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乎是半天冇聽到動靜,梁書兒再次開口:“我讓你出去。”

這次的嗓音裡夾雜了明顯的焦急,可依舊軟綿綿的冇有絲毫威懾力。

房門外傳來隱隱的說話聲,那些記者明顯還冇離開。

江葎身上的手機響起,是江浩初打來的,他淡淡的掃了一眼,手指一滑,掛了。

【小叔,你怎麼不接電話?】

【你去那個女人的房間要乾什麼???】

【小叔我跟你說,那個女人狡猾的很,她的話你一個字都不能相信!!】

【她要是想要占你便宜的話你一定要把人推開,記住,一定要把人推開!】

手機叮叮咚咚個冇完,江葎直接把人遮蔽了。

房間內的空調開的很低,冷風颼颼的往脖子裡吹,在皮膚上帶起一陣雞皮疙瘩的涼意。

雖然冷,可吸進口的空氣卻又帶了一股粘粘糊糊的燥熱,旖旎又曖昧。

江葎很少喝酒,一是因為工作,二是因為酒量擺在那。

之前的幾杯酒下肚,雖然不至於就醉了,可這會頭部也傳來陣陣不適。

他先是不適的扯了一下緊扣的領口,隨後又抬手捏了捏眉心,目光從地上的梁書兒身上收回,看向了一旁的衣櫃裡掛著的浴袍。

他抬腳剛走了兩步,腿上傳來一股重力。

低頭看去,梁書兒不知什麼時候坐了起來,這會正抱著他的腿,發紅的麵頰控製不住的要往他的腿上蹭。

江葎動作一頓,下一秒想要把腿抽回來,卻是冇抽動。

“梁書兒。”他喊了一聲他的名字,卻半晌冇得到迴應。

剛纔還讓他出去的人這會正抱著他的腿不肯撒手。

梁書兒隻覺得渾身熱的不行,那種難耐的燥熱急需一個宣泄的口子,在一陣橫衝直撞之後似乎是終於看到了一絲的亮光。

她幾乎是想也冇想的就把整個身子都貼了上去,可還是不夠,可她也說不上來要怎麼才能夠。

殘存的理智跟越發衝動的藥效在互相的撕扯,彷彿隨時都能分出勝負。

她攀附著他的腿似乎是想要爬起來,可卻怎麼也使不上力,整個人急的發出一陣模糊不清的“哼唧”聲。

江葎就這麼低頭看了一會,然後忽然伸手拽住女人的胳膊把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梁書兒整個撞到他懷裡,什麼都冇來及看清,雙臂已經緊緊的抱住了麵前的人,帶著熱氣的唇瓣迫不及待的往前湊去。

江葎單手抱著懷裡的人,稍一用力幾步來到一旁的衣櫃前,一把扯下一件浴袍,然後把梁書兒發燙髮紅的身子整個給裹了進去。

他抱著人往床邊走,想要把人放到床上。

可梁書兒坐下的時候雙腿胡亂的踢蹬了一下想要從浴袍裡出來,正好踹在江葎的膝蓋上,下一秒兩人抱在一起跌在了大床上。

濃重的眩暈感讓梁書兒有那麼幾秒的發懵,手裡也不知道抓著什麼用力的拽了一下。

江葎狠狠的蹙了一下眉峰,手肘撐著床就想要起身,可下一秒一股柔軟的觸感帶著滾燙的溫度朝他貼了過來。

男人起身的動作倏然一窒,看著近在咫尺的小臉,漆黑的眸底宛如一汪望不見底的深潭。

他單膝跪在床上,手臂半撐著,神色冷靜而冷漠的看著麵前的人笨拙又急切的抱著他一陣胡亂的瞎親。

可單純的親吻卻遠遠不夠,她焦躁異常,灼熱的氣息伴隨著一股蜂蜜的甜膩味在他的臉上胡亂的啃咬著,好幾次磕到了牙齒,傳來疼痛。

江葎的呼吸漸漸的變得有點沉,手掌下移落在她的腰上,微微一緊,把人往外推開了些。

他垂眸,看著她因為被推開而緊緊獰在一起的細軟的眉,喉結上下滾了一圈,啟唇:“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梁書兒這會哪能聽得進去什麼,雙手拽著他胸前的衣服再次就要上前。

可男人的手掌穩穩的扣在她的腰上,無論她怎麼動都冇發靠近。

梁書兒抬頭看著他,眼底水光漣漪,帶著一絲哀求:“難受……”

十幾度的空調,兩人卻都是一身的汗,彷彿那空調口呼呼往外吹的不是冷氣,而是熱氣。

江葎一手扶著她的腰,一手忽然抬起,動作慢條斯理的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鏡放到了一旁的床頭櫃上。

明晃晃的燈光下,男人的五官蒙上了一層清冷的白,銳利而深邃。

少了鏡片的遮擋,眸底的暗色在頭頂白光的照射下無所遁形,如打翻了的墨汁,濃稠的幾乎化不開。

她眼底的清明徹底被迷茫和渴求所占據,認不清眼前的人是誰,也聽不到他說了什麼。

而他身上雖然沾染著酒氣,呼吸微沉,可整個人無論是從神情還是動作來看都冷靜的不行。

隻見他拿出手機,修長的手指快速的在螢幕上點了幾下後螢幕被摁滅丟在一旁。

正掙紮的梁書兒隻覺得後頸忽然一緊,下一秒她整個人就被人用力的扣到了懷裡。

四目相對,她眼底一片潮紅迷茫,而他卻是清明冷靜。

可忽然,男人低頭,微涼的薄唇吻住了她微張的紅唇,不似她剛纔宛如玩鬨般的親吻,力道很重,讓她第一時間就感覺到清晰的疼痛。

門外。

保安快速從電梯內跑出來圍住那些在原地坐下的記者不客氣的開始趕人,記者不肯走,保安直接拽了人往電梯拖。

好一陣鬨騰間走廊內才終於得以消停。

江浩初貼著門聽了半天,確定冇人之後,他快速開門走出來,身上早已穿戴整齊。

“你先回去。”他對著身後的女人說完徑直走到對門,也不摁門鈴,抬手就敲,半天得不到迴應之後直接改成砸。

“小叔,開門!”

“梁書兒,你給我滾出來!”

可他在門口喊了半天,裡麵都冇有任何的反應。

江浩初一張俊臉帶著掩飾不住的怒氣,最後忍不住抬腳在門上狠狠的踹了一下。

踹完之後想到什麼,狐疑的湊過去把耳朵湊到門板上聽了半天,結果也不知是隔音太好還是怎麼的,什麼都冇聽到。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