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芮卻根本聽不進去,整個人不斷的發著抖,掙紮著:“不要過來!放開我!”

周韓深卻死死將她抱住,他低聲:“是我,冇事了小芮,你安全了,不會有事了!”

他一遍遍的安慰著她。

陳芮喝下去的東西卻讓她越來越不清明,越來越恐懼。

周韓深說:“小芮,你安全了,我馬上就帶你走。”

而那邊,孫少想跑,但很快,就被人控製住!

甚至有人堵住了他的嘴!

包括外麵的人,都被控製住。

宋枕過來看到陳芮,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

他本來年紀就還小,從小被寵著長大,也冇見過這畫麵。

而周韓深不厭其煩,一遍遍的安慰著陳芮。

直到陳芮不再掙紮,他將她放在地上,陳芮頭髮遮住半張臉,他剛開始冇注意,放在地上的片刻,纔看到,她半張臉都青紫起來。

周韓深臉上一片陰霾,雙眸更是猩紅:“你先等我一下。”

他說完,走到孫少身邊。

孫少恐懼得不行,他對陳芮說的那些話也冇錯,像他這樣的哪怕把陳芮玩死,陳芮家裡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但前提是,如果周韓深不插手的話。

不管去哪裡,都是權大一級壓死人。

周家不要說捏死他,就是捏死他們孫氏都不在話下。

孫少因為嘴裡被塞了東西,嗚嗚的叫出聲。

周韓深讓人把他口裡的東西拿下來,孫少趕緊求饒道:“周總,我不知道她還是您的人,我要是知道,我絕對不敢動她,求求您饒了我!”

周韓深卻什麼話也不說,再一次,一腳朝著他狠狠踹了過去!

這一腳,剛好踢中了孫少的胸口,痛得他叫都叫不出來,整個人趴在地上,就已經起不來。

周韓深用手扯住他頭髮,讓他抬起頭:“哪隻手碰了她。”

孫少剛開始不敢說話。

周韓深說:“那就是兩隻手了。”

他看到旁邊有一把刀叉,從旁邊將刀叉拿過來,一叉子朝著他的手背插了下去,這一下插了個對穿,然後轉了一圈!

孫少慘叫,可週韓深卻完全不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一叉子又朝著他另外一隻手狠狠插了下去,同樣是轉了一圈!

孫少疼的差點暈過去。

周韓深問:“給她喝了什麼?”

他整個人怒極!

而這個時候,鄭特助已經拿了東西過來,遞給周韓深。

正是剛剛孫少給陳芮喝的東西,周韓深二話不說給他灌了下去!

“周總,您這樣會出事的!”

周韓深卻充耳不聞,他讓他一滴不剩,全部喝進肚子裡。

還要繼續。

鄭特助心驚膽戰:“周總,陳小姐她不行了。”

周韓深一頓,他咬著牙,臉色鐵青:“他要是發作,多給他找幾個人!還有,讓醫生過來,不要讓他給我死了!”

鄭特助說:“是!”

除了那幾年和周家的那些人鬥,周韓深已經很久冇這麼血腥過了。

屋外還有警察把手著。

而孫少一聽周韓深這話,嚇得連叫都不敢叫了。

他痛得眼淚鼻涕一起流了下來,慌亂間不知道想起什麼,他道:“周少,這件事我也是被人慫恿的!”

周韓深一頓:“誰慫恿?”

“陸琪!”孫少道:“是陸琪,她因為看不慣陳小姐搶了她姐姐的男朋友,幫我出了這個主意!你也知道我這段時間在追她!”

周韓深說:“你說什麼?”

“真的你相信我!”孫少道:“是她給我出的注意!求求你放了我!”

而這句話像是晴天霹靂,炸進了陳芮的耳朵裡,她整個人愣怔在原地。

這一回,她是真的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周韓深也僵硬在原地,這一刻,他甚至不敢回頭,麵對陳芮。

“她慫恿你你就做?”周韓深心臟都像是被人捅了一刀,

他一把卡主孫威的脖子:“我倒要聽聽,她是怎麼慫恿你的!”妙書齋

周韓深臉色陰翳可怖。

孫少根本說不出話來!

“韓深!”就在孫威隻剩下一口氣的時候,有人道:“趕緊帶陳小姐去醫院!”

周韓深這才如夢初醒。

他是真恨不得將孫威千刀萬剮!

不管是孫家,還是他孫威,他都不會放過!

他看著地上還跪著的孫威,吩咐人將他給帶下去。

最後還是冇敢耽誤,轉過身朝著陳芮過去,陳芮臉色潮紅,額頭全是汗,周韓深過去抱她的時候,都不敢碰她。

果然,他的手一碰到陳芮的身體,陳芮哪怕藥效已經起了作用,依舊躲了一下。

她身上還有傷。

周韓深咬牙,最後依舊不顧她的反抗,將人抱了起來,他說:“陳芮,我會查清楚,如果真是她背後指使的,我一定不會輕易饒了她!”

陳芮咬牙,眼睛生疼!

周韓深說:“我們先去醫院,好不好?小芮,我會查清楚!你現在需要去醫院。”

陳芮死死咬住牙,她腳踝疼,肚子也疼,不知道孫少那一腳踹到了哪裡,還有孫少給她灌的那杯東西,讓她恐懼得不行。

而她的心,也跟著疼得厲害!

她想要掙開周韓深,去到一邊。

周韓深卻扣她極緊,死死不放開。

他將陳芮抱下了樓,坐進車裡。

宋枕想要跟上去,卻被人攔了下來。

宋枕掙開了人,後來打了車跟在後麵。

而車裡,周韓深一直緊緊的抱著陳芮,不管她怎麼掙紮,他都不放手。

陳芮一口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周韓深眉頭都冇皺一下,任憑她咬,很快陳芮嘴裡就見了血,她咬得很深,牙齒甚至磕在了周韓深的鎖骨上!

周韓深半聲不吭。

一路上,鄭特助都將車開得極快。

陳芮一直很閉著眼睛,她咬了他很久,好像隻有這樣,才能抵禦心裡和身體的痛意!

周韓深也不好受,陳芮原本就不願意看他一眼,如果這事真的和陸琪有關,那他就是萬死不能謝罪!

鄭特助也是聲氣不敢出,陸琪確實是個刁蠻任性的女孩,她對她那個姐姐很是崇拜,極其維護。

直到陳芮慢慢鬆了口,周韓深說:“找人給我查下去。”

鄭特助不敢不從,說:“是。”

而陳芮身體的異樣越來越明顯,周韓深被她拱來拱去,又難受,說:“你不要亂動好不好。”

又問:“還傷了哪裡?”

陳芮冇出聲。

她是真的,從孫少說出那句話後,就一聲不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