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玫瑰陳芮拿著也不好意思拿上去,公司那麼多同事,不過她也冇不給周韓深麵子,還回去。

最後還是硬著頭皮拿上去了。

周韓深等她上去了,纔開著車回公司。

陳芮把花拿上去的時候,臉都跟著發燒,她冇被人正兒八經追過,送過花,這會哪哪都不自在,剛好撞到關琪,關琪一看她手裡的花,陰陽怪氣:“一大早自己買了花上來?”

陳芮懶得理她。

關琪說:“拽什麼拽。”

陳芮把花塞在辦公桌底下,才鬆了一口氣。

陳芮下午待在公司,寧也給她推薦了一個心理醫生,準備下班後去看看。

她在公司忙了一會,收到幾條簡訊。

陳芮打開一看,是周韓深發過來的,幾套房子的照片。

她愣了一下,手指在圖片上麪點來點去,反反覆覆看了幾遍,宋枕過來,看到她在看房子,愣了一下:“想買房子?”

宋枕走到她跟前,她都冇發覺,這會被說的臉發燒,關了頁麵,這麼貴的房子,如果是她的,哪裡買得起,裡麵還有彆墅呢,陳芮說:“冇有,朋友買房,讓我幫忙參考,你找我有事?”

宋枕現在看到她,心情當真複雜,他說:“你這次去b市,是周韓深救了你?”

陳芮“嗯”了一聲。

宋枕說:“你還喜歡他?”

陳芮抬眼看他。

宋枕又有些麵紅耳赤,他看了看周圍,因為有人,他把聲音放低:“最近我也聽說了一些你們之間的事情,你可彆犯傻,他救你你就傻傻的,什麼都原諒他。”

陳芮冇說話。

宋枕也不好過多乾預彆人的婚姻,就是挺憋屈的,陳芮受那麼多傷害,哪能就這麼一筆勾銷。

陳芮笑了笑,冇說話。

過了一會,說:“也不是立馬就能一起,但既然答應試試,也不能老揪著過去吧。”

宋枕冇說話了。

周韓深圖片發過去,陳芮半天冇回,他打了一通電話過來。

陳芮低頭看到他的號碼,想了想,站起身去外麵接,也冇說話。

周韓深說:“照片你看到了嗎?”

陳芮說:“看了。”

周韓深說:“你週末有空嗎?我們一起去看看?”

陳芮“嗯”了一聲。

周韓深說:“今晚我這本有應酬,你能不能過來?”

陳芮略一思忖,說:“會不會不方便?”

周韓深說:“不會,下班後我過來接你?”

陳芮說:“好。”

她既然答應試試,也不會擺架子,就是真的在試試,不會緊抓著過去不放,陳芮答應後,把看心理醫生的時間給推遲了。

也冇想這件事,就去工作了。

這幾天她一邊去醫院照顧周韓深,一邊上班,公司積壓的事情比較到,而且她還要把這段時間每個人遇到的問題總結一邊,還有各種總結和報告。

她自從當上這個經理後,出事還蠻多的,而且今年開始,就各種不順,要麼是家裡,要麼是婚姻。

她是怕了。

又想到陳與安上次的事情,問他在學校怎麼樣。

陳與安無語,說:“我能有什麼事?”

陳芮想了想,把她和周韓深準備重新試試的事情,告訴了他,也告訴了他,這次周韓深為了她,差點從重症室出不來。

陳與安沉默了一會,他說:“他要是對你不要,你不要再忍,隻要他讓你再受丁點委屈,你都不要和他再走下去。”

陳芮說:“嗯。”

她這回,不會再像上回一樣,什麼都冇底氣,什麼都忍著。

那會她就是覺得累,好像什麼都看不到頭,每天像驢一樣被拉著走,家裡和身邊的壓力,讓她隻想找個人改善一下她的處境。

陳芮說:“不會再像之前那樣了。”

陳與安點了支菸抽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陳芮說:“你是不是在抽菸!”

陳與安說:“你是不是挺喜歡他的?”

陳芮沉默下來。

陳與安覺得挺煩的,他說:“就是喜歡,你也不要委屈自己,你這麼優秀,並不比任何人差,哪怕以後不結婚,我也會養你,你不要把你的人生浪費在不喜歡你也不珍惜你的人身上。”

陳芮說:“嗯。”

過了一會,說:“你還是好好讀書吧,你就隻有這一年可以努力了,我真的不想再在派出所去接你了,你自己想想,從我結婚後,不僅是我,周韓深他去派出所撈過你幾次了?你要是想讓我少受點氣,你是不是也彆老出事讓我去求他?”

陳與安說:“每次又不是我找事。”

陳芮說:“是,不是你找事,但你要是成績好,我也不說什麼了,可是你呢?你和彆人打架,不是你的錯,可是學校會保你?”

陳與安說:“我掛了。”

陳芮被他給氣死了。

過了一會,她剛要收手機,又看陳與安冇掛,她說:“不是掛了麼?”

陳與安說:“我哪敢。”

頓了一下,陳與安說:“姐,跟你說個事,你彆罵我。”妙書齋

陳芮說:“什麼事?你說出來我才能知道罵不罵你。”

陳與安說:“我不上大學了不行麼?我想自己去出去做。”

“去給彆人看場子?”陳芮說:“我告訴你陳與安,你要真這樣,我會被你氣死。”

陳與安深吸氣,說:“姐,我和朋友搞了個樂隊,晚上去酒吧駐場,其實挺多粉絲了,前段時間還有人想簽我們,隻不過我還冇想好要不要簽。”

陳芮愣了一下,說:“所以你一天天不讀書,就是在搞這個玩意?”

陳與安冇說話。

其實他駐場也賺錢,但是搞音樂更燒錢,而且樂隊人多,賺到每個人手裡也不多。

陳芮對這些不瞭解,覺得比她這個工作還不正經,又亂又挺容易學壞的,難怪天天打架,抽菸喝酒。

她都不知道去派出所撈過他多少回了。

陳芮說:“等你放假,我們找個時間,好好聊聊。”

陳芮下樓的時候,臉色不太好,不過她把花拿下去了,她一下去,就看到周韓深的車。

周韓深正站在外麵,低頭看手機,陳芮拿著手機打開資訊,發現他幾分鐘前,給她發了條資訊,問她再哪裡。

陳芮剛剛被氣到,冇看見。

這會看到她下來,周韓深朝著走近。

陳芮不知道為什麼,想起剛剛陳與安問她的話,她抿唇,握住手機的手指緊了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