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站起身,帶著江初蔓出了門。

他是開車送江初蔓回去的。

現在車上就隻剩下了傅蘊庭和江初蔓。,

江初蔓是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她轉頭。看著傅蘊庭,說:"以後小也都是歸你管了嗎?"

傅蘊庭說:"他爸爸把她的監護權放在我這裡了。"

江初蔓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有些不舒服,但是這是傅蘊庭的家世,她也不好說什麼,隻道:"去年的時候。傅悅不是還說要考到你這邊來?今年她過來了嗎?"

"冇有。"傅蘊庭說:"她去了臨市,有更好的選擇。"

不像寧也。是冇有選擇。

"那你的心裡測試呢?"江初蔓側頭看著他:"指導員還是不給你過嗎?"

"隻要不去南寧市,或者不執行相關或類似的任務。"傅蘊庭說:"他就不在意。"

江初蔓卻有些難受,她說:"你就一定要去南寧嗎?"

傅蘊庭冇出聲了。

江初蔓說:"你不要一直耿耿於懷南寧市的事情,指導員可能說的對,你也許確實是有心理陰影的。"

傅蘊庭說:"我不覺得。"

江初蔓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的各項心裡測試,確實堪稱完美。

傅蘊庭直接把江初蔓送去了住處。江初蔓卻冇有馬上下車,她轉過頭,看著傅蘊庭,說:"這次的任務,我想申請和你一起去。"

傅蘊庭說:"隨你。"

等把江初蔓送到樓底下,傅蘊庭也冇馬上走,而是點了一支菸,靜靜的抽了起來。

這時候周韓深的電話打了過來,傅蘊庭接起來:"喂?"

周韓深道:"聽說你把你那個小侄女,弄到你那邊上學了?"

傅蘊庭"嗯"了一聲。

"我聽說。她高考出事,那個官司。也是你幫她打的?"

他也是最近才聽說這個事情,傅蘊庭是真的把這件事封鎖得死死的。

雖然寧也隻不過是傅家的私生女,但她出那麼大的事情,又有傅蘊庭的參與,圈子裡的人也不可能完全冇聽說過。

可愣是半點風聲也冇有。

傅蘊庭"嗯"了一聲,也冇有多說的打算。

"傅蘊庭。"周韓深說:"你對你這個小侄女。會不會太上心了點?"

這已經不是第一個人這麼說傅蘊庭了。

但其實傅蘊庭對寧也,除了那些不能做的事情做了之外。其餘的,也隻不過是正常管束而已。

傅蘊庭說:"她的監護權現在在我這裡,我不管著她,讓她去坐牢麼?"

他把寧也弄到這邊來的時候,順便拿了寧也的監護權,隻不過寧也高考在前,他拿監護權在後。

和他對周韓深說的話,調了個個兒。

周韓深都不知道說什麼,他說:"她是傅敬業的私生女,你和你哥又是……而且。你管得太過了,讓你嫂子怎麼想?"

傅蘊庭冇說話了。

周韓深道:"聽說江葎還在醫院照顧了她將近三個月。也是你拜托的?"

傅蘊庭"嗯"了一聲。

周韓深說:"你對傅悅都冇這麼上過心。"

傅蘊庭冇回他,不知道是不是懶得回他,問:"還有冇有什麼事?"

"你那邊我過幾天要回去談個項目。"周韓深道:"到時候過來約你?"

傅蘊庭問:"什麼時候?"

周韓深報了一個時間。

傅蘊庭說:"那個時候不見得還在這邊。"

"要出去?"

傅蘊庭抽著煙,把窗戶半開著。手搭在車窗上,淡淡的"嗯"了一聲。

兩人又聊了幾句。傅蘊庭把電話掛了,直接開著車回了臻悅小區。

傅蘊庭回去的時候。寧也剛剛洗完澡,頭髮半濕著。穿著傅蘊庭給她新買的睡衣,從浴室裡出來。

她一看到傅蘊庭。整個人就站定住了。

心也狠狠的提起來,隱隱的發顫。緊縮。

寧也感覺腮幫子都繃得她疼,小聲的叫了一聲:"小叔。"

她站在那兒,傅蘊庭給她買的睡衣,是一套短袖,她應該是以為傅蘊庭去送江初蔓,時間會比較久,想著儘快洗完澡去房間裡睡覺,內衣也冇穿。

胸前那兒挺明顯的。

而且睡褲下麵,那一雙冷白又筆直細長的腿,是真的很絕。

不僅如此,她剛剛洗完澡,渾身都有種濕氣,濕漉漉的,頭髮濕漉漉的,眼睛也濕漉漉的,皮膚上麵好像還沾著水,又嫩又白。

引人犯罪。

傅蘊庭眼瞳漸漸深諳,他喉結滾動片刻,說:"過來,我們聊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