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欣電話打過去,剛開始冇人接,她有些著急,又撥打了一遍。

直到打第三遍的時候,那邊才接了起來:"喂?"

"鄭特助。"宋欣說:"陳經理這邊出事了!"

"什麼意思?"鄭特助聞言,心都提了起來:"出了什麼事?"

宋欣便將來龍去脈說了遍。道:"我聽公司的人說,好像截胡的那個叫孫少,之前和陳經理有過過節。"

"她現在在哪裡?"

宋欣剛開始是不認識周韓深的,是她當主管前幾天,有一次應酬,遇到周韓深,周韓深替她解過圍,助理送她回去的時候,她才知道。其實周韓深和陳芮的這場婚姻,堅持離婚的人是陳芮。

她原本就很佩服陳芮,得知這件事。對她就更加佩服加崇拜。

陳芮明明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紀,學曆也低,可卻比絕大多數同齡的人都要優秀。

助理也和她說的很明白,為什麼會救她。

他說:"宋小姐,周總是怕她在外麵遇到什麼事情吃虧,你也知道這個圈子對女孩子很不友好。"

宋欣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上次陳芮見了周老太太,回來後臉色不好,她怕她遇到什麼事,也是發了資訊給鄭特助。

這會她心急。鄭特助問她,她纔想起來,並冇有打電話問過陳芮把人約到哪裡。

"我忘了打電話問她。"

鄭特助說:"我知道了。"

鄭特助掛了電話,立馬進了會議室,會議室裡,周韓深臉色非常不好,他們這邊上次有個項目出事,最近公司裡一片低氣壓。

而這場會議基本成了追責會。

底下的人都噤若寒蟬。

鄭特助最近簡直是伴君如伴虎。

根本不敢耽誤,拿著手機趕緊進去。

周韓深抬眸朝著他掃過去。

鄭特助手心都有些冒汗。

他彎腰附在周韓深耳邊,低聲說了句什麼。

周韓深臉色一變。

"什麼意思?"

後來又反應過來,這裡並不是說話的地方:"會議暫停十分鐘。"

說完回趕緊回了辦公室,看著鄭特助、

鄭特助趕緊將宋欣的話,簡練說給周韓深聽。

周韓深立馬給陳芮打了個電話。

用的是鄭特助之前給他辦理的卡,但是電話打出去,冇有人接。

他打了兩三個。都是無人接聽的狀態,周韓深打了個電話出去,查陳芮和天貴醫院的何主任是約在哪裡吃飯。

-

富麗飯店。孫少看著陳芮:"舔不舔?"

陳芮冇說話。

宋枕被人控製住,他額頭青筋暴起,雙目赤紅,想要將控製他的人甩開:"孫威我草你媽!"

孫少站起身,一腳朝著他踢過去。

"宋枕!"

孫少一把抓起陳芮的頭髮:"不舔是吧?那就彆怪我不客氣。"

他說著,拿了一杯水,硬朝著陳芮嘴裡灌了下去。

陳芮想要吐出來,他就卡住她的下顎。

"孫威!"宋枕眼淚都出來了,可是他被幾個大漢合力控製住。根本動顫不了!

孫少等了一會,讓人將陳芮弄去了裡間。

陳芮漸漸有些不對勁。

她手指狠狠的掐住掌心,不斷掙紮:"放開我!"

腳崴了一下。鑽心的疼。

可這疼痛,讓她清醒!

她掙紮間,手裡不知道抓到個什麼,用儘了全力,朝著孫少腦袋上狠狠砸了過去。

孫少被砸得眩暈了一下,他抹了一把,摸到了一手的血。

當即怒不可遏,一巴掌朝著陳芮臉上狠狠扇了過去:"臭婊子,敢打我!像你這樣的人,我老實告訴你,老子就是把你玩死,也是神不知鬼不覺!讓你連冤都冇地方伸!"

孫少這一巴掌扇過來,扇得陳芮有些頭暈目眩。

她害怕得要命。

因為她感覺自己的意識有些模糊。

而且她心裡知道,孫少說的,是真的。陳芮之前得罪他後,就聽人說過,他之前玩死過人。後來那女孩的父母想要討公道,可最後不管去哪裡,都被一手遮天,申訴無門。

陳芮心裡恐懼,道:"孫少我告訴你,哪怕我和周韓深分手了。要讓他知道你動了我,他也不會放過你。"

"少踏馬拿周韓深來壓我。"孫少道:"不過是被他玩了的破鞋,你以為他還會顧念你?"

"他顧不顧念我你打個電話給他就知道。"陳芮聲線顫抖著。她的衣服在掙紮過程中被撕爛,陳芮顫聲:"不管如何,我都是和他領過證的人。哪怕是前妻,你以為他會允許彆人這樣玷汙?"

孫少說:"你以為我會讓她知道?不過就是個婊子而已,你當真以為他還會關心你?!"

他說著。又感覺到頭上被砸的地方一陣陣的疼,他一腳朝著陳芮踢了過去:"臭婊子,你不是清高嗎?我倒要看看到時候你能清高到哪裡去!!"

陳芮疼得捂住肚子。疼得半天冇透過氣來。

孫少扯住她的頭髮:"你踏馬再橫啊!你不是很橫嗎?怎麼不橫了?"

陳芮閉著眼睛蜷縮著,想到接下來要麵對的東西,依舊害怕得哭了起來。眼前一片模糊:"是我錯了,孫少求求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我,都是我不好。"

"現在怕了?"孫少朝著她靠近:"早乾什麼去了?"

然而隨著他的靠近,陳芮終於忍不住,尖叫出聲:"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求求你不要過來!"

孫少卻不管不顧鉗製住她的手,剛要親過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麵的門卻被人突然一腳狠狠踹開!

孫少回過頭,還冇看清來人,就被人一腳狠狠踹得飛了出去!

那人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根本冇反應過來,就已經慘叫出聲。

他躺在地上半天動不了,他感覺喉嚨裡一股血腥味!

剛要罵,卻在看到來人時,整個人嚇得發抖:"周韓深?"

周韓深一眼便看到地上的陳芮,她額頭全是汗,周韓深飛快的脫了衣服,將陳芮裹住。

可他的手剛碰到陳芮的身體,陳芮就尖叫出聲,她捂住耳朵:"不要過來!"

那一刻,周韓深隻覺得心都要碎了!

"是我。"周韓深強硬的將她抱在懷裡:"小芮,是我,我是周韓深,冇事了,不會有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