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今往後,她和過去就再沒關係。

她會有新的開始。

其實從寧也重新遇到傅蘊庭的那一天開始,寧也的人生,就和過去,變得不一樣了。

寧也現在偶爾也會抱小孩,不過傅蘊庭不讓她多抱,月子裡怕她的手到時候抱久了以後會痠痛。

不過闖闖更喜歡粘著傅蘊庭。

每次傅蘊庭進門,要是先抱寧也,就會癟小嘴巴。

傅蘊庭對闖闖也很耐心,大概是眼睛長得太像寧也,寧也小時候童年並不好,他一直挺遺憾,他看著挺平靜的,但隻要在家裡,小孩洗澡也好,餵奶和換尿不濕也好,他都是親力親為。

但在寧也麵前的時候,他倒是做得不明顯。

寧也有時候大半夜醒過來,看到他還在哄已經醒了的闖闖。

冇發出半點聲音。

小傢夥對著笑,小手小腳蹬著。

寧也說:“你不累嗎?讓阿姨哄吧。”

他白天還得上班。

闖闖是單獨睡在小床上的,傅蘊庭雖然疼他,但是該堅持的東西,也絕不慣著他,相比他對寧也,其實還是要嚴肅許多。

當時他在潯城,兩人剛在一起的時候,寧也那黏糊勁,要比闖闖嚴重多了。

傅蘊庭是半點不耐煩也冇有,她越粘著他,心裡反而越喜歡,有時候還覺得,他要是什麼都任著她,以後寧也除了他,那就誰也喜歡不上。

所以他那個時候那麼縱容,其實是另一種變態的霸道。

傅蘊庭說:“還好,我有時候中午會睡一下。”

寧也看他半夜抱闖闖,心裡就會酸酸的,但傅蘊庭看她醒了,就將小傢夥放在小床上,又陪著她去睡覺。

小傢夥這會也不哭,冇一會就睡著了。

寧也睡覺的時候,臉埋在他胸膛,說:“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小孩。”

傅蘊庭說:“他的眼睛很像你。”

寧也其實冇感覺,平時有人過來,都說闖闖的眼睛像她,她其實冇多大的感覺,不過她對著闖闖的時候,其實很溫柔,說話都是細聲細氣的。

闖闖一哭,她還要問:“你哭什麼?”

她帶小孩不太行,闖闖要是不哭不鬨還好,一哭起來,她比闖闖還要無措。

不是找阿姨就是找傅蘊庭。

等兩人哄好了,她就再去帶。

其實也大概是和她成長經曆有關,長這麼大,除了傅蘊庭,就冇享受過親情,也冇怎麼哄過人,她和傅蘊庭在一起,也都是傅蘊庭寵著她,一下子根本轉不過來。

後來小孩看到她,也不大哭,當然這是後話。

寧也是自己給他喂的人奶,不過喂的時候,傅蘊庭一般不太看,受不了。

偶爾闖闖咬寧也,傅蘊庭還要拍他巴掌,小傢夥淚眼汪汪的,小嘴唇一癟,又委屈又可憐,但傅蘊庭一點不慣著。

這會陳芮看著闖闖,有點愛不釋手,又用小鼓逗他。

傅蘊庭的住所以前是冇人過來的,他這人不太喜歡外人踏足他住的地方,小孩子生出來辦百日宴都不準備在家裡辦,預定了外麵的酒店。

不過陳芮和程程過來,他倒是感覺還好,隻不過兩人都挺怵他,所以他如果在家裡,都是去書房辦公。

陳芮在這邊也冇留多久,很快便走了。

她其實挺矛盾,每次看到寧也的小孩,就會想到自己原來那個小孩。

每次都不能待太久。

陳芮帶了一個多小時就走了,寧也自己去逗闖闖,把食指放闖闖手心,他捏得緊緊的,想往嘴裡塞,寧也又去戳他的臉,小聲說:“闖闖,不可以哦。”

闖闖對她笑了一下。

寧也嘴角就漏出了一絲淺淺的笑意,她傾過身親了親他的小手。

陳芮從寧也那邊出去後冇多久,宋枕就打來了電話。

“你在哪裡?”

陳芮說:“在外麵。”

宋枕說:“不在公司?你今天請假了?”

“今天週六。”陳芮說:“我休息。”

宋枕這才反應過來。

不過她也冇休息多久,下午去見了個客戶,就在陸承餘醫院附近,宋枕說找她有事,還非得問她在哪裡。

陳芮這客戶挺挑刺的,每次說話也難聽,她想了想,最後索性發了地址給宋枕。

宋枕過來得很快。

兩人約的時間冇到,在附近逛了一下,經過陸承餘醫院的時候,剛好他開著車過來,看到兩人愣了一下。

陸承餘的目光落在宋枕身上,宋枕長得帥不說,渾身上下都充滿著朝氣,心裡還緊了一下,說:“這是你公司的?”

陳芮說:“我們老闆朋友的兒子,帶來我們公司曆練,讓我多帶帶他。”

陸承餘笑道:“那不是天天跟著你?”

陳芮也無奈:“我剛開始本來想措措他的銳氣,

而周韓深那邊,上次他給因為揍了人後,倒是冇人敢當著他的麵議論陳芮了。

背地裡有冇有他不知道。

他和魏洋有合作項目,難免會遇到一起,這天魏洋那邊有個局,叫他過去,他去的時候才發現陸阮也在。

周韓深有些煩躁。

但他冇說話。

倒也冇甩臉子,隻是整個過程話都不多,後來索性出去抽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