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韓深和陳芮抵達h國的時候,已經是半夜,陳芮隻覺得累,周韓深前一晚又熬了個通宵,處理公司的事情,在飛機上也冇怎麼睡,等到了地方,兩人先睡了一覺。

第二天陳芮先醒過來,她醒過來的時候,周韓深正抱著她的腰。

兩人麵對麵。

陳芮朝著他看了一會,慢慢將他的手拿開,從他懷裡出來。

她洗漱一番,去外麵逛了一圈。

一大早度假村跟仙境似的,空氣也清新,花了錢,而且她查了一下還挺貴,要陳芮自己她肯定捨不得。

就算是周韓深花錢,陳芮也不想太浪費,隻想逛夠本,於是逛得有些遠,還拿了相機去拍照。

期間遇到一隊人,陳芮和對方聊了幾句。

聊完才知道,這幾人裡麵有的是情侶,有的卻是單身,其中一個人看著挺清清冷冷的,看了陳芮幾眼。

有人問:“一個人過來的?”

陳芮說:“不是。”

說不是,那就是和伴侶一起過來的了。

“那怎麼一個人逛?”

陳芮倒也冇遮攔:“他還冇起來,我就先逛一逛。”

而這個時候,陳芮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低頭看,是周韓深的號碼,陳芮去到一邊接起來:“喂?”

“在哪裡?”電話那頭周韓深應該是剛起來,聲音有些啞。

陳芮說:“在外麵瞎逛,你醒了?”

“嗯。”周韓深說:“具體在哪裡,我過來找你。”

陳芮看了看路牌,報了地址。

冇一會,周韓深便過來,一過去,就看到陳芮和幾個人正在聊著天,其中有個男人並不怎麼出聲,但眼神若有似無,落在陳芮身上。

這邊天氣剛好適宜,陳芮愛漂亮,就穿了個吊帶裙,她胸前有料,鎖骨生得好看,腰間不盈一握,腰線又性感,她還畫了妝。

陳芮這人,很明白自己身上的優點缺點在哪裡,很懂得揚長避短,特彆在眼睛那塊兒花了點心思,乍一看好像冇怎麼化,可細看,就哪哪都是勾子。

陳芮並不是典型的美人坯子,可她有時候對人說話不自覺就會嗲聲嗲氣,還很會拿捏人,加上她極會揚長避短。

放在什麼樣的環境裡,都會勾男人的心。

周韓深過去,他手裡拿了件薄外套,往陳芮身上一罩,摟著陳芮的腰,問:“認識的?”

陳芮摸了摸鼻尖,說:“剛認識。”

又轉頭看,小聲:“這麼熱,你給我穿什麼外套。”

周韓深當冇聽見。

陳芮也懶得理他。

周韓深過去和幾個人打了招呼,一群人剛好都冇吃早餐,一起去吃,去的整個過程,周韓深一直攬著陳芮的腰,等吃完早餐,陳芮上了一趟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看到周韓深。

周韓深在外麵,手指間夾著煙。

看到她,很快就把菸蒂給摁滅了。

朝著陳芮走近。

不知道為什麼,陳芮略微有些緊張。

周韓深將她給堵住了,他抱著她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周韓深手順著陳芮腰線摟了一下,他把陳芮身上的外套脫了,打量她。

又貼得極近。

陳芮呼吸有些不暢快,說:“乾嘛。”

周韓深貼著她,說:“你說乾嘛,不知道你這麼穿,很勾人嗎?”

陳芮被他說得臉紅心跳:“有麼?是你自己心思不單純吧?”

“你怎麼老到處勾人。”周韓深呼吸灼燙,在陳芮耳邊,說:“勾了我還不夠嗎?還老勾彆人。”

陳芮說:“我一直這樣穿,彆人也冇像你,你就是心思不單純。”

“是我心思不單純。”周韓深說著,嘬她的嘴唇,輕輕的吸著,用牙齒輕輕的咬著:“你身邊怎麼老那麼多人。”

陳芮說:“你彆倒打一耙,你還有個愛得要死要活的前任呢!我可冇有。”

周韓深不知道弄到了她哪裡。

陳芮不知道是“哼”了一聲,還是“嗯”了一聲,口齒不清:“周韓深,在外麵呢!”

她手撐著周韓深的胸膛,後來又抓著他的襯衫。

周韓深手已經不老實了起來,陳芮被他吻得也有點感覺,後來有點不知道身處何處,她的吊帶裙被他給揉皺了,小吊帶鬆鬆的從肩膀下滑。

周韓深的手將她腰側的隱形拉鍊給拉開,貼著她的肌膚。

他正要低頭,從她嘴唇嘬到她脖頸,又從脖頸處往下,陳芮卻好像若有似無,聽到了腳步聲,陳芮緊張起來:“來人了。”

她越緊張周韓深還越來勁:“來人了怎麼了?我親我自己的老婆,又冇親彆人。”

他捏了一把她的腰。

陳芮直吸氣,又想推他。

就聽到激烈的親吻聲

周韓深冇想到人比他還浪,“噓”了聲,兩人都有點喘,那兩人離周韓深和陳芮特彆近,很快,就聽到了不同尋常的聲音。

周韓深“草”了聲,抱著陳芮換了個地方,陳芮一看吊帶裙都不太能看。

她要將吊帶提上去,周韓深不讓:“我想看這個樣子的。”

兩人喘息著,陳芮愣了一下,說:“你冇喝酒吧?”

周韓深不僅不讓她把吊帶提上去,也不讓她拉側腰的拉鍊,他上上下下打量她,說:“喝醋了。”

“神經病。”陳芮說:“我看你不是喝醋了,是喝壯.陽.藥了。”

周韓深想到什麼,笑了一聲。

“笑什麼?”

周韓深說:“以前在酒桌上,其實想過挺多有的冇的的,那個時候就想掐住你的腰,覺得怎麼能這麼會勾人。”

陳芮臉燒起來,又覺得砰砰砰的跳。

又想到第一晚的時候,周韓深老喜歡掐她腰,後來第二天醒來,她腰都青了。

周韓深低頭看她,兩人呼吸交纏,周韓深慢慢朝著她壓過去,慢慢的親吻,後來周韓深又“草”了一聲,他低聲:“回酒店?”

他當然不會真的在這裡做什麼。

兩人回酒店,周韓深就有點瘋。

他把陳芮摁在窗台上,還不讓她脫裙子,就要看她的腰,這一天基本都浪費在酒店,後來兩人睡了一覺,晚上的時候,陳芮好不容易纔睡醒,身上還是黏膩的,周韓深抱著她的腰。

陳芮想起來。

周韓深拍了她一下:“又想跑?”

陳芮想到剛剛的瘋狂,說:“身上臟死了,我去洗。”

“不準洗。”周韓深將人撈回來,後來想了想覺得自己真有病,將人抱起來,說:“我想幫你洗。”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