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芮聞言笑笑。

周韓深這話說得,先給你一顆蜜糖,蜜糖裡麪包著點砒霜,可那砒霜的量又太少了,也不致命,感覺像是無關痛癢一樣。

你要是不吃下去,估計人還覺得你不知好歹,矯情。

畢竟結婚的要求是她提出來的。

果然。人在做一件事的時候,就應該要目標明確,不應該去在乎旁枝末節的東西,要不然你目的達成後的幸福感,就相對會大打折扣。

雖然這個結果是陳芮所要的,但做銷售的嘛,也不能彆人送一個煙霧彈給你,說:"小芮啊,我很喜歡你這個藥品,但是這一批的藥你不能拿回扣,且要給我們你們的底價,後麵大批量的的藥品我們纔好談。"

你一聽竟然還有後麵大批量。就被激動到了。

然後你就心滿意足的回去,心心念唸的就去擬合同吧?

那你乾脆彆乾這一行,回家做白日夢比較好。

這一批都冇回扣,還想著遙遙無期的下一批。

陳芮壓下這些旁枝末節帶來的酸楚。又覺得自己本來就目的不純,就不該在乎那麼多,小腦袋瓜子一轉,聲音還帶著點屬於她這個年紀的稚嫩和討好,鬼精鬼精的,說:"周叔叔,你比我大了不少吧?"

周韓深又覺得自己禽獸了,不動聲色:"你也知道。"

陳芮手心冒著汗,小心翼翼說:"是這樣的周叔叔,像我這個年紀的小女孩,都是比較青春有活力,精力無限的。又是孕期這種敏感的時候,不出去玩,又冇人陪著,會憋出病的,而且我的自製力也不太行,所以,你是不是得起帶頭作用?你要求我十點前睡覺,淩晨不要出去打牌,那是不是得先自律,做好表率?"

頓了頓,說:"畢竟我年紀小,容易跟人學壞。"

周韓深:"……"

周韓深說:"我既然要求你,那我肯定會首先自律。"

陳芮點頭,說:"嗯,那我們說回工作問題,你所謂的我這工作不適合我,是因為我回家晚,又需要喝酒,淩晨不回家,讓你冇安全感。所以才覺得不合適嗎?"

周韓深想說,自然不止這些問題,而是這個行業,原本就對女性不友好。出事的頻率高,行業裡那些人是什麼德行,他還能不知道麼?

更不要說她平時又不管是禿頂的,還是大腹便便的,都哥哥長哥哥短的叫。

周韓深側臉繃著,他自然不會把這些說出來,說:"也不全是因為這些。"

陳芮帶著點月牙灣的眼睛看著他。

周韓深把她的臉轉過去,讓她那雙眼睛不要影響自己,話說得漂亮,說:"你做這一行,本質上是冇什麼問題,但如果我們結婚。難免會給人鑽空子,有些人的生意周氏是不想碰的,他從周氏下不了手,就隻能找彆的地方。那到時候彆人找上你,我是拒絕還是同意?拒絕人家說我不給你麵子,對你也不太好,同意那對周氏來說,又是個隱患。"

陳芮倒是冇想到這一茬。

不過她是不想放棄工作的,工作是她的底氣,陳芮點頭,說:"你說得對,所以周叔叔,你放心,以後我想做誰的生意,我就打個清單出來給您過目,您說能碰,我就去勾搭,您說不能,那我堅決不碰。"

那她就彆想去做生意了。

還勾搭。

她是不知道那些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連他都能被她有意無意勾住,更不要說彆人了。

年輕,漂亮,又不太正經。

這是周韓深對陳芮的印象。

這幾天又加了一個。在某些事情上,還挺有手段的,看起來輕飄飄,像軟刀子。可其實人家瞄準的是靶心。

可她這麼說,周韓深又不好再多說什麼,而且現在又是真的太晚了,周韓深想了想,這個問題也可以放在以後再談,他便道:"這個問題以後再談,你先上樓去睡覺吧。"

陳芮鬆了一口氣,她轉頭看著駕駛座的周韓深。他五官猶如刀刻,其實是陳芮比較喜歡的那一掛。

陳芮想了想,飛快的湊上去親了一下他的側臉,又將手放在頭頂。給他比了一顆心,說:"那周叔叔,我先上去了,祝你今晚好夢哦。"

周韓深:"……"

周韓深這個晚上必定是冇辦法好夢的。

他咳嗽了一聲。說:"明天早上我過來接你。"

陳芮說:"好的。"

她這晚上像是蹦極似的,一會兒天上一會兒地下,下了車後,也是平平穩穩的上樓。但一上樓,把門一開,就冇忍住低聲尖叫一聲,想打電話給寧也。一看時間,又冇敢,但這麼興奮的事情,她分享不出去。又是在難受,根本睡不著。

後來去浴室洗了個澡,躺在床上,又站起來,把戶口本身份證一股腦翻出來,再躺回去,狠狠親了一口身份證上那個可可愛愛的自己,直到淩晨四點多才幽幽睡過去。

第二天,陳芮這一覺,睡到了大天亮,直到手機催眠似的響起來,她才一下子驚醒,一看時間,上午十點,她心裡一墜,就怕錯過時間周韓深反悔,趕緊著急忙慌的將手機接起來:"周叔叔?"

周韓深說:"我隻空出了今天上午,下午的飛機就要走,今天要是領不了證,就得等到半個月後,等我出差回來。"

陳芮懊惱,從床上起來,一邊打電話一邊去洗漱,說:"我馬上就下來!"

等陳芮匆匆忙忙下樓的時候,已經十點半,她覷著周韓深的臉色,也看不出周韓深有冇有生氣和不耐煩,道:"我有點睡過頭了"

周韓深看著她的黑眼圈,冇說話。

幸好兩人到民政局的時候,工作人員還冇下班,民政局那天結婚的人倒是不多,前麵就兩個人排隊。

很快就輪到兩人。

周韓深朝著陳芮伸出手,讓她把戶口本給自己。

陳芮從包包裡把戶口本拿出來,遞到他手裡,他交給工作人員,工作人員讓兩人把表填好,又去拍了結婚照。

一切都平靜又程式化。

和前麵那兩人甜甜蜜蜜笑靨豔豔的模樣完全不同。

等結婚照拿到手,周韓深甚至都冇打開看一眼,就和陳芮往外麵走。

陳芮想看,又不太好開口。

等上了車,周韓深說:"先帶你去吃頓飯,吃完我就要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