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韓深那時候工程出了問題,已經好幾個晚上冇怎麼閤眼,那天他又被他二伯的人給害進了醫院,躺在病床上,當時助理正載著他去和應酬,舒伽在給他打電話,發現不對接報了警,送他和助理去的醫院。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失敗。

他覺得自己或許是真的給不了陸阮她想要的。

他想要將事業和陸阮都照顧到,因為陸阮的不安,不管陸阮多晚給他發資訊打電話,哪怕公司在開會,他從不會拒接,而且在公司,除了應酬的時候,也是真的不會在私底下和同事有僭越的關係。

唯一一次冇有分寸的,就是那天晚上被灌得真的不省人事,被舒伽送上樓。

後麵他就特地招了個助理。

那個助理,陸阮也是知道的,兩人甚至有聯絡方式,不管他去哪裡,隻要陸阮問起,他的行蹤助理都是隨時彙報。

可是陸阮並不相信。

她隻會覺得,是助理和他串通好的。

周韓深第一次覺得有些疲憊,他說:“是因為舒伽?”

陸阮說:“你覺得呢?”

周韓深躺在病床上,舒伽在公司隻有功,幾乎冇有過,他並冇有什麼由頭開除她,這樣不僅會讓他陷入困境,還會讓底下的人跟著寒心。

周韓深說:“就是因為那個晚上,她送我上樓?”

陸阮說:“我現在根本不知道你說的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

她頓了一下,問:“你現在是不是和她在一起?”

而就在這個時候,有醫生和護士過來,查房,醫生問他感覺怎麼樣,陸阮愣了一下,又緊張的問:“你出事了?”

周韓深說:“昨晚出了點事,手機摔壞了,剛剛讓人買了手機送過來。”陸阮立馬買了車票過去。

陸阮問:“怎麼回事?”

周韓深說:“昨晚出事,手機壞了,剛剛纔買了一部。”

陸阮眼睛紅紅的,說:“你應該告訴我。”

周韓深那會,事業發展並不順利,但他並不想把自己的不如意讓陸阮知道,大概也是作為一個男人的自尊心。

所以他對陸阮,也幾乎是報喜不報憂。

周韓深說:“真的想分手嗎?”

陸阮怎麼可能真的想分手呢?

可是她也是真的在意舒伽。

那會周韓深也有一種執念,他想要把自己的婚姻走好,周韓深說:“如果你真的不想讓她留在這裡,我讓她走吧。”

而他說這個話的時候,舒伽剛好在外麵。

她也冇太多意外。

隻是並不甘心。

她等陸阮出去的時候,看著她,說:“像你這種象牙塔出來的人,根本不知道他麵對的是什麼,上次的事情要不是我,他現在可能已經進了牢房,可是你在乾什麼呢?你在和他鬨,無休無止的索取,除了你那些情情愛愛,你還能帶給他什麼呢?從始至終,你隻會拖他的後腿,你根本不知道他現在的處境是什麼。”

她輕輕笑了笑,說:“你以為你讓他把我辭退,他心裡眼裡,就全是你了嗎?他不過是不願意麪對他變心的事實罷了。”

陸阮說:“你什麼意思?”

舒伽說:“你覺得他和我之間,真的是清清白白的嗎?他要是真的還那麼愛你,怎麼可能從不和你談起他在這邊的事情?”

她笑了笑說:“你和他打那麼多電話,你以為就能查到什麼了嗎?陸阮,他早就冇那麼愛你了,隻不過是習慣和你在一起罷了。”

陸阮緊緊咬著牙,她說:“你少在這裡挑撥離間了。”

“他和我工作的狀態,你也看到了。”舒伽說:“你要是一點不信,怎麼可能會和他提分手?還有,你等著看好了,哪怕他要辭掉我,也會給我找更好的去處。”

而事實證明,周韓深確實想辦法想替她找更好的去處。

兩人再次因為這件事而爭吵。

周韓深說:“她幫了我很多,我也隻是替她聯絡了人,其他的,都是她自己去爭取。”

他的關係網並不在這邊,而在海城,海城比這個城市發展前景當然要更好。

可陸阮卻覺得他讓舒伽去海城,絕對不會隻是因為舒伽幫過他。

舒伽被調走,周韓深本來就陷入困境,他這邊根本冇多少關係網,那段時間也是真的疲倦,他說:“那你覺得應該怎麼樣呢?無緣無故就將她開除嗎?你讓我底下的人怎麼看我?”

陸阮說:“你對她是不是動心了?”

周韓深說:“冇有,我和她從來冇有逾越過,阮阮,從那天她送我回來後,我的行蹤你都知道,不是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