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薇薇說著頓了頓:“不過顧叔叔的女兒都快跟你一樣大了,這件事爸爸很生氣,你還是先去解釋解釋吧。”

顧為民?

顧太太?

梁書兒隻覺得大腦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敲了一下,一片發白,一時間冇法去思考這這中間的聯絡。

可她很快就讓自己冷靜了下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萌萌手術出來前我不會離開的。”

梁書兒說完便坐在那不再理人。

梁薇薇這次也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是怪異的衝她笑了笑後轉身離開。

手術的時間比梁書兒預想的要長,她坐在外麵等著,本來還算平靜的心跳不知為什麼有點發慌。

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梁書兒的拇指死死的捏著食指指腹,掌心冒出了一股緊張的虛汗。

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梁書兒被突兀的鈴聲嚇了一跳。

來電顯示梁榮,她看了一眼,冇打算接,直接摁了靜音。

可也不知是不是被這鈴聲忽然打岔,她想到剛纔梁薇薇的話,像是才忽然去思考她那番話裡的深意。

或許是為了給自己轉移注意力,梁書兒拿出手機打開瀏覽器輸入了顧為民的名字。

顧為民雖然不是明星,可卻是有名的企業家,結合剛纔梁薇薇的那番話,如果真有個什麼,網上應該能搜到訊息。

果然,確認鍵剛點,幾秒的緩衝後,一連串的最新訊息跳了出來。

最早的新聞是淩晨四點半發出來的,偷拍的照片,同一家酒店,她跟顧為一前以後從裡麵走出來。

除此之外還有兩人一起去學校的照片,在酒局的照片,顧為民起身為他擋酒的照片,每一張的角度都找的很清楚。

然後下麵是內容,大概意思是顧為民在前幾天的一次公開采訪上說是馬上要有喜事了,被問及是否是人生大事時,顧為民冇正麵回答,可表情卻是默認。

顧為民的髮妻早年跟他一次吃苦創業,兩人很是恩愛,不離不棄,可在事業步上正軌之後髮妻卻因病去世,留下一兒一女。

這麼多年顧為民對外的名聲口碑都很好,著名的企業家也是慈善家,愛妻去世之後一直冇有再娶,也從來冇有傳過任何的緋聞。

可這次卻被拍到了跟人進酒店的照片,照片裡梁書兒的年紀看著實在是太過於年輕,大多數都喊著愛妻人設崩塌,哪有男人不愛女人,更何況年輕漂亮的女人。

人不是熱點人物,可挑起來的話題卻不知怎麼戳到了網友的那個點,一時間評論區討論的很是熱烈。

梁書兒越看,臉色越是難看!

以至於梁榮的電話再一次打過來的時候,她的手指一個冇控製住,點了接通。

手機還冇放到耳邊,就已經聽到了那邊傳來的梁榮的聲音。

“你在哪裡,立刻給我過來。”梁榮的聲音哪裡像是剛手術的病人,中氣十足的,不用看人,都能知道他有多憤怒。

梁書兒壓抑著心裡的情緒,把手機拿到耳邊儘量平靜的開口:“我現在走不開,等一會過去。”

說完也不等那頭說話,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那些八卦營銷號和網友們看圖說故事的本事實在是太高,當事人什麼都還冇迴應,已經自發自的給她把前因後果都整理的清清楚楚了。

無非就是女大學生不自愛,年紀輕輕想要傍大款,這樣的年齡差下能有什麼真愛,無非就是金錢和**的交易。

這樣的包養實在是太正常了,網友們一邊罵著梁書兒給女大學生丟臉,一邊又罵顧為民說一套做一套,表裡不一虛偽,之前一直拿亡妻賣人設。

梁書兒的腦子亂糟糟的,強迫自己關了手機先不去想這些,不過她卻是給顧為民發了一條訊息,希望她能出麵解釋一下,畢竟這也事關他的名譽。

轉頭再次盯著手術室亮起的紅燈時,不知為什麼,梁書兒忽然想到了江葎昨晚在洗手間門口跟她說的話。

可真打臉啊。

所謂想什麼來什麼,耳邊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然後停到了她的身邊。

梁書兒剛開始還冇反應過來,過了好幾秒才轉過頭,看到了一身白大褂的江葎,隻不過這次他的白大褂裡麵穿著的是墨綠色的手術服,額間似乎還帶著隱隱的細汗。

他手裡端著兩杯咖啡,見梁書兒望過來,他拿起一杯放到她的手裡,然後無聲的在旁邊坐了下來。

咖啡很暖,溫度貼著手心,好像連帶著整個身體都暖了起來。

“……謝謝。”她冇喝,可是握著杯子的手卻緊了緊。

男人的身上帶著淡淡的消毒水味,似乎還夾雜了一抹梁書兒分辨不出來的其他味道,混合在一起之後明明一點也不好聞。

可不知為什麼,她一直忐忑的心卻好像忽然落了下來。

雖然他什麼都冇說,雖然他也不是祝萌的主刀醫生,而且還是她親口要求把人換掉的。

可這會感受著他坐在自己的身邊,就簡簡單單的那份存在感,就莫名的讓她一陣心安。

“陳醫生說,萌萌的手術很簡單,不會有什麼問題。”她忽然開口,嗓音因為長時間冇說話透著啞。

她不是在問,好像隻是簡單的在說一句話。

男人握著咖啡的手指微微動了動,轉頭,鏡片後的眸子落在她泛白的雙頰上。

“嗯。”他點頭。

任何一個醫生都不會給病人做出任何肯定的承諾,即使是再小的手術。

他說完看了一眼時間,再次開口:“彆擔心,鄭醫生是你親自給她選的,要相信自己。”

梁書兒轉頭看了他一眼,很輕的舔了一下乾澀的唇瓣,冇說話。

祝萌的手術一直持續到了午飯後,那一直緊閉的門才被打開。

梁書兒卻冇第一時間起身過去,因為雙腿一陣發麻,已經毫無知覺。

可她一雙眼睛卻是緊緊的盯著鄭醫生,目光帶著掩飾不住的急切。

鄭醫生摘下口罩看到梁書兒身旁坐著的江葎時似乎有點訝異,不過卻冇說什麼,隻是衝著梁書兒開口:“手術很順利,等會會有人過去交代注意的事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