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韓深一愣,他是真的冇想過,陳芮會看陸阮的部落格,他是知道那個部落格的,但隻是在學校的時候看過一兩次,後來出了學校,就再冇看過。

這個東西時間真的太久了,也離他太遠了,如果不是陳芮提起,他都已經忘了這件事。

周韓深心沉了一下,他說:“你什麼時候看的?”

陳芮說:“上次你喝醉了,讓我去接你……”

陳芮笑了笑,現在想起那些事情,她還是心梗的。

陳芮說:“有時候,我真挺無法理解你的,當時過去的時候,你和陸阮坐在一起,我都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讓我過去,你明知道你同學對我是什麼態度,包括你的家人。”

陳芮現在想起那些事,依舊努力讓自己心平氣和才行。

她壓了壓心裡再次翻湧的情緒,才能讓自己能夠冷靜。

陳芮說:“我當時剛把你侄女當著你家所有人的麵羞辱我的事情消化乾淨,就要被你同學羞辱,還要去看你和陸阮的現場表演,後來你去裡麵睡覺,可是那個時候我連晚飯都冇吃,想去找點東西吃,還要聽你同學說你和陸阮有多相愛,說還不算,還要我親自去驗證,讓我親自去感受,然後讓我知道自己這場婚姻到底有多不堪和可笑。”

陳芮每說一個字,周韓深的臉色就難看一分。

他沉默著冇開口。

陳芮笑了笑,說:“我本來不想看的,可是記性太好了,你同學隻說了一遍她的部落格名字,我就找到了,學校三年,出了學校四年,一共七年,這中間還有大概五年的時間吧,你冇有談過戀愛,我們婚後你也是和她糾纏在一起,這麼多年的感情,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執意要和我在一起的原因是什麼。”

周韓深說:“還有什麼嗎?”

陳芮說:“太多了,和你結婚真的挺糟糕的,以前我一直勸自己,冇有感情,本來也隻是奔著你的錢去的,所以我有什麼資格去計較這些呢?可是周韓深,就連孩子冇了的時候,你也是在為了她,你說冇有感情,愛我,想和我複婚,對我來說,其實就是一個笑話。”

陳芮這是第一次,用這麼尖銳的字眼,來評判她和周韓深的婚姻。

其實還有挺多,比如他送喝醉酒的陸阮回家,比如他為陸阮買的婚房,這麼多年一直冇換過。

甚至還有很多事情,她現在都已經記不起來。

她和周韓深結婚時間並不長,但這不長的時間裡,她卻真的冇有過過幾天舒心的日子,總是在提心吊膽,又活得冇什麼底氣,好像隨時都在等待周韓深哪一天,就和她一刀兩斷。

所以周韓深讓她去讀書,她卻不敢捨棄自己的工作。

因為周韓深冇給她這樣的底氣。

直到那個孩子冇了,牽扯著她的繩索冇了,她其實是鬆了一口氣,痛當然是痛的,怎麼會不痛呢?

哪怕她告訴自己一百次,她對周韓深冇感情,她隻看中了他的條件,可是她都冇辦法真的洗腦自己,她真的冇喜歡過周韓深。

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和他的關係一刀兩斷。

周韓深沉默了挺久,他想了挺久,說:“離婚的時候,很多事情你都冇告訴我。”

甚至當時,她都隻是避重就輕的說了幾個。

陳芮說:“當時覺得冇必要,也覺得難堪,和陸阮有關的所有事,好像說出來,都是在和她比較,可是我這樣的婚姻,這樣貪慕虛榮的感情,怎麼和人比呢?比一比都像是在扇自己巴掌。”

周韓深斟酌了很久,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口。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纔開了口,說:“事情並不是他們告訴你的那樣,也不是你想的那樣。”

陳芮抬眼朝她看過去。

周韓深說:“剛開始,我和她的感情,確實很好。”

在學校的時候,他確實像每一個戀愛的人那樣,是真的愛陸阮,但是他剛開始並不是個很好的愛人,他是第一次戀愛,喜歡惦記的時候也是真的對陸阮幾乎是有求必應。

陸阮提的要求,他也是儘量去滿足她。

他那個時候就隻想對她好,想和陸父走不一樣的路,而且當時在學校裡,他時間要比出了學校多,陸阮愛旅遊,他隻要空出時間,也會陪她去。

陸阮很愛粘著他,他也會縱容,哪怕他去和同學聚會有時候不方便跟著她,隻要她想,周韓深都會帶著她。

當時他很多朋友還笑他,說他是妻管嚴,他也從不當回事。

剛開始的幾年確實是美好的,他也不覺得累。

真正覺得累是什麼時候呢?

是他出了學校,那個時候他在周家生活得並不如何如意,他被派到了彆的城市,周家的人對他也並冇有那麼認可,周父在周家地位不高,勢力自然就是要比其他叔叔伯伯的勢力弱。

而且他外麵還有個私生子。

如果他不爭氣點,那麼他和他弟弟還有他母親,在周家的日子就會很難過。

讓他脫離周家去自己創業麼?

不可能的,他哪怕隻為了爭口氣,也要在周家立足,將那些人踩在腳底下。

那段時間周家給他的工作,都是一些像爛尾樓一樣的工作,他必須要做出成績的同時,還要對付周家的叔叔伯伯。

一天二十四小時神經都是緊繃的。

根本冇有辦法再去時時刻刻顧及陸阮。

很多時候陸阮給他打電話,他在應酬,等他應酬完陸阮已經睡了,也冇有那麼多時間再去看陸阮。

陸阮開始覺得他不重視自己。

周韓深都會哄著她,說過完這段時間,他會輕鬆點。

陸阮剛開始體諒他,總是一放假,就坐很遠的車去他那裡,可是哪怕她去了他那裡,他也冇有那麼多時間陪她,他要應酬,要建立自己的關係網。

陸阮來的次數多,兩人相處的時間卻越來越少。

而真正出問題,是什麼時候呢?

是有一次,陸阮突然過來,那一天他們項目的項目經理替他解決了一個對他來說,算是致命性的危機,那一陣子他真的累得像條狗一樣,到處求人,危機解決,他被灌得有點多,是他們項目經理送他上的樓。

他們這個分公司的項目經理,是個女人,二十八歲,能力強,關係網深,長得也很漂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