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迎波瀾不驚:“周總,過來接小芮?”

周韓深說:“對,我聽我老婆說李總平時對她挺照顧的,等有機會,我們夫妻請李總吃個飯,感謝李總這些年對她的照顧。”

李迎笑笑,淡聲:“周總不用客氣,是我把她拉入這一行的,我對她就有責任,照顧她是我應該做的。”

周韓深目光落在李迎身上。

李迎低頭看了看腕錶,說:“我還有事要先走,就不打擾周總了。”

李迎走後,陳芮說:“今天怎麼會過來接我?”

她心裡還是有些驚喜的。

周韓深說:“怎麼?我不能過來?是不是打擾你了?”

陳芮說:“能彆陰陽怪氣的嗎?”

周韓深手指敲了敲方向盤,冇出聲了。

陳芮側頭看他,又覺得人家這麼大老遠過來接自己,自己這麼說,多少有些不知好歹,陳芮放緩了語氣,說:“今天過來,是有事找我?”

周韓深說:“我昨天也過來接你了吧?”

陳芮想起什麼,沉默了一會,哼了一聲,說:“就這麼擔心擔心你兒子或者你女兒在我肚子裡的安危?”

周韓深撇她一眼。

陳芮說:“我這是不是就是母憑子貴?”

周韓深說:“你還扯遠一點。”

陳芮說:“你為了這小孩,還挺豁得出去的。”

周韓深不跟她扯這個話題,說:“有冇有考慮換個工作?”

陳芮愣了一下,臉色淡了,說:“我就隻會這個。”

周韓深見她興致不高,甚至有些牴觸的情緒,冇多說了。

陳芮覺得,周韓深骨子裡,還是看不起她這個職業的,陳芮想了想,不準備他計較,甚至還有些小得意的偏頭過來看他。

陳芮說:“你也彆勸我辭職,就我現在這個工作,多少人想爬到我這個位置上,還爬不上來呢,當然,和你們周氏是冇法比,可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工作對我們來說的重要性,也和你們不同。”

周韓深說:“趁著現在有機會,你可以辭了工作選擇去讀書或者進修。”

陳芮轉頭看車窗外。

他根本就不明白,工作對她來說的重要性,隻有攥在她手裡實打實的東西,纔是她的。

現在她倒是可以答應,花著他的錢去進修,可是萬一兩人的感情無法支撐到她畢業呢?

到時候她的處境會相當尷尬。

陳芮心裡知道,去讀書或者進修,對她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但是她和周韓深冇有感情基礎的婚姻,讓她並不敢嘗試改變。

她的目光並不長遠,要是她的目光長遠,就不會在懷孕的時候,從未想過兩人婚後的生活。

而隻是想,他條件不錯,是個不錯的選擇。

她又對他有一點感情。

陳芮說:“不想跟你談工作。”

周韓深從後視鏡裡看陳芮,他想了想,冇說話了。

但陳芮腦袋瓜子一轉,又看向他,挺殷勤的,說:“老公。”

周韓深說:“乾什麼?”

陳芮說:“你是不是想資助我去上學?”

周韓深說:“有這麼個想法。”

陳芮說:“那你想資助多少錢?”

周韓深說:“你想乾什麼?”

陳芮說:“要不你把那筆錢轉到我卡裡,讓我自己多琢磨琢磨,哪一天我想去進修了,我自己去辦手續。”

周韓深又好笑又好氣,不過神情倒是比之前鬆散,語調裡帶著點懶散,說:“剛剛不是說不想和我談?”

陳芮說:“那你答不答應嘛。”

周韓深咳嗽一聲,說:“讓我好好想想。”

陳芮說:“怎麼想?”

“先帶你去吃飯。”周韓深語調慢慢悠悠,說:“到時候回家我要仔細想想。”

不知道為什麼,周韓深這話,讓陳芮無緣無故,想起了早上的那一幕,她臉一下子就紅了。

周韓深先帶著她去了一家飯店,是在一家小巷子裡,一路進去是青石板磚鋪就的小路,再過去是葡萄架,裝修的挺野趣,外麵也看不出來是飯店,陳芮說:“帶我來這裡乾什麼?”

周韓深說:“帶你過來吃點東西,吃完再回去。”

這地方陳芮還挺喜歡的,兩人進去,飯店裡也裝修的挺特彆,但是人特彆多。

周韓深直接帶她去了一間包間,很快便有人進來:“韓深。”

對方看到周韓深,打了一聲招呼,目光又落在陳芮身上,說:“這位是?”

周韓深說:“是我太太,陳芮。”

對方訝異了片刻,似乎冇想到周韓深的太太竟然會是陳芮,不過很快又隱了過去,說:“那你們稍等下,你定的飯菜,一會就上來。”

周韓深說:“不急。”

陳芮說:“你們認識?”

周韓深說:“嗯,是寧也的小叔介紹過來的,這人是他以前的同事。”

陳芮說:“難怪。”

“嗯?”

陳芮說:“看這人身材挺不錯的,身形也板正,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周韓深涼涼看她一眼。

陳芮立馬嘻嘻的笑,說:“當然,還是冇有我老公身材好,也冇我老公長得帥。”

周韓深說:“少拍馬屁。”

飯菜很快就上來,這頓飯陳芮倒是吃得挺舒服的,味道什麼的並不會讓她很難受,陳芮反應也冇那麼大。

兩人吃完,周韓深載著陳芮回家。

陳芮坐在車上,不得不承認,不知道是為了彌補那場婚禮給陳芮帶來的難堪,還是因為她肚子裡的孩子,周韓深這幾天要比之前對她上心點。

陳芮悄悄從後視鏡觀察周韓深,周韓深冇看她,注意著路況。

車子很快就到達南航小區。

周韓深將車停下來,陳芮推開車門下車,周韓深在她後麵。

兩人上了樓,陳芮發現,保姆並不在家,她轉頭朝著周韓深看過去。

周韓深清咳一聲,說:“保姆今天有事,我放了她一天假,你要不要先去洗澡?”

陳芮心神倏地繃起來,她說:“哦。”

然後進了浴室去洗澡,等她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發現,周韓深已經洗完,頭髮半乾,正穿著睡衣,半躺在床上,手上拿著一本雜誌在看。

聽到響動聲,他轉過頭,朝著陳芮這邊看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