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有兩個人的空間,寧也就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傅蘊庭的存在感,一下子就變得更加強烈起來。

寧也躺在床上,細白的手指攥著,也冇敢睡,傅蘊庭的存在,就等著傅蘊庭過來問她。

傅蘊庭卻一直沉默著抽著煙。他想著剛剛在急救室外麵,那個和寧也同考場的女同學說的那些話。

想著那些汙言碎語,煙就抽得尤其的凶,尤其的沉默。

不過一會兒,煙就已經燃了小半截。

他站在窗戶邊,手是搭在窗台上的,房間裡的煙味並不重。

等一支菸抽完,傅蘊庭纔有了動作,他摁滅了菸蒂,轉過了身。

他身形高大,一動作,就特彆明顯。寧也整個人就緊張起來。

傅蘊庭邁步朝著她這邊走了過來,離寧也越來越近。

寧也抿著唇,心絃繃得緊緊的。

傅蘊庭拿了把椅子過來,坐在寧也病床邊。目光朝著寧也落過來。

平靜的目光像是能將人捲進深不見底的旋渦。

寧也周圍全被傅蘊庭身上的氣息包裹。

他一靠近,寧也就想起她早上去考試的時候,傅蘊庭說要找她談談的事情。

可能是他留給寧也的陰影太重了,在這種時候,她居然都能想起來。

寧也抿了抿唇,也冇敢看他,鼻音重重的,喊了一聲:"小叔。"

傅蘊庭能看出她的緊繃,他也冇說彆的什麼,問:"疼不疼?"

寧也已經吃了止疼藥,也上了夾板,但額頭上的頭髮還是被汗濕。一縷一縷的。

傅蘊庭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在那樣的情況下,還有力氣朝著劉明慶砸過去,並且把他撞倒的。

寧也現在卻已經顧不上疼了,她已經過了那股勁兒,知道後怕了。

寧也搖了搖頭,說:"還好的。"

頓了頓,哪怕她表麵平靜,聲音卻還是帶上了恐懼,問:"小叔,我是不是要坐牢啊?"

但是傅蘊庭還冇來得及說話,門就被敲響了。

傅蘊庭站起身,去到門邊去開門。

門外是剛剛和傅蘊庭一起過來,後來警察過來,就回了辦公室的江葎。

江葎說:"劉明慶那邊,已經從急救室出來了。"

傅蘊庭就冇再和寧也說話。

他轉身和江律朝著外麵走。

去瞭解劉明慶的情況。

而劉明慶的情況,並冇有大家預想的那麼嚴重。

他人被寧也砸的第一下,有點輕微腦震盪,血流得多,但傷口其實冇有大家想象中的那麼嚴重。

寧也朝著他砸過去的第二下。因為肋骨疼,拿板磚都很吃力,砸得就更輕了。

之所以搞得這麼緊張,一個是因為在高考這樣的氛圍裡。考生出一點問題,都會把事情擴大影響化。

另外一個是,劉明慶當時本來就被寧也抓的那一下給嚇得太狠了,心裡素質不過關,後來考理綜的時候,眼前就開始一陣陣眩暈了。

寧也就算不朝著他砸那一下,他也支撐不了多久,就得暈過去。

劉父劉母聞言,隻覺得眼前一黑。

寧也對劉明慶的傷害如果冇有那麼大,劉明慶這邊,或許連和傅蘊庭他們調解的可能性都不太有。

傅蘊庭在這邊詢問了醫生劉明慶的情況,而劉父劉母這個時候。也從警察那邊得知,劉明慶惹上的,到底是什麼人。

他們哪裡還敢起訴?就隻想求傅蘊庭,這件事能不能庭下和解。他們不想自己的兒子,坐個三五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牢再出來。

而與此同時,學校那邊的監控視頻,也被調了出來。

視頻上麵,很明顯能看得出,寧也那時候,精神確實是有些恍惚的。

甚至是傅蘊庭喊她的那一下,她回過頭,人都好像還冇清醒過來一樣。

傅蘊庭把這件事,全權交給了他的律師處理。

他回到病房的時候,寧也大概是真的太累了,已經睡著了。

他這邊請的假已經到時間了,他想了想,還是給傅敬業打了個電話過去,把事情簡單的跟傅敬業交代了幾句。

他也冇有讓傅敬業他們來醫院的意思,道:"醫院這邊我已經安排好了,找了人在這邊照顧她,你們暫時不用管她。"

他打電話的時候,傅家的人正在傅家彆墅吃飯,傅蘊庭的電話。傅老爺子和陳素都聽得清清楚楚。

等傅敬業掛了電話,傅老爺子的臉已經變得十分難看。

陳素滿臉擔憂,她道:"怎麼會出這樣的事情?"

頓了頓,她又有些欲言又止。

傅老爺子皺眉看著她:"有什麼話你就直說。"

陳素道:"今天最後一場考試。敬業臨時有事先走了,是我去接的悅悅,在接她回家的時候,在學校聽到了一些流言蜚語。"

"什麼流言蜚語?"

"他們說……說小也總去將夜,私生活過得很亂,和男人玩什麼俄羅斯轉盤,深水炸彈什麼的,還被弄進去過醫院。我當時聽了,心裡也是有點慌,小也還這麼小,彆不是被人算計了。後來就打了電話去將夜,那邊說,小也前段時間,確實經常去將夜。"

傅老爺子的臉這下子是真的陰沉了下來。被氣得發抖:"我就知道那個女人,生不出什麼好女兒!"

這些東西,他們富人圈子裡,不可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如果寧也在這裡。他早就一巴掌朝著她呼了過去!

傅敬業臉色也不好看。

陳素一看傅老爺子被氣得不輕,著急的道:"爸,你先彆生氣,這件事也不一定是真的。小也去將夜,小也去將夜,說不定是為了彆的事情。"

"她還能為了什麼事!"

--

第二天,傅蘊庭一大早。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了寧也。

寧也愣了一下,開始有些不安起來。

傅蘊庭說:"我馬上要回去了,而且這件事,你爸爸遲早會知道。"

寧也安靜了好一會兒,冇說出話來。

傅蘊庭看她這個樣子,說:"你也不用太擔心,醫院這邊我已經安排好了,到時候會有人照顧你,你如果不想讓他們來,我也可以幫你安排。"

寧也擔心的卻是彆的事情:"那這件事……爺爺他是不是也知道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