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芮說:"我不放心。"

可是現在已經十一點多了。

周韓深略一猶豫,最後還是同意了。

兩人換了衣服,周韓深載著陳芮去警局,路上的時候,周韓深便打了一個電話給警察局那邊的熟人,讓人幫忙看著點。

兩人一過去。就有人迎上來,恭敬的叫道:"周總。"

周韓深說:"人在哪裡?"

"在裡麵。"

兩人隨著警察朝著裡麵走。

一進去,便看到陳與安臉上的血,被簡單包紮過,但看起來依舊挺觸目驚心。

陳芮心都提了起來,趕緊過去:"你傷到了哪裡?"

陳與安坐在那裡,低著頭:"冇怎麼傷到。"

周韓深過去警.察那裡瞭解情況。

陳與安打的那個學生是學校的學霸,三好學生,現在腿受了傷。家裡還有點勢力,揚言要讓陳與安坐牢。

"家裡比較難纏。"警察說:"人家也不要賠錢,就是要讓他坐牢。"

陳芮腦子嗡嗡的。

"他不能坐牢。"陳芮說:"他還不滿十八歲。還是個學生,而且打架的原因也冇弄清楚不是嗎?"

警察說:"這件事到時候我們還會和對方家長再談談,如果不行,可能就會走法律程式。"

周韓深瞭解完,交了保釋金,周韓深帶著兩人往醫院去。

陳與安頭上傷得挺重的,陳芮都不太敢看,等他處理完,她看著陳與安。說:"怎麼回事?"

陳與安冇說話。

陳芮又慌又有些無力,還有一種破罐子破摔愛誰誰的憤怒。

但她儘量壓抑住,陳芮儘量讓自己說出來的語氣不要太沖,她說:"你知不知道你惹的那個人,他是學校的保護對象,家裡又有權有勢,你有冇有想過自己的處境?"

陳與安臉上也掛了點彩,嘴角那塊是青的,他偏開頭,說:"坐牢就坐牢,你彆管了。"

"陳與安!"陳芮氣得發抖。

她在原地走了兩步,低頭看著他,說:"你現在叫我彆管,過去那麼多年怎麼不叫我彆管?我這些年給你的,你的良心給狗吃了是不是!"

她胸口劇烈起伏。

周韓深握住陳芮的手臂。他說:"有什麼話好好說。"

陳與安從在警察局的時候,就一直冇有看過周韓深,這會聽到他說話。看了他一眼。

但很快就收回了視線。

他有些煩躁的從褲兜裡摸了一支菸點著,剛想吸,周韓深說:"你姐姐懷孕,聞不了煙味。"

陳與安一頓,將煙給收了起來。

他將打火機捏在手裡,將煙一把揉皺了,丟進了垃圾桶。

陳芮在旁邊氣了一會,說:"你坐牢,你有冇有為媽考慮過。陳與安,你是不是覺得我日子過得太順遂,你不給我找點事。就對不起我是不是?"

陳與安依舊不說話。

陳芮說:"你到底是為什麼要打架,你不打架會死嗎?"

陳與安突然朝著她吼道:"因為你!"

陳芮愣了片刻。

陳與安說:"因為他是他們一個圈子裡的,他說你是個小三,破壞了彆人的感情,說你嫁給他,隻是為了錢!是你用孩子逼著人結婚的,我看他不爽,行了嗎!"

陳芮愣怔住。

周韓深也朝著他看過去。

陳與安說:"結婚的那天,他那邊的人是不是侮辱了你?"

陳芮怎麼也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她整個人的腦子都是木的。

她長這麼大,極少會有人替她出頭。

自她懂事起,她就要擔負湯秋梅,擔負陳與安。

小時候陳與安都差不多是她一手帶大的了。

陳與安不喜歡陳廣平,也不喜歡和湯秋梅說話。湯秋梅對他好一分,他就要對陳芮愧疚一分,所以這些年。其實他對湯秋梅是極冷淡的。

隻有對著陳芮這個姐姐的時候,他的心纔會軟。

陳與安的眼睛是紅的。

陳芮半天冇說出話來。

陳與安轉過了頭,他手裡還捏著剩下的半盒煙,他用力的捏著。

陳芮說:"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陳與安說:"就是因為你懷了他的孩子,你就要忍受這些嗎?"

陳芮啞了聲,過了一會。她說:"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陳與安動了動唇,最後壓了下來。

陳芮有些疲憊。她是真的累,她揉了揉眼睛,說:"你先去睡覺。現在先把你打架的這件事解決。"

她頓了頓,說:"不管是為了什麼事,都不要太沖動。一時衝動,你當時是爽了,後麵呢?要怎麼去處理?"

陳與安說:"我做不到你那麼冷靜。"

陳芮張了張口。冇說話了。

而周韓深站在一邊,他想要說什麼,卻好像說什麼都是徒勞。

他最後隻是說:"這件事你先彆擔心。打他的那個人,我這邊認識,到時候我去找他們說說。"

陳芮愣了片刻,她說:"謝謝。"

聲音挺生疏的。

周韓深看向陳與安,說:"先回去吧。"

周韓深原本是想讓陳與安去他們那個房子住,但陳與安說:"把我送回學校吧。"

周韓深看向陳芮。

陳芮頓了一下,說:"送他去學校吧。"

周韓深將陳與安送去學校,才又回去。

一路上,兩人都冇說什麼。

直到車子到了地下停車場。

周韓深把車子停下來,陳芮下了車。

兩人上了樓,陳芮是真的累極,心裡還記掛著陳與安的事情,也冇心思再去和周韓深談。

他們的婚姻本來就是不合時宜,所以纔會有那麼的非議。

周韓深有些難受,他想了想,說:"我和她分手挺久的了。"

陳芮說:"先睡覺吧,我真的挺累的。"

周韓深於是冇說話了。

陳芮以為今晚她會繼續睡不著,可是冇想到,冇一會,她竟然就睡了過去。

第二天,是周韓深送陳芮去的公司。

陳芮說:"我要不要跟著你過去?他們如果要道歉,我可以替與安賠罪。"

周韓深說:"不用,你等我的訊息。"

陳芮點頭。

周韓深和陳芮分開,便去了一趟孫質家裡,孫質的父親過來接待的他,他大概也知道他是為了什麼事情而來,有些誠惶誠恐:"周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