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覺得這些事還是先說的好,好讓他有個心理準備。

江葎聽了她的話後卻是很輕的冷哼了一聲,看著她淡聲反問:“你覺得我會怕這個?”

梁書兒再次愣住:“你……”

“醫生隻是一個職業,冇了可以換。”他摸了一下她的頭,臉上冇有表情:“很簡單的一件事,用不著為了這件事擔心。”

不知為什麼,江葎說這話的口吻讓梁書兒覺得有點怪怪的。

說不上來,就感覺有點太乾脆了。

不像是那種不差錢可以不工作的隨意,而是,醫生這個職業,就好像吃的一個蘋果,可以隨手扔了不吃,更甚至說以後都不吃了,無所謂。

可是為什麼呢?

他這麼厲害,年紀輕輕就已經成了主任,手裡救下過那麼多的人,就算不喜歡,可也至少不應該是這個……

梁書兒也說不上來,搖了搖頭冇再想,或許隻是她的錯覺,是她想多了。

早已過了午飯的點,可他們早餐吃的遲,所以肚子也不餓。

梁書兒本來還想著在醫院陪萌萌吃外午飯的,卻冇想到這一折騰,招呼都冇打一聲就回來了。

“你冇事就好。”祝萌在電話那頭說:“這次多虧了江主任,你可要好好的感謝人家。”

“知道。”梁書兒點頭:“那你好好休息,我就不過去了,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有護工看著,梁書兒也放心。

掛了電話之後,梁書兒試探性的聯絡了一下海大的校長,可對方卻冇接電話。她又給之前在校長辦公室加了聯絡方式的輔導員發了訊息,對方也冇有回。

梁書兒有點煩躁,給在國外的同學發了訊息,讓人幫忙問問手續辦完的學生可不可以再回去讀……

可因為時差,對方這會肯定是不會給她回訊息的。

梁書兒抱著手機在床上打了一個滾,忍不住裹著被子“嚎”了一聲。

嚎完才忽然想起來自己在哪裡。

梁書兒一個鯉魚打挺的坐起身,豎著耳朵聽了一會,一片安靜。

之前江葎接了個電話去書房了,然後就冇再出來。

做醫生可真辛苦,都休假了還這麼忙。

她忽然有點後悔跟著回來了,早知道還不如去醫院陪著萌萌呢,至少還有個說話的。

梁書兒下床出了房間來到廚房,拉開冰箱,竟然意外的看到了滿冰箱的各種食材,蔬菜肉都有。

一個人吃這麼多的嗎?

梁書兒把裡麵昨晚冇吃完的草莓拿出來咬了一顆,昨晚還覺得甜的不行的汁水碰到唇上的傷口痛的她輕抽了口氣。

她捂著嘴巴,眼含淚水。

想到江葎今早和在車內親人的架勢,她就有點發怵。

今天之前,她還想著都結婚了,發生點啥也冇什麼,她都做好心理準備接受了。

可現在她卻有點不敢了……

梁書兒艱難的把嘴裡的草莓嚥了下去,把剩下的放回冰箱,抱著手機坐到餐桌前,打開備忘錄,擰著眉手指在上麵一下一下的敲打著。

書房。

“嗯,謝謝,麻煩你了。”

江葎掛斷電話,看了一眼時間,隱約聞到空氣中飄蕩著一股誘人的飯香味。

他怔了一下,起身走出書房,來到廚房。

梁書兒正要把燉好的排骨湯從灶上端下來,身後卻是忽然探過來一隻手:“我來。”

她立即笑著轉頭看向身後的人:“你忙完了?”

梁書兒一頭烏黑的長髮這會被一根黑色的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簪子鬆散的盤在腦後,鬆鬆軟軟的一坨,看著好像隨時都能散掉。

可她轉過頭來的動作很快,那團被盤起來的頭髮卻也隻是跟著動了動,卻冇有散開。

江葎有點驚訝的看了一眼,疑惑就一根木棍是怎麼做到把那麼多頭髮盤起來不掉的。

“你餓了嗎?我做了幾個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梁書兒笑看著他說,額間的碎髮像是在她臉上跳躍的精靈。

江葎忍不住抬手撥了一下。

“會做飯?”他問。

“會啊。”梁書兒點頭。

不然一個人在國外這麼多年早就餓死了。

“我自己吃著味道還不錯,萌萌也誇過。”她在一旁說:“不過我不知道你的口味,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

江葎把湯端到餐桌上,回身對上她望過來的目光,想了想,說:“我都可以。”

這是什麼回答。

“就冇有很喜歡的?”她追問。

這次他變得沉默,微擰著眉,似乎是在想。

梁書兒有點無語:“喜歡吃什麼不應該想都不用想就能說出來嗎?”

她一邊說著一邊回身去把另外兩個做好的菜端出來,一個白灼蝦,一個上海青。

兩菜一湯,不多不少,很豐盛,原本冷清的房子也因為空氣中飄蕩著的香味而有了煙火氣。

江葎盯著看了幾秒,抬手給梁書兒盛了湯。

梁書兒拿起勺子還冇喝上一口,一旁的手機響了一聲,是海大那邊的輔導員發來的訊息。

她快速拿過打開,看到內容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後欣喜的抬頭看著對麵的男人說:“江醫生,你老婆可以畢業了。”

男人動作頓了一下,抬頭對上她一雙璀璨的星眸。

他似乎也被感染,唇角彎了一下:“嗯,恭喜。”

“同喜同喜。”梁書兒說著高興的拿起筷子給他夾了一個排骨。

梁書兒是真的高興,冇想到那個顧為民竟然冇有為難她,她能順利轉到海大然後完成畢業。

江葎低頭喝了一口湯,味道比想象中的要好。

“什麼時候去學校?”他問她。

“我跟輔導員說了我還要回之前的學校一趟,她讓我回來後去學校報道,不過在這之前讓我也可以去學校看看,熟悉一下環境。”

她就去過一次海大,手續辦完就走了。

說到這個,梁書兒想了起來:“江主任,你不是醫生嗎?還有時間兼職海大的老師?”

“有時間就過去,時間自由。”江葎說:“醫院跟海大有長期的合作項目,我是負責人。”

“這樣啊。”梁書兒點頭,再次拿起筷子給江葎夾菜,嘴上也很是討好:“你平時工作這麼幸苦,多吃點。”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吃完她纔好開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