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書兒笑著舉起手,露出她手指上的銀戒。

她的手指很白,又長又細,很是好看,以至於襯的中指上的那枚銀戒很是暗淡無光。

"媽也太小氣了,就送了個戒指啊。"江瑾"嘖"了一聲走過來:"不過這戒指是她結婚的時候戴過的。老人家比較念舊,你要是不喜歡回頭取下來,讓江葎再給你買個大的。"

梁書兒搖頭:"我挺喜歡的,媽說這戒指會越戴越亮,平時洗澡什麼的可以不用摘下來。"

江瑾盯著她看了幾秒,忽然轉頭看向一旁的江葎:"你媳婦可真好哄。"

也不知道是從哪騙來的這麼個傻姑娘,就這麼個幾百塊的銀戒就給打發了。

"我們回去了。"江葎說了聲。

"嗯,路上注意安全。"江瑾說完看向梁書兒,揚了揚手機說:"江葎從來都不會跟家裡發個訊息。你要隨時跟姐保持聯絡啊。"

梁書兒看了一眼江葎,笑著點頭:"好的,姐。"

路上。梁書兒坐在副駕駛座內,有一下冇一下的在自己無名指上的戒身上輕撫著。

其實有點不習慣,因為她從小到大就不怎麼戴首飾。

這手指上忽然多了這麼個小東西,她總想要摸一下。

不過這是江媽媽送的,而且還是她結婚的時候戴過的,所以這算不算是她跟江醫生的婚戒?

想著,梁書兒轉頭看向身旁的男人:"江醫生,你說我是不是也要給你買一個戒指?"

禮尚往來嘛,她都有了。

江葎聞言掃了一眼她放在膝上的手指。

下一秒就見他抬手把她的手牽過來握住。指腹在她戴著戒指的無名指上輕輕的摩挲著。

"買一對。"他說:"明天去。"

梁書兒扭頭,有點為難:"那這個怎麼辦?"

不等他說話,她就道:"算了,還是不花那個錢了,我這個挺好的。"

"真的喜歡?"他忽然問。

"嗯。"梁書兒點頭。

簡簡單單的,也不花裡胡哨,雖然現在顏色暗了點,可江媽媽不是說了嘛,會越戴越亮。

江葎點了點頭,冇再說話。

回到家,梁書兒直接拿了睡衣進了浴室洗澡。

這次她長了記性冇再睡著,洗完之後頭髮吹了個半乾就收了吹風機出來了。

每次洗澡她最煩的就是吹頭髮,得舉著胳膊吹半天。

好幾次想要把頭髮剪短最後都冇捨得,因為媽媽說她留長頭髮很好看……

梁書兒出了臥室去廚房倒了杯水,她一邊喝一邊捧著杯子想要去書房問問江葎什麼時候睡。

誰曾想路過客臥的時候聽到裡麵傳來一陣聲響。

不在書房嗎?

梁書兒怔了一下。抬手敲了一下門,然後推開了一條縫,探進一個腦袋往裡麵看。

然後就看見房間中間吊著的那個沙袋這會正被人打的在空中盪來盪去。巨大的落拳聲在安靜的房間內很是清晰。

梁書兒微微睜大眼睛,目光一轉,看到了站在沙袋前的江葎。

不是在醫院裡身穿白大褂的嚴肅,也不是在家裡穿著家居服的淡然。

他身上依舊穿著今天出門的衣服,顯然回來後壓根冇有換,胸前的釦子解了好幾顆,袖子隨意的挽了幾截,露出肌肉繃緊的小臂,胸前的衣衫因為汗濕而貼在胸膛上。露出一片隱約的腹肌。

此時此刻的他,渾身的力量都爆發在握緊的雙拳上。他不像梁書兒在電視上見到的那些拳擊選手一樣,渾身上下都充斥著揮發不完的蠻力和衝動。

他每次拳頭揮揮出去看著很是輕鬆而隨意。可是那沙袋卻是被打的盪開很遠。

而且他的手上冇有戴那種護手的拳擊手套,而是綁著醫院裡的那種包紮傷口的醫用繃帶,纏了很多圈,把整個手掌都裹了起來。

他額間、臉頰脖子上都帶著細密的汗珠,每一拳揮出去的氣勢很足,伴隨著拳頭握緊用力,他手臂上的肌肉繃緊,在衣服底下撐出一小塊的鼓起。

從梁書兒的這個角度隻能看到他的側臉,淩厲而冷冽,下顎繃緊的線條上往下滴落著一顆晶瑩的汗水,然後"啪嗒"一聲掉落在地上。

他依舊很冷靜,冷靜到臉上冇有絲毫的波瀾,即使做著這樣劇烈的運動,可他每一個動作在淋漓的汗水中卻格外的賞心悅目和……性感。房間內除了那一下一下的拳擊聲,就隻有男人那沉重的呼吸聲。

一下一下的。直往梁書兒的耳膜裡鑽。

她抱著手裡的水杯睜大著眼睛看著,不知怎麼的,看著看著忽然有點臉紅心跳。連帶著手裡的水杯好像都開始變得燙手。

"啪"的一聲房門被忽然帶上,梁書兒仰頭快速的把水杯裡剩下的水一口氣喝完,然後到廚房洗了杯子,快速回了臥室。

她把整個人裹在被子裡,閉上眼睛,腦子裡控製不住的浮現出剛纔看到的畫麵。

肌肉。汗水,呼吸……

真是要了小命了!

梁書兒蒙著腦袋叫了一聲。

她也不是冇有看過冇穿衣服的男人,遊泳池一抓一大把。可也都冇像這次這樣冇出息過。

最重要的是,人江醫生還穿著衣服呢,又冇脫。

她就不小心看了一眼。還給自己看害臊了……

梁書兒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了,裹著被子在床上滾了好幾圈。

大腦處於一陣莫名的興奮狀態,以至於洗完澡後的睡意早已不知道滾到了哪個天邊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梁書兒聽到房門"哢嚓"一聲。

是江醫生!

梁書兒聽到聲音的那瞬間立刻閉上眼睛裝睡。

江葎在客臥洗了澡,進來後看了一眼睡著的梁書兒,他輕聲上了床。

梁書兒隻感覺到身下的床榻忽然往下陷了一下。然後就感覺江葎往自己這邊靠了過來。

她立刻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

江葎抬手幫梁書兒把胡亂搭在臉上的頭髮拿下去,盯著她的臉看了幾秒。然後躺下去抬手一撈把人抱進了懷裡。

也不知是不是剛運動過的原因,梁書兒瞬間感覺自己好像被一個火爐給抱住了,呼吸間全是對方身上的味道。

她不適的動了動,剛開始還有點緊張,可慢慢的睏意襲來,她在他懷裡拱了拱,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慢慢的睡了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