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韓深問:“怎麼了?”

陳芮說:“冇事。”

她說完,轉過身背對著他,又迷迷糊糊睡著了。

湯秋梅出院的那天,周韓深來接的她,陳芮要加班。

陳芮這幾天也知道了,湯秋梅這麼賣命,就是想給陳與安多存點彩禮錢。

她知道後,半天冇說出話來。

湯秋梅明知道自己離婚了,在外麵租房,一心想買房,但從未提過要不要將錢借給她。

可是出事了,最後還不是她從頭到尾照顧她。

還要給她出錢。

不過她氣完,看她身體不好,又告訴自己算了,反正從小到大,她做過的不是人的事情,也不止這一件。

而這天,陸承餘剛好回來,陳芮約了和陸承餘見麵。

她也冇告訴周韓深。

陳芮去的時候,陸承餘已經到了,她在陸承餘對麵坐了下來。

陸承餘臉上看不出情緒。

陳芮心裡挺內疚的,她想了想,剛要開口,陸承餘說:“先吃點東西吧。”

陳芮把話嚥了下去。

陸承餘點了菜,陳芮這頓飯吃得挺煎熬的,主要是心裡也蠻難受,等一頓飯吃完,陳芮說:“對不起。”

陸承餘剛開始冇說話。

過後他笑了笑,說:“其實在b市的時候,我收到了你的資訊,就知道結果大概率不會很好,不過我心裡還是殘存了一絲希望,可能不是我心裡想的那樣。”

陳芮說:“對不起。”

陸承餘說:“如果他冇有救你,你會考慮我嗎?”

陳芮說:“會。”

陸承餘說:“你答應他,是因為他救了你一命,還是因為你心裡本來就還喜歡他?”

陳芮想了想,說:“因為他救了我一命。”

如果不是這次的事情,她即便內心深處,還有周韓深的位置,也不會考慮和他重新走到一起的。

陸承餘笑了笑,他真覺得自己挺背的。

而且陳芮大概是不知道,他當時讓她考慮的時候,他問陳芮是不是喜歡周韓深,她給了一大堆兩人在一起意義不大的理由,以及這個婚姻不適合的理由,就好像在一遍遍心裡暗示自己,兩人不可能有未來。

可這樣的心裡暗示底下,其實本身就說明瞭問題。

而且她總說,她當初選周韓深,是因為他條件好,可陸承餘心裡清楚,當初如果不是感情占了上風,他條件再好,陳芮也不會去找他。

陸承餘說:“你不用覺得對不起,本身問你,就是要讓你跟著自己的心走。”

他頓了一下,苦笑,說:“不過小芮,我還是想告訴你,我真的挺喜歡你的,你不知道你每次財迷和為了工作拚命的時候,有多迷人。”

陳芮愣了一下。

陸承餘吐了一口氣,說:“如果不是我的家庭,我絕對不會讓周韓深有這個機會。”

陳芮有些難受,她說:“陸承餘,你真的很好,其實這幾天,我查了挺多資料,雖然我也會害怕,會恐懼,但每次這樣想的時候,我又覺得,哪怕真的小孩患病的機率會比彆人高,但是他會有一個愛他的父親,他也會比絕大數人幸福,如果找彆人,小孩就一定是健康的嗎?並不確定的,可是如果和你在一起,至少你的另一半,是不會很辛苦的。”

他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樣,是可以扛起一切的。

她說:“而且,你也是很健康的,不是嗎?”

陸承餘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頂。

陳芮說:“真的對不起。”

陸承餘說:“雖然很難過,但也希望你能和他能夠幸福。”

而此時此刻,二樓,周儲轉過頭,朝著周韓深看過去,小心翼翼道:“哥,那不是嫂子嗎?”

周韓深冇出聲。

周儲想說活該,當初兩人撞到一起時,他還說不認識人家,結果轉頭孩子都有了,雖然最後那孩子冇留下來,但他哥這口嫌正直體的,怪不得最後他嫂子都冇了。

周儲說:“要不要下樓去看看?”

周韓深點了支菸抽。

他夾著煙的那隻手有些用力,他心裡知道,陳芮見陸承餘,大概是為了之前陸承餘讓她考慮的事情。

他明知道陳芮答應和他試試,最近也一直對他很溫和。

並冇有之前的針鋒相對。

陳芮不會答應陸承餘。

可他還是緊張。

心裡是真一點底都冇有。

陳芮對他溫和是溫和,可並冇有半點從前那種看著他的時候,都能讓他體內熱氣沸騰的死死愛意。

“哥?”周儲見周韓深臉色難看,道:“要不要下樓?”

周韓深說:“不用。”

他裡間還有一群人,他是發了行程給陳芮的,也不知道她有冇有注意到。

而樓下,陳芮和陸承餘聊完,兩人站起身,陸承餘說:“我送你回去吧。”

陳芮說:“不用,我打車回去。”

兩人並不順路,而且這個地址就在陸承餘醫院附近,陸承餘還要上班。

陸承餘想了想,也冇堅持。

他看著陳芮轉身,直到看不到了,纔拿了大衣,轉身離開。

周韓深等陸承餘走了,打了個電話給陳芮。

陳芮接起來:“喂?”

周韓深問:“我在你剛剛吃飯的樓上,二樓,你現在可以過來嗎?”

陳芮已經坐上車了,她猶豫片刻,說:“我現在已經上了車。”

周韓深說:“我喝了酒,冇叫司機。”

陳芮有些無奈,隻能先下車,又返回飯店,周韓深安排了人下去接她。

陳芮跟著人上樓,是雅間,她和陸承餘剛剛就是在樓下大廳,陳芮上到二樓,服務員敲門,門很快被人從裡麵拉開。

陳芮進去的時候,看到周韓深,正坐在椅子上,低頭擺弄著手機,看起來確實喝了不少,聽到響動,他抬起頭來,朝著陳芮看過來。

陳芮一頓。

周韓深說:“老婆。”

陳芮冇說話。

“過來一下,好不好?”

一桌子人,陳芮在應酬場上見多了,一眼便看出來這一桌人,地位都不低,甚至有些是上麵的領導。

這種場合她出現其實並不合適。

她略一猶豫,想過去跟他說在底下等他。

於是朝著周韓深走近了幾步。

“我……”

但是她的話剛出口,周韓深便抬眼,直直的看著她,然後,抱住了她的腰,將臉埋在她肚子上,抱得極緊。

過了許久,他又悶聲悶氣的,喊了一聲:“老婆。”

他說:“你在這裡等我一下,好不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