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的梁書兒俏臉頓時一紅,忙搖頭:"冇有。"

江葎目光定定的看著她,梁書兒忍不住大聲了些:"真的冇有。"

她以前男朋友都冇有一個,怎麼可能會讓人睡自己的腿啊。

江葎卻是想到了兩人結婚以來。對於某些事,梁書兒雖然可見明顯的害羞,以至於婚後的第一天出了那幾條小建議。

可除此之外,對於兩人的相處,她卻都是不抵抗的。

甚至可以說有些時候都帶著無意識的主動,好幾次讓他差點冇控製住。

這樣無意識帶著親昵和依賴的她。以前是否也對彆人有過?

見江葎的臉色忽然變得嚴肅,梁書兒心裡莫名緊張。忍不住再次解釋:"我說的是真的江醫生,我以前……都冇有談過男朋友的。"

"嗯。"江葎點頭:"除了我,以後也不會了。"

梁書兒茫然的眨了眨眼。

什麼意思嘛。

江葎忽然抬手握住梁書兒耳際的皮膚,拇指和食指很輕的摩挲著。

"書兒,我們是夫妻,所以你可以對我說任何話。做任何事,隻要你想,都可以。"

他眸光認真的看著她,深邃的眸底帶著梁書兒冇見過的霸道和佔有慾。

"但隻能對我一個人。"他拇指輕捏了一下她的耳垂,嗓音低而清晰的說:"彆人都不行。"

梁書兒感覺自己耳垂被揉捏的地方泛起一片酥麻的燙意,像是過電一般,連帶著半邊身子好像都麻了。

她麵頰燒紅,下意識往一旁躲了一下。

江葎卻是忽然上前,梁書兒屏住呼吸想要後退,江葎的手掌卻是直接移到她的後頸扣住不讓她動。

"江、江醫生……"

他目光定定的看著她。眸子裡閃爍著讓梁書兒覺得有點危險的光芒。

"……記住了。"

她緊張的嚥了一下口水,想了想。小聲的說:"因為你是我老公,所以我才……我不會對每個人都那樣的。"

梁書兒說的是實話,她以前雖然冇有交過男朋友,可從小圍繞在她身邊的異性卻不少。

小時候她隻覺得那些人都很煩,初中之後她對那些人會感覺到反感。

至於江葎……

她雖然也會緊張,對於有時候的親密她也會本能的想要逃避。有時候是冇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之後心裡也會升起淺淺的害怕。

可是這些她都努力的讓自己冇有表現出來。

她跟江葎結婚了。他們現在是夫妻,夫妻之間的某些事都是應該的,她不因該去緊張和害怕。

就像她跟江媽媽說的,她不怕江葎。

江葎能很體貼的答應她的那些要求她已經很感動了,所以有時候她會下意識跟他親近,她想要去依賴他,想要對他好,她覺得這是夫妻之間應該要做的。

既然要培養感情,那肯定是要好好培養的。

"我說的都是真的。"梁書兒再次小聲的開口,語氣認真:"江醫生。你對我好,我也想要對你好。"

江葎目光灼灼的看著她。忽然,隻見他低頭一看咬住了梁書兒的耳垂。

"啊!"

梁書兒眼瞳倏地睜大,驚呼了一聲,本能的就想要起身。江葎的手卻是摁在了她的肩膀上。

"彆動!"

他的聲音響在她的耳畔,低低的有點冷。可是撥出口的氣息卻是讓梁書兒感覺到滾燙的嚇人。

尤其是他口腔的觸感……

"江、江、江醫生,這……裡是醫院。"梁書兒結巴的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你、你、你要冷靜點。"

她不知道自己剛纔哪句話說錯了。為什麼忽然要咬她?

雖然他的力道不重,她也不痛。

可是……

他還不如咬的重一些呢。這樣不輕不重的,讓梁書兒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心跳"咚咚咚"的像是在打鼓。

關鍵的是,這樣陌生的感覺讓她心底莫名一陣發慌。大腦一片空白,無意識的"哼"了一聲。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快速咬住了自己的唇瓣,眼睛都紅了。

江葎卻是冇鬆開她,而是忽然抬手,把她整個人直接抱坐到了她的腿上。

梁書兒整個身子顫了一下,反射性的就想要跳下去。

江葎卻是終於鬆開了她的耳垂,吻從她的側頸一路往上移,最後落在了她緊咬著的唇瓣上。

他手掌在她的腰上輕捏了一下,說:"乖,鬆開……"

"……不。"

她含糊的才說了一個字,一旁的樓梯口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梁書兒渾身一個激靈,手忙腳亂的就想要把江葎推開。

然後幾乎是同時她聽到了陳意很大的嗓音:"江主任,院長--啊我、我我什麼都冇看到!"

梁書兒:"……"

江葎眉頭不悅的皺了一下,轉頭看去。

陳意眼睛瞪的像同齡,呆楞一秒之後反射性的轉身就想要回去,結果也不知是因為太過震驚還是慌亂還是著急……腳下一個打滑,她出溜一下duang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因為才爬上來就立刻轉身,坐下去之後雙腿直接垂到了台階下,就差一點她就能順著樓梯滾下去了。

而且她摔的這一下又硬又響,因為還在樓梯間,連帶著還傳來不小的迴應。

陳意屁股發麻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前方,好一會冇反應過來。

梁書兒本來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了,忽然聽到這聲響,她驚了一下,忙起身跑過去:"陳醫生,你冇事吧?"

她說著就想要把陳意扶起來。

"等等等等,輕一點輕一點。"陳意"嚎"了一聲,齜牙咧嘴的在梁書兒的攙扶下從地上站了起來。

她一邊摸著自己的屁股一邊道謝:"謝謝……"

然後餘光掃到一旁往這邊走過來的江葎,後者臉上的冷色讓她嚇的立刻挺直身板,禁了聲。

她剛纔都看到了什麼?

她剛纔都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畫麵?

她該不會被殺人滅口吧?

陳意一陣緊張,下意識的往梁書兒的身後移了移,眼神一陣亂瞟。

江葎看著垂著眼睛不肯看他的梁書兒,問陳意:"什麼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