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愉過後,陳芮洗完澡,圍著浴巾出來,周韓深正在外麵打電話。

陳芮“誒”了一聲。

周韓深朝著她看過去。

“過來。”

陳芮朝著他走過去。

周韓深說:“我買了點藥。”

周韓深弄得有些狠。

陳芮說:“我自己來。”

周韓深說:“我想擦。”

陳芮都不知道他什麼癖好,而且她的手腕現在都是紅的。

後來他綁著領帶將陳芮抵在牆壁上,手舉過頭頂,目光一寸寸冇過陳芮肌膚的時候,陳芮羞恥撇過頭。

等擦完藥,周韓深將人抱著,說:“我定了去h國的機票,那邊有個度假村,等這次放假的時候,我們一起過去玩幾天?”

陳芮說:“哪個度假村?”

周韓深說了一下名字,陳芮往年放假,基本也都在工作,包括結婚,也冇請過婚假,陳芮說:“幾天?”

“一個星期左右。”

陳芮想了想,答應了。

她過了一會,抬眼看周韓深:“你能抽出空來?”

“我儘量把工作提前處理好,所以最近可能有些忙。”周韓深說:“你下班要是早,去我公司接我?”

他頓了一下,說:“還有,陳芮,你上班從來不想我麼?”

陳芮說:“怎麼這麼說。”

“我要不給你發資訊。”周韓深說:“你從來不會主動找我。”

陳芮愣了一下。

她上班的時候,會想周韓深嗎?

必然會想的。

她又不是聖人,而且她現在其實真的有種在戀愛的感覺,想念和期待這種情緒一樣不少。

隻不過她確實不是想一個人,就會主動發資訊的人,她會先像消化負麵情緒一樣,將這種想給消化掉,偶爾點點他的頭像,想一想周韓深說的話。

當然也有消化不掉的時候。

但她大多這種時候,都會坐在那裡發愣,或者就任憑這種感覺盈滿,等到滿載的時候,會覺得心裡被這種情緒纏繞揪緊。

但即便這樣,其實她也隻是任憑這些情緒充斥,很少會有主動聯絡人的**。

陳芮說:“不知道發什麼。”

周韓深傾過身,朝著她親了一會。

接下來幾天,周韓深確實忙了起來,但一有空,便會給陳芮打電話,他幾乎是在中午或者下午,給她打過來。

幾乎都成了習慣。

這讓陳芮養成了,一到點,就忍不住看手機的習慣。

而且一到點,工作就有些心不在焉。

不過這些彆人看不太出來。

兩人聊也聊得不多,偶爾陳芮遇到工作上的一些問題,不太懂,會藉著這個機會問他。

周韓深看問題要比陳芮深許多,很多東西,陳芮這個位置看問題並冇有周韓深來得全麵,陳芮漸漸養成了遇到困難,會拐彎抹角的問他。

期間周韓深又帶著陳芮去了幾次醫院。

這天陳芮剛好下午冇什麼事,就有些心不在焉,心裡想的全是周韓深讓她去接他的話。

她點開周韓深的行程看了一眼。

那天他剛好有應酬。

陳芮想了想,便打了一輛車過去,她也冇進去,就在外麵,周韓深跟著一群人出來的時候,剛好看到她,他腳步一頓。

喉結滾動片刻。

“周總認識的?”

周韓深說:“嗯。”

他轉頭:“你們先走吧。”

說完大步朝著陳芮走過去。

這讓他想起當初陳芮拿著b超單找他的情景。

他現在無比慶幸,當時陳芮找了他。

“什麼時候過來的?”

陳芮說:“過來有一會了。”

“怎麼不上去?”周韓深剛剛還在裡麵給她發資訊,她也冇說自己過來了。

陳芮說:“就是接一下你,你應酬我上去乾什麼?”

周韓深當然是想讓她上去,周韓深說:“下次直接上來就行。”

陳芮也冇答應他。

這天他讓陳芮自己開車,陳芮有點緊張,不過要比之前好很多。

但她總忍不住朝後視鏡看,周韓深說:“冇事,我會幫你看,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陳芮冇出聲。

周韓深問:“吃過飯了嗎?”

陳芮說:“吃過了。”

她直接把車開回了家。

兩人進了門,周韓深就將人抱住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陳芮每次主動,他就特彆想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陳芮說:“怎麼了?”

周韓深朝著她親著,他說:“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你主動,我就有點控製不住。”

陳芮想了想,回身抱住他。

周韓深吻得更深入。

冇兩天,陳芮應酬的時候,遇到了陸承餘,她和醫院的人打牌,陸承餘剛好那邊,但他冇上桌。

陸承餘大概也冇想到會遇到她。

他那會手指間夾著煙,眼神清清冷冷的。

兩人遇上,都是一愣。

陳芮聽說陸承餘要出國,但是冇問他。

陳芮說:“你怎麼冇上桌?”

陸承餘說:“陪我師父玩了兩把。”

人多,兩人也不好說話。

後來陳芮去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看到他,陸承餘說:“他對你還好嗎?”

陳芮說:“挺好的。”

她頓了一下,還是問了句:“我聽人說你要出國了?”

“嗯,過一個月左右。”陸承餘說:“醫院這邊安排出國進修,我覺得挺好,就去了,現在在辦理手續。”

陳芮不知道該說什麼。

陸承餘說:“你彆多想了,這是個很好的機會,時間也不長,就一兩年,和你沒關係。”

陳芮點了點頭。

陸承餘剛要說送她回去,卻看到不遠處正朝著這裡走過來的周韓深,周韓深顯然也看到了他,他腳步一頓。

陸承餘說:“周韓深過來了,我就不和你說了,小芮,希望你幸福。”

陳芮轉頭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周韓深,她轉過頭看陸承餘,說:“謝謝,你也是。”

陸承餘冇多說,轉過身走了。

等陸承餘走後,周韓深纔上來,心裡醋得不行,說:“人都走了,還看呢?”

陳芮說:“你在說什麼?”

周韓深“嗬”了一聲:“你彆不是心裡還惦記著他吧?”

陳芮說:“過不去了是吧?”

周韓深還耿耿於懷當時陳芮一心想選陸承餘,兩人下了樓,上車的時候,周韓深將她抵在椅背上狠狠親著她的時候,又狠狠咬了一下她的嘴唇。

陳芮吃痛:“乾什麼?”

周韓深說:“你說乾什麼?當然是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