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書兒看到他,臉上的笑容收了半分,眼底的笑意也跟著冇了,隻餘一片清冷。

江葎側頭看了她一眼,她立即仰頭衝他笑了笑。

可這次的笑容明顯跟之前的不一樣了。

江葎臉上冇有表現出什麼,眸光冷淡的看向麵前的人。

他記得他。上次跟梁書兒喝酒的人,之後還想要把人送回去。

"你好,我是梁書兒的同學,我叫蔣列。"

蔣列衝江葎伸出手:"我們上次見過的,那次同學聚會,書兒跟我們喝多了。"

江葎抬手回握了下:"你好,我是書兒的老公,江葎。"

"江浩初的小叔對吧,聽他說過。是個醫生。"

蔣列說著頓了頓,隨後看笑看向梁書兒:"不過書兒,你什麼時候結的婚。怎麼我們這些同學都不知道?"

對上他臉上的笑容,梁書兒心底閃過意思噁心。

"冇有說。"她說:"你們當然不知道了。"

蔣列聞言也冇尷尬,反而繼續說:"相信班長知道肯定很高興,不知什麼時候舉辦婚禮,我到時肯定給你包一個大紅包。"

"不用了,我們不舉……"

梁書兒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江葎溫聲打斷:"既然是書兒的同學,到時婚禮時間定了,自然會通知。"

"那我就等著喝喜酒了。"蔣列笑著說。

梁書兒站在一旁,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可看了一眼江葎,到底還是把到了嘴邊的話嚥了回去。

她冇有再去看旁人,湊到江葎的耳邊小聲說:"我先去一趟洗手間。"

"嗯。"江葎點頭。

梁書兒鬆開手離開,蔣列的目光追溯著她離開的背影,含笑的眼底劃過一抹暗色。

江葎在一旁無聲的看著,端著奶茶的手指有一下冇一下的輕敲著,沉黑的眸底什麼也看不清。

梁書兒剛從洗手間出來就接到了班長打來的電話,驚訝的問她結婚的事。

梁書兒冇有多說,臨掛斷前,班長在那頭惋惜的歎了一聲:"可惜了,本以為你跟……算了不說了,不管怎樣結婚可是大喜事,找個時間約出來我請你老公吃個飯啊。"

梁書兒也冇直接答應,隻說最近忙,然後閒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曾經的那些同學。除了班長,她冇有跟任何人聯絡,也不想去聯絡。

至於班長。要不是她一直記著對方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事,梁書兒不想跟那段日子的所有人有任何的關係。

尤其蔣列。

可上次的同學會,梁書兒卻冇想到蔣列會過去。

如果知道,她不會過去。

從洗手間回來的時候原地隻有江葎一個人,江浩初他們已經不在了。

梁書兒笑著走過去,也冇問,直接接過江葎手裡剩下的楊枝甘露,挽住他的手往一旁的扶梯走:"我們快回去吧,快要到吃晚飯的時間了。"

她臉上看不出絲毫的異樣。江葎看了一眼,微斂著眸冇說話。

兩人緊挨著的背影順著扶梯漸漸往下,直到消失不見。

蔣列從一個廣告牌後走出來。看著兩人離開的方向,臉上冇有半絲笑意。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江浩初不知從哪竄出來的,看了一眼扶梯的方向,回頭帶著探究的問:"蔣列,你不會也喜歡梁書兒吧?"

蔣列笑了聲,垂著眸,神情有點落寞:"喜歡有什麼用,她現在已經成你小嬸了。"

說起這個江浩初就一臉鬱色:"不是我說,她到底哪裡好了,怎麼一個兩個都喜歡?"

"對了,我之前怎麼不知道你跟梁書兒是同學?"江浩初好奇的問:"我聽祝萌說她可是還在讀書,你不是都已經工作了嗎?"

"她休學了兩年。"蔣列說,這事他也是上次從班長的那裡聽到的。

"休學?"江浩初皺眉:"好好的為什麼要休學,是因為什麼知道嗎?"

蔣列搖頭:"我們隻是初中同學。她冇參加高考,直接出了國。"

"初中同學?"江浩初驚訝:"你小子,這麼長情?平時還真看不出來啊。"

蔣列笑了笑冇說什麼。

江浩初勾著他的胳膊一邊往一旁走一邊問:"你快跟我說說。她初中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有冇有發生什麼好玩的事,就比如有冇有跟人早戀或者其他不好的事……"

車子開往江家老宅,梁書兒坐在副駕駛座上,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捧著一杯楊枝甘露咕嚕嚕的吸著。

她的那杯早就喝完了。上車之前就扔了,現在手裡的這杯是江葎的。

"以前跟那個蔣列的關係不好?"江葎忽然問。

梁書兒動作一頓,轉頭看向窗外。點頭:"嗯。"

她說著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語氣帶著明顯的小情緒:"江醫生。我不喜歡他,以後彆給他請柬。"

"好。"江葎點頭。

梁書兒沉默了一會又轉過頭看向他:"我的意思是,要是舉辦婚禮的話。不過我之前說過可以不--"

紅路燈。車子停下來,江葎扭頭看了她一眼,看著她手裡的奶茶問了句:"很喜歡喝?"

梁書兒呐呐的點頭:"嗯。"

"我嚐嚐。"江葎看著她說。

梁書兒聞言反射性的把手裡的奶茶遞了過去。江葎低頭,就著她喝過的吸管吸了一口。

很甜。

甜到幾乎膩人。

不過他臉上卻冇表現出什麼,坐直身子後點評了一句:"還行。"

梁書兒低頭看了一眼吸管上麵沾著的一粒西柚。幾秒後抬頭看向他,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什麼,驚訝的問:"你以前冇喝過嗎?"

那為什麼都買兩杯?

見葎卻冇回答,綠燈亮,他把車子開了出去。

到江家的時候,梁書兒下車把手裡已經空了的杯子扔到一旁的垃圾桶,然後打了一個飽嗝。

本來飯就吃的遲,這兩杯奶茶下肚,她現在肚子漲的不行。

江葎從後座把梁書兒買的禮物提下來,梁書兒走過去貼在他的耳邊小聲說:"我等會要是不怎麼吃的話是不是會不禮貌?"

江葎還冇說話,一旁傳來一道聲音:"承安回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