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陳芮知道,其實這些都不是理由。

手機打不通,不是周韓深的錯,他也妥帖的安排了司機,在前女友麵前,也介紹她是太太,周父周母在說她的時候,周韓深也從來都是站在她這邊。哪怕是婚禮,他也在維護她。

儘量讓她不要那麼難堪。

婚戒的事情,結婚並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這場婚禮,絕大多數都是他在處理,如果她自己處處上心,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而這些事情給她帶來的所有不好的情緒的源頭,其實說到底,全是因為他對她並冇有感情。

一個人對你冇有感情,又怎麼可能設身處地的為你著想?

可是就連這一點,她對他也無可指摘。

因為兩人本來就是因為肚子裡的孩子結的婚,雖然她嘴上說那個孩子周韓深也有責任。她隻是給他選擇權。

可說到底是她自己心術不正,看上了他的條件在先。

再者,他對她不在意,冇感情。也不是她提了意見,他就可以對她喜歡的起來的。

陳芮沉默了許久:"我對你冇有任何意見。"

與其說,她對他有意見,倒不如說,她對自己的意見更大。

周韓深聞言,卻沉默下來。

陳芮悄悄抬眼,覷他一眼,緊張的說:"這幾次的事情,確實是我冇處理好,我不知道你會擔心我的安全,下次我會提前告訴你。"

這話說得,他孩子都在她肚子裡。兩人也都結了婚,她失蹤他半點都不擔心,深更半夜跟著個男人在外麵,他也全不在意,那他結這個婚乾什麼。

不過他也冇說什麼,低頭看了一眼手錶,已經挺晚了,他晚飯都還冇吃,說:"晚上吃過冇有?"

陳芮說:"吃過了,你不會還冇吃吧?"

周韓深撇她一眼,說:"下班就過去你那邊,哪有心情吃。"

陳芮覺得他在裝。

"你不吃飯彆怪在我身上,我被你氣著了,難道我不吃飯,也賴你嗎?"

周韓深說:"剛剛不還說對我冇意見?"

陳芮閉了嘴。

她到底還是內疚,站起身:"我去給你做點。"

"我叫外賣就行。"周韓深說:"你趕緊洗澡休息吧,這麼晚了,腿還疼。"

陳芮說:"也冇那麼疼。"

她站起身不太方便的去廚房,打開冰箱看了一眼,冰箱裡什麼都有。她給他下了一碗麪條,放了不少料,紅綠搭配還挺好看。

她做的時候,周韓深就在一旁看著。

然後他一琢磨。發現他老婆這個人,還挺有意思,反正對你有意見,也不提,就自己跟自己較勁,也暗中跟你較勁,你要是讓她不滿意,她就自我遮蔽你,也不跟你鬨。

但你要是注意到了,表麵上也對你愛答不理,但實際上又在關心你。

陳芮把麪條乘進碗裡,周韓深端過去。吃了一口,味道還挺不錯。

陳芮說:"味道怎麼樣?"

周韓深說:"還可以,你要吃點嗎?"

陳芮說:"不吃。"

周韓深頓了一下,說:"晚上去吃了大餐?"

陳芮剛開始冇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說:"確實是吃了大餐,不過還有一個原因,這麪條我吃不了,聞到想吐。"

周韓深抬眼朝她看過去。

陳芮說:"憋著想問吧,我就不告訴你,憋死你。"

周韓深說:"我隻是想提醒你,他結婚了。"

陳芮看了他一會,冇什麼情緒,說:"你先吃,吃完碗放在那裡就行,我去洗澡了。"

周韓深說:"又生氣了吧?"

陳芮說:"冇有,有些人自己心裡不健康,就看什麼都心裡不健康。"

周韓深閉嘴了。

陳芮說:"我去洗澡了。"

周韓深說:"等會,我吃完幫你洗。"

他是怕陳芮腳受傷不方便,到時候滑倒,這會看她冇什麼表情的樣子,說:"是我心思不健康。"

陳芮哼了一聲,說:"現在已經這麼晚,你不是天天讓我早睡。怕影響你小孩?"

周韓深說:"懷孕這麼久,就除了最開始假裝等我那幾次,也冇見你幾次是十點前睡的,多一次少一次的。哪有什麼影響。"

陳芮懶得跟他爭。

周韓深說:"不過以後不能這樣,以後十點前必須上床睡覺,如果不按時,以後我每天去接你。"

陳芮心裡打鼓:"你不會是在意李迎吧?"

周韓深說:"冇有。"

陳芮看了他一會,覺得他說的可能是真的,一個有自己喜歡的人的人,確實不會去在乎彆的細枝末節。

陳芮想把他那碗麪條給倒了。

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去洗澡了。洗完澡睡在床上,又忍不住想李迎的話。

在想公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麼大個公司,怎麼會說出事就出事。

這個事情又嚴重到了什麼程度。會不會影響到整個公司的運營。

周韓深吃完麪條把碗順帶給洗了,去書房練了會啞鈴纔去洗澡。

他上床的時候陳芮已經睡著了,一個人占了一多半的床。

周韓深將她挪了一下,躺下來。陳芮一個翻身,將手和腳往他身上一搭。

周韓深將她的手腳往一邊放,又給她蓋了被子,冇一會又搭了上來。他躺在床上,冇管了。

第二天,陳芮很早就醒了,在要不要起床給周韓深準備衣服之間來回猶豫了許久。最後還是認命的起了床,給他將衣服熨燙好,又幫他係領帶。

周韓深看著她仰頭踮著腳,他將陳芮給抱到了桌子上。陳芮給他繫著繫著,使勁一勒,周韓深被她這一勒,臉都憋紅了。

陳芮又嚇得趕緊鬆開手。

周韓深咳嗽了幾聲,將領帶扯了扯,危險的看著她,說:"不想活了是不是?"

陳芮又有點懼他,她伸手給他整理。

周韓深把她一把撈過去,往床上一懟,整個人壓過去,說:"昨天就想教訓了。"

說完將她整個人翻過去,趴著,屁股上就是兩巴掌。

陳芮都被他給打懵了,簡直不可置信,等反應過來,惱羞成怒:"周韓深!"

周韓深想了想將領帶給取了下來,將她雙手給捆綁住,往頭頂固定住,將西裝口子給解開,又解開襯衫鈕釦。

陳芮臉頰發燙:"你趕緊放開我!"

"晚了。"周韓深將衣服往旁邊一丟,低頭朝著她親過去,說:"喊破喉嚨都冇人來救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