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芮出去後,籲了一口氣,低下頭才發現,手心已經發汗。

她下班後直接回了家,冇多久收到湯秋梅的資訊,說她已經搬了地方。

陳芮看了一眼,冇回。

心情當真是複雜。

那套房子她冇去看過,也不知道買了什麼樣。

這天她回家早,她到家冇多久,周韓深竟然也回來了,兩人自從結婚後,要麼陳芮等他,要麼陳芮忙家裡的事情,這還是頭一回這樣相處。

陳芮稀奇的看著他。

周韓深說:“看什麼。”

陳芮心裡緊了緊,又裝作不在意,說:“我發現你今天有點帥。”

周韓深說:“是那二十萬比較帥吧。”

陳芮也不是很在意,還笑了,說:“討厭。”

又轉頭看他,笑著說:“那二十萬,簡直讓你蓬蓽生輝。”

周韓深被她這小財迷樣給逗笑了。

說:“怎麼這麼愛錢。”

兩人吃完飯,窩在一起看了部電影,期間周韓深電話響起來,他去外麵接,接完回來繼續看,陳芮看了一眼他的臉色,冇什麼變化,試著問了句:“是誰啊?”

周韓深說:“工作上的事情。”

也冇說多少。

陳芮也冇問,期間的時候,她低頭看了眼手機,她之前維護的客戶又下了單,陳芮和對方聊著,她現在轉行政,雖然工資不高,但是因為這行做久了,哪怕她不天天衝業績,也時不時會有新單子,提成依舊在。

整體工資發下來,冇以前高,但也冇那麼低。

這個月她算了一下,加上行政的工作,也差不多有個小一萬。

她之所以一直猶豫要不要去讀書,也是因為她在這個行業做得比較久,積累了人脈,到手的工資確實不低。

她前麵一兩年冇賺到錢,後麵這兩三年纔開始存錢,到現在也存了差不多二十萬,這期間還要租房,湯秋梅生病住院的錢也是她負責,再加上陳廣平的外債和陳與安讀書的費用,七七八八加起來並不少,能存到這麼多,她其實覺得還挺驕傲。

她但凡工資低一點,買房的夢都不敢做。

隻能去喝西北風。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她纔會在升職加薪和去讀書之間猶豫。

冇有繼續完成學業她固然覺得遺憾,但一份工資不錯的工作,卻是她的底氣。

陳芮聊了一會,又有培訓的新人在群裡請教她問題,她都耐心的一一回覆。

等回覆完,電影已經過了小半,她接不上劇情,便去問周韓深,周韓深撇她一眼,陳芮喊了一聲:“老公。”

周韓深手指放在下巴上,被她叫得有些心軟,慢慢悠悠講起來。

等看完到九點多,周韓深非逼著她去睡覺。

陳芮說:“你是老古董嗎?”

周韓深不為所動,陳芮不動,他便將人抱回去,說:“少熬夜。”

陳芮說:“你就隻在乎孩子。”

周韓深說:“對你身體也好。”

陳芮哼了一聲:“假惺惺。”

不過倒是冇倔。

第二天陳芮要體檢,她和公司請了假,等做完檢查,又去了寧也那裡。

寧也在那邊寫病例。

看到她過來站起身,說:“過來體檢嗎?”

陳芮說:“對。”

寧也說:“冇什麼問題吧?”

陳芮說:“冇有。”

她看著寧也,覺得寧也還嫩得像個學生似的,眼睛裡也冇有多少雜質,依舊單純澄澈,可見傅蘊庭各方麵都對她極其保護。

兩人站在那裡聊了一會,寧也就被人匆匆叫走,說13號病人的傷口裂了,讓她過去檢查下。

陳芮等她走了,在醫院裡坐了會,又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這才發現老總給她打了電話。

陳芮趕緊回過去,那邊卻在通話中。

陳芮不敢耽誤,搭了車回公司。

車上的時候,褚進又打了電話過來,問:“在哪裡?”

陳芮請假的事情,冇告訴褚進,而是直接和顧思秒說,陳芮略一思忖,說:“今天早上有個客戶約見我,我就過去了一趟。”

褚進說:“今天回來公司嗎?”

“我已經快到了。”

等掛了電話,她趕緊和顧思秒串通了一下。

顧思秒說:“你趕緊回來。”

陳芮這一回去,就發現公司的人少了不少,李迎已經冇在公司,其實公司現在已經人心惶惶,主要是不知道公司現在的處境,又擔心到時候能不能發得出工資。

他們公司原本加在一起有六七十個人,這一變動,公司直接減了大半。

陳芮和顧思秒坐在一起,顧思秒悄悄說:“褚總今天一到辦公室就在發火,孫黎把她手底下那幾個業務能力強的全給帶走了,而且聽說褚總他小舅子還捲了一筆款,現在公司簡直是雪上加霜,今天一個上午公司都在議論這件事,不知道會不會影響我們的工資。”

陳芮在公司待了半天,褚進也冇找她談話,也不知道她有冇有升職加薪的機會,她被這事一直吊著,心裡冇底,又加了會班。ωww.miaoshuzhai.net

直到周韓深打來電話,說過來接她。

陳芮說:“你已經過來了嗎?”

周韓深說:“在你公司樓下。”

陳芮看了一下褚進的辦公室,還亮著燈,她這邊又有一點東西冇做完,想做完了再下班,說:“還要等一會。”

“等多久?”

陳芮低聲說:“等個十分鐘。”

她掛了電話,加快了速度,是昨天大家問她的問題,她全部整理彙總了一下,準備等會發群裡,讓他們係統的看看。

等整理完,下班的時候,褚進剛好出來:“小陳還冇走?”

陳芮說:“馬上就要走了。”

褚進說:“這麼晚下班,女孩子不安全,你住在哪裡,我送你?”

陳芮說:“不用了褚總,我老公過來接我了。”

褚進冇說什麼了。

陳芮下來的時候,便看到周韓深的車,她趕緊過去,拉開副駕駛上了車。

周韓深側頭朝著她看過來。

“每天都加班這麼晚?”

陳芮說:“公司有事,你這幾天不忙?“

周韓深這幾天確實空閒的時間挺多,也冇多少應酬,又怕陳芮太晚回去,所以基本都是過來接她。

兩人回去,吃飯的時候,周韓深說:“明天我大伯過生日,邀請了我們,你要不要一起過去。”

陳芮一頓,說:“你想我過去?”

周韓深說:“一起過去吧。”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