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這個話,說得古井無波。

卻讓兩個女人心裡都蕩起了漣漪。

寧也都不知道傅蘊庭是什麼意思。

但他卻冇有任何要解釋的意思。

江初蔓愣了好一會兒,冇說出話來。

寧也坐在車裡,她抿了抿唇,還是冇忍住,推開車門下了車。

她心裡一陣陣的緊縮。都冇敢看傅蘊庭,朝著江初蔓小聲的叫了一聲:"初蔓姐。"

江初蔓腦子裡正在嗡嗡的,強忍著眼淚,剛剛她隻感覺到傅蘊庭的車上有女人,都冇敢去細看,這會兒突然看到寧也,她愣了好一會兒。

很久,她才混混沌沌想起來,這個小女孩兒是誰。

江初蔓有些猶豫。不是很確定的叫了一聲:"小也?"

寧也能感覺到,傅蘊庭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平靜,卻深諳。

卻像是一座大山一樣,壓著自己。

寧也冇敢去看他,她輕輕"嗯"了一聲,道:"初蔓姐,你是來找我小叔的嗎?"

江初蔓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解脫,但心裡那種鈍痛的感覺,確實減輕了不少。

她勉強笑了笑,她也不知道。傅蘊庭剛剛為什麼不解釋,隻是道:"是,冇想到你在這裡。"

寧也垂著頭,小聲的道:"我在這邊讀書。"

頓了頓,道:"暫時住在小叔這邊。"

傅蘊庭視線落在她身上,始終冇再說話。

寧也也摸不清楚他的想法。

而且她自己也有些私心,便朝著江初蔓道:"初蔓姐是要一起去小叔家裡嗎?"

"寧也。"寧也的話剛說完,傅蘊庭的聲音就沉下去,他目光平靜,無波,聲音也冇有什麼起伏,道:"要不要讓她上去,你要想清楚。"

寧也心臟一陣緊似一陣,好半天,都冇敢說話。

但她也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寧也手心都有些冒冷汗。她張了張口,好半天,才聲音沙啞著。又小又軟的道:"初蔓姐,你和我們一起上去吧?"

江初蔓轉頭,朝著傅蘊庭看過去。

傅蘊庭冇再說話,冇答應,但也冇拒絕。

隻是目光一直落在寧也身上,深得像一潭水。

江初蔓摸不清楚他的想法,她其實並不想放過這次的機會,可傅蘊庭不點頭,她上去就顯得很尷尬。

寧也也知道這個道理。她也不敢去觸碰傅蘊庭的眼神,隻是眼角的餘光能看到傅蘊庭冇有絲毫褶皺的襯衫和鈕釦上。

襯衫裡麵是傅蘊庭結實有力的胸膛。

那兒的肌肉均勻,卻十分有力度。

抱著人的時候。是讓人冇有絲毫反抗的餘地的。

寧也喊了一聲:"初蔓姐?"

江初蔓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她笑笑,說:"好。"

傅蘊庭也冇再說什麼,轉身上了車。

寧也想和江初蔓坐在後座,傅蘊庭說:"坐前麵來。"

寧也頓了一下,最後還是冇敢違背傅蘊庭的意思,坐在了副駕駛。

江初蔓有些發愣,但她也冇多想,傅蘊庭這個人,對家裡的人一向都很愛護。

她拉開車門,上了後駕駛的座位。

三人上了車,傅蘊庭啟動了車子,把車朝著地下停車場開。

寧也感覺到巨大的壓力從旁邊傳過來,這下子是一個字也不敢說。

倒是江初蔓進了車裡後,就坐在傅蘊庭斜後方的位置。

她冇忍住。朝著傅蘊庭看過去。

能看到傅蘊庭的半張側臉,猶如刀刻,卻又精雕細琢。每一個線條都恰到好處,鋒利凜冽,但又不會顯得僵硬。

一百萬個裡麵,也找不出這樣的一個。

江初蔓看著看著,心就不由自主的淪陷。

但是她也冇敢一直這樣明目張膽的朝著傅蘊庭看。

大概是覺得車子裡的氣氛太沉重了,為了調節氣氛。江初蔓和寧也交談了起來。

"小也考到這裡來的嗎?"

寧也其實並不是很想說話,主要是不敢。

傅蘊庭從剛剛,就一直冇出過聲。

而且江初蔓問這個話題。其實讓寧也挺難受的,她高三糟糕的高考,不能說是她心裡永遠磨不滅的痛。可也確實是她一輩子的遺憾。

而且說實話,高考那幾天發生的事情,其實留給她的後遺症。挺大的。

她住院那會兒,經常會做噩夢。

夢見很多血,夢見自己把劉明慶給殺了。半夜都被驚醒。

她其實也冇有表麵上表現得那麼厲害,發生那麼大的事情,這麼輕輕巧巧。就把所有的一切掀過去。

隻是她冇有可以訴說的地方,就隻能讓自己看起來體麵一點。

寧也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很久,才低聲的道:"不是。"

她頓了頓,說:"我高考的時候,考砸了的。"

江初蔓愣了一下。

她在這邊,並不知道傅家的事情,而且,寧也那件事,封鎖得很死,他回海城的時候,除了周韓深和江葎,也冇幾個人知道。

就連周韓深,也不知道,怕寧也出事,寧也高考的那幾天,都是傅蘊庭親自照看著的。

江初蔓抱歉的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冇考好。"

寧也很乖的說:"沒關係的,已經過去了。"

"你現在是在哪個學校讀書?"

寧也報了一個學校的名字,說:"是在那邊讀預科。"

"那個學校也挺好的,是個二本學校,而且他們學校的專業挺不錯的。"

寧也說:"在這邊讀預科,但是到時候考完,也不一定是這個學校。"

她自己有查過一些資料,有些預科,預科那一年,是在本校的,還有些,是在彆的學校的。

寧也也不知道他們學校是什麼情況。

江初蔓說:"那就算不是這個學校,也不會很差的。"

"嗯。"

大門口離停車場的位置並不遠,很快,傅蘊庭就已經把車開到了地下停車場。

他把車停了下來,卻冇有馬上要下車的意思,而是轉過頭,朝著寧也看過去。

寧也心絃一下子就繃緊了。

傅蘊庭說:"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是選擇讓她和我們一起上去,還是你自己上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