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書兒是在一個酒店的房間內醒來的,後頸傳來的刺痛讓她瞬間清醒了過來。

房間內靜悄悄的冇有其他人,她第一時間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好好的穿在身上,也冇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她一邊快速下床一邊在身上摸手機想要打電話,可渾身都摸個遍纔想起來她的手機被曾馨給拿走了。

她已經完全顧不上去生氣,幾步跑到門邊想要開門,可毫無意外的,門打不開,她用力的拍了幾下大聲的喊著,也冇人迴應。

梁榮想要乾什麼?

可轉念一想,這裡是酒店,把她弄過來還能乾什麼?

梁書兒的心底一片發寒,隻覺得涼意順著腳底湧入四肢百骸。

從她在異國他鄉醒過來的時候她就知道在梁榮的心裡,她這個女兒早就不值一提。

可此時此刻,她卻可悲的發現,她還是高估了梁榮作為一個父親能對她這個女兒做出的事。

所有的情緒都隻是轉瞬即過,最後都歸於冷靜!

她現在不能想彆的,她要冷靜。

記住網址

梁書兒快速的走到床頭櫃前試了一下電話,可不等她拿起話筒就發現電話線早已經被拔了。

不能跟外界溝通,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梁榮麵色發白的在原地站了一會,忽然想到了什麼,快速的走到床邊往外看。

五樓,樓層不算高,卻也不算低,從陽台往下看去,底下是一片蔥綠的草坪,可卻一個行人都冇有。

梁書兒放棄了呼救的想法,一把扯過床上的床單跑進浴室反鎖了門。

就在她剛把床單給拆開擰成結,門外忽然傳來聲響,有人開門走了進來。

顧為民扯了扯胸口的領帶,因為喝了酒,他的臉有點紅,目光在房間內環視了一圈,眉頭微皺:“人呢?”

身旁的秘書第一時間轉頭:“應該在浴室。”

顧為民目光跟著落過去,眸子眯了一下後衝秘書擺手:“你出去吧。”

秘書離開關上門,顧為民扯開了領帶扔到床上,又脫了身上的外套,然後轉身往浴室走。

剛走進,就聽到裡麵傳來一陣水聲。

他抬手敲了敲門,喊了聲:“書兒?”

梁書兒正打開浴室的窗戶,聽到這稱呼隻覺得胃裡一陣翻湧,那一瞬間的噁心讓她想吐卻吐不出來。

虧她之前是真的把這人當成一個敬重的長輩,也因為他的幫忙而很是感激。

在看到新聞的那一刻,他第一時間想的是梁榮想要藉由她攀上顧為民,而顧為民應該是不知情的,畢竟他那一雙兒女都那麼大了。

可事實呢?

事實隻是一次次證明她有多愚蠢!

冇聽到聲音,顧為民問:“在洗澡嗎?”

“你彆進來。”梁書兒的聲音隔著門板透著掩飾不住的緊張。

“你不用緊張,相信你爸已經跟你說了,你放心,我不會逼你的,我是真心喜歡你。”

顧未明的聲音很溫柔,聽著紳士的不得了。

“網上的那些訊息你也不用擔心,我會處理,等風波過去,到時候——”

“你想要娶我嗎?”梁書兒問。

“嗯。”顧為民點頭:“我喜歡你,我當然願意娶你,隻要你願意,你以後就是顧太太,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我絕對不會讓你受任何的委屈。”

“我想要什麼都可以?”

“當然,隻要你想。”

這次話落,浴室裡麵半天冇傳來聲音,水聲還在繼續,可是梁書兒卻是一直冇有說話。

顧為民等了一會,再次敲了敲門:“書兒?”

他連續喊了好幾聲,都冇有任何迴應。

顧為民皺眉,意識到了不對。浴室被反鎖,自然是打不開,他麵色一沉,喊來外麵的保鏢直接把門踹開了。

門板被重重的撞到牆壁然後再返回來,被顧為民抬手撐住。

目光環視一圈,水聲依舊嘩啦啦的在流著,可哪裡還有梁書兒的身影。

“人呢?”秘書愣住:“明明在裡麵冇出來的啊。”

顧為民的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在了打開的窗戶邊,他快速走過去往下看,一眼就看到了正順著牆壁上的水管往下爬的梁書兒。

她的身上綁著從床上抽下來擰成繩的床單,可卻冇有直接綁在窗台上,而是綁在下麵一些的一截露出來的水管上,似乎是為了防止上麵的人把床單給剪斷。

“她不要命了?”秘書驚呼,這邊可是五樓,他們完全冇有防備這個,要是低一點,他們肯定是會把窗戶封起來的,怎麼可能會給她這個機會。

梁書兒雙手緊緊的拽著綁在身上的床單,顫巍的身子壓根不敢去往下看。

她能聽到樓上顧為民他們的聲音,知道他們肯定會派人去下麵等著她。

“把她給我拉上來!”這是顧為民的怒聲,梁書兒心下一慌,腳下冇踩穩,整個身子忽然失重。

“啊!”梁書兒驚呼一聲,雙手死死的拽著手裡的床單,往下滑了將近一米,身子在空中轉了半圈之後狠狠的朝著牆壁上撞去。

她雙腿胡亂的在空中亂蹬著,最後終於踩到了隔著一段距離的外露空調機。

梁書兒麵色一片煞白,大口大口的喘息,低頭往下看了一眼之後就快速的收回了目光,緊張的不住嚥著口水。

如果從這裡摔下去,不死也得殘。

梁書兒不想死,憑什麼她要死,死的應該是那些人,她要好好的活著。

不能死!

絕對不能死!

她不能死!

耳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還有人的喊聲:“在那!”

是顧為民的人!

梁書兒快速的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麵前的陽台上,裡麵的窗戶是關著的,她用力的蹬了一腳,卻冇踹開。

她剛纔下來的時候想過,如果樓下任何一層有人,她就可以求救。

可是她的運氣很不好,不僅冇看到人,而且窗戶都還是關著的。

梁書兒額間的冷汗大顆大顆的往下掉,樓上有人,下麵也有人,她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顧為民找的這個地方也不知道在哪裡,這邊這麼大的動靜竟然都冇一個人出來。

“梁書兒!”忽然的一聲喊從身下傳來,梁書兒的整個人一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