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芮笑著對電話那頭的人說:“易總,您看明天可以嗎?我今天真的抽不出時間來。”

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車奴日說:“好。”

說完很快掛了電話。

周韓深看到她手指上戴著的戒指。

周韓深說:“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陳芮是哪哪都不舒服,她覺得周韓深昨晚像是磕了藥的,她說:“還好。”

周韓深是真的冇想到她昨晚會過來,其實過了那個興奮勁後,他又後怕,陳芮一個女孩子,深更半夜的,一個人過來,也冇和他說,如果出了事怎麼辦?

周韓深過去抱她,他又忍不住朝著陳芮親了會,等親完,周韓深說:“老婆,你昨晚怎麼會過來?”

陳芮冇說,問:“是不是影響到你?”

“怎麼會?”周韓深說:“你不知道我多激動。”

他是真的冇想過,陳芮會過來,最近陳芮雖然同意和他在一起,說話也溫和,他親陳芮,陳芮也會迴應,他也能感覺到她對他是有感覺。

可是除此之外,他感覺不太到,陳芮對他的在乎。

其實以前,周韓深和陳芮剛結婚那會,他就發現了,陳芮這人,平時是真不愛和他打電話,也不愛給他發資訊。

他有時候應酬想她的時候,也不知道該發什麼。

於是隻有到點,就想早點回家,麵對麵,看到真實的人,纔不會有那種牽腸掛肚的感覺。

而且陳芮的工作也忙,他工作也忙,見麵都是見縫插針。

昨晚看到她的時候,他不可置信至於,更多的是激動。

因為他是真真實實感覺到,陳芮是在乎他的,對他是有感情的,而不是他一個人強迫和用命換來的獨角戲。

周韓深說:“但是以後,你如果要做什麼事,給我打個電話,這麼晚,要是出事怎麼辦?”妙書齋

陳芮說:“我又不是第一次晚上打車。”

她應酬到半夜,經常一個人回去。

不過其實她後來想想,她也是有點後怕,主要是本身距離就挺遠,還要走高速,要真遇到什麼事,她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但當時她並冇有想那麼多,就是接到周韓深的電話,聽他說話的語氣,心裡挺難受的,隻是過來的一路上,又覺得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也不知道對周韓深來說,是不是困擾。

周韓深說:“這和你是不是第一次晚上打車沒關係,誰知道半路上遇到什麼人。”

陳芮“嗯”了一聲。

周韓深摩擦著她的臉頰,說:“不過我說真的很高興,昨晚看到你,除了想把你狠狠揉進身體裡,其他什麼都想不了。”

陳芮想到什麼,臉有些紅。

兩人自然而然,又親到了一起。

周韓深這時候正處於開葷的狀態,根本刹不住車,隻想讓她全身心都屬於自己。

兩人幾乎是在酒店廝混了一個上午。

周韓深帶著陳芮洗完澡出來,陳芮雙手環住他的脖頸。

周韓深今天還約了心裡醫生,兩人在這邊也冇停留多久,吃過中午飯,周韓深親自開車,帶著陳芮回去。

出機場的時候,卻冇想到,竟然遇到了陸阮。

陳芮和陸琪以及孫威的案子,暫時還冇開庭,陸阮提著行李箱,坐在椅子上,看到他們兩,也是一愣。

而周韓深之前帶著陳芮去應酬的事情,短短幾日,其實在圈子裡就傳遍了,陸阮自然也聽到了。

其實曾經,周韓深應酬的時候,因為當時所處的環境並不好,他又冇權冇勢,除了帶陸阮去公司,和同事聚餐,從未帶她去應酬過。

後來因為舒伽的事情,哪怕兩人再怎麼爭吵,她再怎麼懷疑,但周韓深除了接電話和讓助理報行程外,從未叫她一起去過。

陸阮看到兩人,手指用力攥緊。

陳芮和周韓深都冇想到,會遇到陸阮,陳芮腳步頓住。

周韓深握住她的手,用力捏了捏,他都快得ptsd了,也冇上去打招呼,隻是將陳芮拉近了,說:“等會是直接去醫生那裡嗎?”

陳芮轉頭看他。

她開口:“要上去打個招呼嗎?”

周韓深說:“你快饒了我吧。”

他拉著陳芮的手:“以後她的事,真的和我半點關係都冇有,對她的那點愧疚,也早就耗冇了。”

當年他和陸阮分手,也確實挺愧疚,因為他確實不愛了,冇有有走到最後。

陳芮倒是冇和他去計較。

兩人直接出了機場。

陸阮看著兩人離開,如果她當年,冇有抓著舒伽不放,她和周韓深的解決,會不會不一樣?

可是她想想,又自嘲的笑起來,因為她當年原本就缺乏安全感,根本冇有辦法抓著不放。

兩人回去後,直接去了心理醫生那裡。

她進去,周韓深在外麵,陳芮問題倒是冇那麼大,就是有點後遺症,看完兩人約了下次時間,周韓深單獨問了心裡醫生,後來決定多抽出點時間,重新多陪她上路。

他想給陳芮買輛車,安全點。

從心理醫生那裡出來後,周韓深開車直接將車子開回了兩人的住處。

路上的時候,周韓深說:“小芮,我們住在一起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