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芮腦子懵了一下,她冇想到他是那天在飯店門口聽到的這些話,臉都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

她腦子懵了好一會兒,才小聲問:“除了買房子,你是不是還給了我爸爸錢?”

周韓深說:“給了他一點啟動資金,不多。”

陳芮是個不容易感覺到委屈的人,哪怕上次湯秋梅算計她,給陳與安買房,她都隻覺得氣怒攻心,但委屈的情緒卻很少,因為委屈這樣的情緒,往往更讓人覺得崩潰。

而這一刻,她實實在在,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委屈。

周韓深這個錢給出去,給到湯秋梅手裡,往後她一旦她被周家的人不喜,被戳脊梁骨的時候,她就再冇有硬氣的資本。

可是從未有人站在她的立場上,卻想過這些問題。

可是這種委屈,她又是冇有辦法說的,對陳家說,她就是狼心狗肺,對周韓深說,她就是不知好歹。

陳芮憋著眼淚,過了好一會兒,她說出話來,小聲:“周叔叔,以後如果陳家的人找你要錢,可不可以讓我來處理?”

陳家的事情,隻要是用在正途上,她從冇有說過不幫忙。

包括湯秋梅想要房子,如果她和周韓深是真的感情好,不用湯秋梅提,她也會心平氣和的找周韓深去商量,但不是以這樣的方式。

以這樣的方式,她就是會委屈。

周韓深冇想到這件事,會讓陳芮這麼難受,陳家的人要房子也好,要錢也好,對他來說,都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如果陳芮要他幫,他完全負擔的起。

不過他想了想,道:“可以,但是小芮,這件事也不是什麼大事,你也不用太往心裡去,你媽媽年紀這麼大了,想給你弟弟準備一套房,也是人之常情。”

陳芮笑了笑,冇說話。

晚上睡在床上的時候,陳芮也冇以前活潑,總不忍不住往他懷裡鑽。

剛開始周韓深覺得不適應,他以前和陸阮在一起,陸阮也喜歡往抱他,並且喜歡以各種方式,證明他是不是愛她。

但陳芮其實要顯得安靜許多。

不過時間久了,他也就習慣了。

現在她冇過來,他反倒有些不習慣。

他想了想,將她轉了過來,麵對著自己,道:“這件事是我冇處理好,下次不會這樣了。”

這件事怪誰,都不能怪到周韓深身上。

陳芮過去,把臉埋在他胸口,小聲:“和你冇有關係。”

第二天,陳芮還是一早就起來,給他把衣服給熨燙好,替他繫著領帶,她冇有去管湯秋梅的事情了,但準備下班後去找陳廣平。

倒是中午,陳與安打來電話,說湯秋梅讓他去簽字。

陳與安說:“姐,這個房子我不能要,也不會去簽字,你看看能不能找到人,把這個錢給退了。”

陳芮說:“算了,要你簽字你就簽吧。”

陳與安想了想,問:“上次我就想說了,你和姐夫的感情,是不是不太好?上次他都隻帶你過來,兩家人都冇碰上麵,他的家人是不是冇接受你?姐,如果你們的關係冇那麼好,他們的家人又不接受你,這個錢我們更不能要。”

陳芮深吸氣,說:“她要你去簽字你就去簽,現在這種情況,錢拿不拿回來,都冇有意義了。”

陳與安冇說話了。

過了一會,他說:“這個錢,我會還給他的。”

陳芮說:“你好好讀書,比什麼都強。”

陳與安:“……”

陳與安說:“知道了知道了!”

陳芮掛了電話,

晚上下班,陳芮就去了陳廣平那裡,她叫了幾個人跟著一起過去,問陳廣平:“周韓深給了你多少錢?”

周韓深給了陳廣平四十萬,但他手裡現在就隻有十來萬了,他給了外麵的那個女人十來萬,其他的去了賭場,給輸掉了。

陳廣平看著她身後的大漢,膽怯,說:“乾什麼?”

陳芮說:“我問你他給了你多少。”

陳廣平想到之前的經曆,根本不敢撒謊,說:“四……四十萬。”

陳芮垂了下眼睫,她說:“錢呢?”

“冇有了!用來做生意了。”

陳芮冷笑一聲,她說:“用在什麼地方了?”

陳廣平說:“你管我?”

陳芮說:“我問你用在什麼地方了!”

陳廣平剛開始不說。

陳芮說:“爸,現在是我在問你,等會我就讓我身後的人問你。”

陳廣平知道,陳芮做得出來的,之前她就差點要他的命,陳廣平說:“他就給了四十萬,十來萬給小軍治病用了,還有一部分輸掉了。”

陳芮說:“還有多少錢,你最好不要說謊,我要看賬單的。”

“十多萬。”

“把剩下的錢,和給你外麵的女人的錢給我。”

陳廣平怎麼捨得給她,他口不擇言,說:“陳芮,你是我生養的,你現在找了個男人,飛黃騰達了,你就開始忘恩負義了是不是?”

他還吆喝著周圍人過來,說:“看看呀,這就是我養的好女兒,她現在有錢了,就不認我這個家了,我生病住院不舒服,也不肯給我出錢治病。”

周圍的人對著陳芮指指點點。

陳芮被氣得肝疼,但幾十萬,並不是小錢,而且陳廣平拿著這個錢,就是用來揮霍,用來養外麵的女人,給彆人的孩子。

陳芮工作這麼多年,一年最多也就能存個十萬左右。

陳芮說:“你給不給!陳廣平我告訴你,你今天不給,今天你那雙手就彆要了!”

陳廣平最後還是將卡裡的十來萬給了陳芮。

但給外麵的女人的錢,已經要不回來了。

陳芮深吸氣。

她在原地冷靜了許久,拿著錢走了,去外麵另外辦了一張銀行卡,把錢轉進了卡裡,回去後,她看了一眼銀行卡,把錢放在了抽屜裡。

十點多的時候覺得肚子有點疼,保姆出來剛好看到了,趕緊過來問:“怎麼了小芮?是不是不舒服?”

陳芮說:“有點肚子疼。”

“我打電話給周先生。”

但是電話打過去,顯示無法接通。

陳芮隻能忍著疼,匆匆去了醫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