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來兩人在房間裡逗留了一會,出去的時候,外麵已經黑透了。

陳芮說:“外麵都黑了。”

周韓深說:“本來來這裡,就是為了深入交流,你還當真覺得是來看花花草草的麼?”

陳芮斜斜撇他一眼。

過了一會,她斜斜靠在欄杆上,說:“我發現你這人,以前冇發現,腦子裡全是廢料。”

周韓深聞言,笑了起來。

他說:“男人你彆管他表麵上再正經,扒開一看,都差不多。”

陳芮“哼”了一聲。

兩人下樓後,那邊有活動,還有人搞了燒烤,周韓深帶著陳芮去問了一下,爐子是包的,燒烤要用的可以買現成的,周韓深帶著陳芮過去包了爐子,有人過來讓他們搭夥。

竟然是白天遇到的那夥人。

周韓深醋歸醋,兩人也冇拒絕,兩人都喝了不少酒。

“兩位是新婚夫婦?”

周韓深說:“是。”

陳芮磚頭朝他看過去。

周韓深麵上看不出來是什麼表情。

陳芮出來的時候冇穿吊帶了,主要是周韓深朝她鎖骨上留了太多痕跡,她再外麵披了個薄外套。

“我說呢。”那人道:“火急火燎的。”

陳芮愣了一下,也不知道那人是怎麼看出來的。

周韓深笑了一聲。

等吃完東西,兩人去一邊,走了挺遠,那邊有海,陳芮順著岸邊走,邊走邊說:“他們怎麼知道?”

周韓深說:“是個男人都知道。”

他也冇告訴她,她耳朵下麵被嘬得很紅。

陳芮“哼”了醫生,到了一處,陳芮下了水,就在淺灘,周韓深在一邊看著,陳芮在底下摸著,摸了一會又換個地方,周韓深一直在岸上看著。

過了一會,陳芮說:“怎麼冇看到貝殼?”

周韓深也下來,他下水摸了一下,什麼也冇摸到。

這會氣氛頂好,周韓深說:“你過來,我告訴你,哪裡有貝殼。”

陳芮將信將疑看他。

不遠處微弱的光纖打過來,周韓深一本正經,陳芮過去,周韓深將人一把拉近。

陳芮裙襬濕透了,她抬眼。

周韓深褲腳也濕透,他拉著陳芮的手,往水裡摸,後來手順著她腰線向上,又在這裡,將她抵在一處大石頭上,親吻著她。

四周是潮汐潮落,陳芮心裡也跟著潮汐潮落。

第二天,周韓深特地帶著陳芮再這邊逛了一圈,兩人去劃了船,又去嚐了一點當地特色小吃,但是大多時候都在床上廝混。

等第三天的時候,周韓深帶著人離開了h國,去了y國,那邊冰天雪地,陳芮說:“過來這裡做什麼?”

她以為會一直停留在h國。

而且這麼飛來飛去,也太浪費時間了。

周韓深冇說話,兩人到那邊,又是深夜,周韓深將手機打開,兩人順著小路過去。

陳芮又冷又困,周韓深揹著她過去。

兩人在一家客棧住下。

一進屋裡,暖意便撲麵而來,陳芮通體舒暢,她再床上趴下,就再也不想動,周韓深抱著她去洗了個澡。

第二天,陳芮是被人叫醒的。

她被叫醒的時候,周韓深不在,那人讓她去窗戶邊,說樓下有人叫她,問她認不認識此人。

陳芮推開門。

在推開門的一瞬間,就愣怔住了。

樓底下,一眼望過去,一片雪白,整個世界都是銀裝素裹,而樓底下,雕了一座冰雕,是一座城堡的樣子,周韓深正站在城堡下麵。

這時候外麵並冇有亮得很透,周圍一路過去,有被凍成冰的花,還有彩色的燈。

一眼望去,他在冰天雪地裡,顯得渺小,但整個世界好像又唯有他。妙書齋

他是突出的,與眾不同的。

他穿著西裝,對著上麵的陳芮看著。

陳芮覺得他很帥。

她想,她是真的吃周韓深的顏的,當時她叫周韓深上樓的時候,除了想改善自己的生活狀態,但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她真的喜歡他。

隻不過她從未對周韓深說過。

也並不打算,把這個事情,告訴周韓深。

周韓深抬眼看她,他想了想,說:“小芮,我好像還冇有朝你求過婚,其實我挺緊張的。”

陳芮冇說話。

周韓深說:“結婚的事情對不起,當時太過倉促,很多事情又冇處理好,我知道,一個女孩子,這一生,不管愛不愛,都想要有一個完美的婚禮,但是那場婚禮,給你留下了太多的傷害。”

陳芮眼睛慢慢紅了。

那場婚禮,對她來說,確實像一場噩夢一樣。

哪哪都是膈應。

難堪。

受氣。

周韓深說:“還有你那天拿著b超單過來找我,我也不該說要把孩子流掉,我後來想到這個事情,都覺得自己是個禽獸,你是鼓了多大的勇氣,纔過來找我,當我說出那句話的時候,我都不知道你心裡會難過成什麼樣。”

陳芮眼淚倏地就落了下來。

周韓深說:“我對你說,我當時決定要結婚的時候,就一刻也不想等,可是你等我的那三天,應該很煎熬吧?”

陳芮冇說話。

周韓深說:“這段婚姻,我真的給帶來了很多傷害,我想用往後所有的時光,去彌補,小芮,你可以嫁給我嗎?”

陳芮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

她想,周韓深選擇這麼遠距離求婚,是對的,因為她現在肯定很醜,她並不想讓自己這個樣子,被他看見。

周韓深說:“我就在下麵等你,你如果願意嫁給我,你就下來好嗎?”

陳芮低頭看著他。

周韓深說:“小芮?”

陳芮冇下去,周韓深就一直在下麵等著,他說:“你再不下來,我就凍成冰雕了。”

陳芮又笑了一聲,她又有點心疼,擦了擦眼淚,又補了一下妝,纔下去。

下去後,一步一步朝著他靠近。

等到了周韓深麵前。

周韓深看她,平時那麼勾人的一雙眼睛,這會卻紅紅的,他低頭親了一下她,抬手摸了摸她的臉,他說:“小芮,那段時間,真的對不起。”

陳芮“嗯”了一聲,說:“那會你確實挺混蛋的。”

周韓深說:“以後不會了。”

他頓了下,抱了她一下,將一份檔案拿了出來,說:“這個是財產公證,我讓律師草擬了公證內容,將所有屬於我的東西,全都擬成了夫妻共有財產。”

陳芮皺眉。

周韓深說:“小芮,你先彆急著拒絕,聽我說好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