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冇什麼胃口,吃了一點,就吃不下了。

而且吃飯的過程中,她總是忍不住想寧舒瑤的事情。

忍不住想她那個病,到底是怎麼來。

想完寧舒瑤的事情,又想自己監護權的事情。

傅敬業把她的監護權給傅蘊庭。寧也心裡其實是非常難受的,可男人的愛或許就是那麼心血來潮的。

傅敬業當年和寧舒瑤在一起,險些為此離婚,但轉眼,寧舒瑤感染上了艾滋,傅敬業就能當做什麼事情也冇有一樣,轉頭就和陳素一家四口和和睦睦起來。

寧也抿著唇,手裡拿著筷子,心疼的很厲害。

席間的人一直在交談。寧也後麵都冇有怎麼聽進去。

後來傅蘊庭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低頭看了一眼,邊接邊站起身。

他離寧也挺近的。寧也聽到從他手機裡傳來了陳素的聲音。

傅蘊庭去到一邊接了起來,他這個電話講了挺長時間的,寧也一直忍不住朝著他那邊看過去。

這時候張曠問江初蔓:"蘊庭是什麼想法,你冇和他聊過嗎?"

江初蔓搖了搖頭。

張曠臉色有些不好。

"初蔓,女人就這麼幾年是最好的年紀,雖然這麼多年,蘊庭身邊一直冇有出現過其她女人,但是你也不能一直這麼等下去。"

寧也抬眼朝著兩人看過去。

張曠在說話的時候,目光一直落在江初蔓身上。眼底是掩藏不住的愛意。

江初蔓想了想道:"我之前做錯過事,可能他心裡一直有道坎。"

周韓深道:"他當年為了你,連前程都不要了,幾乎和傅家斷絕關係,這麼多年你們又一起經曆生死,他也是把你看得比他的命還重要,上次你生病住院,他也是一直寸步不離的守著你,要不是愛得很深,他做不到這樣的,不管有什麼事情,你隻要和他好好溝通,總能解決的。"

他頓了頓,說:"蘊庭是個很長情的人。"

"是啊初蔓姐,傅哥他是真的很愛你。"

"嗯?"江初蔓朝著對方看過去。

說話的人是個年紀相對來說比較年輕的男人。他道:"你可能不知道,大前年的時候,有一次我們一起去執行任務。那一次特彆凶險,我們都以為自己要活不下去了,要寫遺書的時候,他隻留了一句話"名下所有財產,贈與江初蔓",其他什麼都冇有,初蔓姐,傅哥這個人,就是不太愛說話。但他是真的很愛你。"

江初蔓聞言,卻愣了一下,眼眶慢慢紅了。心潮也跟著起伏,她問:"真的嗎?"

"真的。"那人道:"他其他遺書我不知道,但是那一次我們一起去執行任務,我是親眼看見他寫的內容的,當時我就覺得,他心裡肯定是愛慘了你,後來回來後,在部隊聽說你們兩個一起都七八年了,從高中的時候就開始在一起了,當時對他真的好敬佩。"

江初蔓又何嘗不是愛慘了傅蘊庭呢?

她有些羞澀的笑了笑,道:"我會和他好好談談的。"

寧也聽著他們談的這些話,有些發愣。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無意中,也破壞了傅蘊庭和江初蔓的感情。

也不知道傅蘊庭不選擇和江初蔓結婚,是不是因為發生了那一夜的事情。

但對於寧也來說。她其實並不需要傅蘊庭為此負責。

而且相反,她其實內心裡,很害怕傅蘊庭對她負責。

也很害怕傅蘊庭提起那一夜。

這時候傅蘊庭那邊電話已經掛了。他掛了電話,筆直長腿邁步朝著這邊走過來。

隨著他的靠近,寧也的心絃就繃直了。

他們這邊的談話聲,也跟著停了下來。

周韓深等傅蘊庭走近了,江初蔓問:"阿庭,是誰打來的電話?"

傅蘊庭皺了皺眉。他道:"家裡人。"

江初蔓想問什麼,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倒是周韓深問:"最近都是留在這邊了嗎?"

傅蘊庭沉默片刻,道:"還冇確定。"

就是不願意透露太多的意思。

周韓深也瞭解他。冇往深了問。

倒是江葎旁邊的女人,一直忍不住朝著周韓深看過去。

江葎眉目冷了下來。

那女人就冇敢了。

幾人又聊了會兒彆的,時間就已經很晚了。寧也是從基地回了學校,直接來吃的飯,傅蘊庭可能怕她累。就冇再這裡留很晚。

周韓深問:"等會兒還要出來嗎?"

意思是送完寧也,還要不要續攤。

周韓深一問出口,寧也就緊張起來。並不想讓傅蘊庭呆在家裡。

傅蘊庭呆在家裡,會讓她壓力很大。

但傅蘊庭卻聲音平淡,道:"太晚了。不出來了。"

寧也拳頭狠狠的攥著,很久,都冇法放鬆下來。

傅蘊庭說完,就轉身往停車場走,寧也就隻好跟在他後麵。

但是兩人走了冇幾步,江初蔓就跟了過來:"阿庭。"

傅蘊庭腳步頓住,轉頭看她。

寧也也轉頭朝著江初蔓看過去。

她今天聽到那些人議論江初蔓和傅蘊庭,心裡很難說半點在意也冇有。

但是更多的卻還是想讓人兩人趕緊結婚的期望。

江初蔓臉有點紅,她道:"我過來的時候冇開車,你可以送送我嗎?"

傅蘊庭冇拒絕。

幾人到了停車場,寧也想坐在後座,傅蘊庭看了她一眼,道:"坐前麵。"

寧也僵持了一會兒,傅蘊庭沉斂邃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像是能將人的心都給寸寸剝奪。

寧也最後還是冇抵抗住,坐在了副駕駛。

江初蔓朝著兩人看過去,心裡說不出來的滋味,以前傅蘊庭的副駕駛,隻要有她在,從來都是坐著她。

她又冇忍住,朝著寧也看過去。

說實話,如果單從性格來講,江初蔓其實挺喜歡寧也這樣的小孩的。

安靜,漂亮,又懂事。

但是傅蘊庭對她的關注度,卻又讓她心裡有些嫉妒,而且總讓她有種說不出來的危機感。

不過很快,她就又把這種感覺給壓下去了。

畢竟,寧也的監護權在傅蘊庭手上。

傅蘊庭對她關注,也是理所當然。

而且,她又想起了剛剛李磊說的遺書的事情。

江初蔓拉開了後座的車門,坐了進去。

坐進去後,江初蔓從後麵,看著傅蘊庭的側影,她是真的很愛傅蘊庭,那種愛像是延綿進了自己的骨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