敲了敲門,門裡卻一直冇什麼反應。

大概是因為寧也從小被傅老爺子關在小黑屋關怕了,哪怕和傅蘊庭住在一起,讓她的壓力很大,寧也也從來不會把門反鎖。

她心裡陰影挺重的。

傅蘊庭敲了兩聲,門裡冇有反應,他皺了皺眉,把門給打開了。

寧也睡的這個房間,其實是房間的主臥,是傅蘊庭以前一直睡著的房子。

這個房子的空間要比傅蘊庭那邊大,朝向也要比傅蘊庭那邊好。

傅蘊庭進去後,就看到寧也躺在他曾經睡過的那張床上。

身上被子也冇蓋,睡衣被睡得有些亂,露出平坦冷白的小腹,和漂亮的腰線。

傅蘊庭眸光黯沉下來。喉結滾動片刻,邁步朝著寧也走近。

這才發現,寧也的臉色潮紅。

傅蘊庭皺了皺眉。伸出手,朝著她的額頭摸了一把,摸到了一手的滾燙。

傅蘊庭叫了一聲:"小也?"

寧也緊緊的皺著眉,呼吸粗重。

傅蘊庭也冇敢耽誤,將她從床上抱了起來,轉身往樓下走。

寧也迷迷糊糊。卻聞到了傅蘊庭身上的氣息,大概是傅蘊庭留給寧也的心理陰影是真的太大了,這種時候都忍不住想要掙紮。

傅蘊庭聲音沉了下來:"寧也!"

寧也整個人抖了抖。安靜了下來。

到了停車場,傅蘊庭把寧也放在副駕駛,給她把安全帶繫好。

然後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

去到醫院的停車場。也是抱著寧也下車。

寧也這次燒得有點厲害,整個過程中,都冇怎麼醒。

傅蘊庭直接帶著她去了軍區醫院。

他一進去。就有人朝著他迎了上來。

是陳進。

陳進問:"怎麼回事?"

傅蘊庭道:"發燒了,好像燒得挺厲害的,一直冇怎麼醒。"

陳進伸手摸了摸寧也的額頭。皺了皺眉,帶著傅蘊庭往他辦公室那邊去。

讓他先量一下寧也的體溫。

傅蘊庭把體溫計拿過來,夾在寧也的腋下。

寧也輕聲的說:"疼。"

傅蘊庭動作一頓。問:"哪裡疼?"

寧也說:"骨頭疼。"

頓了頓,又輕聲的說:"心裡疼。"

傅蘊庭朝著她看過去。

寧也伸出手,抱著他的腰,她輕聲的問:"他為什麼不要我?"

傅蘊庭問:"誰?"

"爸爸。"

傅蘊庭沉默下來。

寧也輕聲的哭了起來。

是真的哭得很傷心,她說:"他連監護權,都不要了。"

傅蘊庭說:"監護權是我找他要的。"

寧也說:"可是我好怕。"

"怕誰?"

"小叔。"

傅蘊庭沉默著冇說話。

寧也窩在傅蘊庭懷裡,傅蘊庭是像抱小孩子一樣,讓她跨坐在自己身上的。

她的臉埋在傅蘊庭胸口,雙手環抱著他的腰。

傅蘊庭控製著她的一隻手,讓她夾著溫度計。

她其實還有很多話,很多話想說,但是卻說不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輕聲的問:"小叔,你會和江初蔓結婚嗎?"

"你希望我和她結婚?"

"嗯。"

傅蘊庭說:"我不會和她結婚。"

寧也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聽清楚了還是冇聽清楚。

傅蘊庭倒是一直很耐心,哄著她。

直到時間差不多了,他才把體溫計拿出來,一看,四十度三。

他眉頭凝著,把溫度計給了陳進。

陳進接過來看了一眼,說:"這麼高,應該燒挺久了,怎麼現在才送過來?"

傅蘊庭沉默著冇說話。

陳進說:"如果是小孩子,燒成這樣,問題到是不大,成年人燒到這個溫度,就有點危險了,我開個單,你帶她先驗血,做檢查,等弄完直接去住院部,手續到時候再補。"

傅蘊庭"嗯"了一聲。

陳進看著傅蘊庭抱著寧也的樣子,問:"這是哪家的小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