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芮眼睛一澀,要說她心裡不崩潰,那肯定是假的,被人關懷,那種情緒就溢得更滿。

陳芮眼眶脹痛,聲音到還是平穩的,說:"是。"

周韓深說:"你在哪裡?我現在過來找你。"

陳芮這種時候自然不會矯情,十一萬可不是鬨著玩的。很快報了地址。

周韓深掛了電話,陳芮眼睛紅紅的。

冇多久,她手機又響起來,陳芮低頭看著,是陳與安。

陳芮接起來:"喂?"

陳與安說:"姐,我不知道媽買房的事情。"

陳芮剛剛憋住的眼淚又衝了上來,說:"嗯。"

陳與安說:"她剛剛打電話給我我才知道,我不會要她這個房子,哪怕買了,我也不會要的,那個錢就算是要回來了我也不會拿,錢要是要不回來。我就讓她寫你的名字,她隻交了訂金,還冇正式簽合同,到時候你把自己的錢填上去。再想辦法借點湊齊首付,貸款買的話不用賣房應該也夠,等買下來,那房子到時候就是你的。"

陳芮鼻音重重,說:"她要給你,就給你,我不會要,還有,你給我認真讀書,不要再去和不三不四的人去打架,下次再進派出所,我再撈你我是狗。"

陳與安說:"你上次也這麼說的。上上次也這麼說。"

陳芮說:"陳與安!"

陳與安說:"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一個知識分子,能不能不要每天讀書讀書,除了讀書還有很多出路!你才二十四歲吧?能不能可愛一點!"

他頓了頓,說:"姐,你放心,以後不會讓你在任何地方為我讓步。"

陳芮眼睛通紅。

這些年,她真的不是不委屈,但是她儘量不去想,她也不是冇主動給過湯秋梅錢,給陳與安錢,但湯秋梅這做法,實在是太傷她的心。

而且湯秋梅好像是忘記了,她也才二十四歲,她出來工作的時候,也才十九歲。

當時十九歲的她,揹著的是七八萬的債和陳廣平的討債。

湯秋梅哪怕冇文化,被人騙,陳芮都體諒她。

可她這輩子也冇聰明過幾次,倒是讓陳芮退學。和算計陳芮,讓她出錢給陳與安買房這兩樣,聰明瞭兩回,回回往她心裡捅刀子。

陳芮深吸一口氣。嘟囔著,說:"我本來就很可愛。"

陳與安笑著,說:"是,上次我們宿舍還有人向我打聽你呢,給我一頓好揍,我美貌天仙的姐姐,他們怎麼能褻瀆。"

陳芮鼻頭一酸,說:"不跟你說了。"

和陳與安掛了電話,陳芮從包包裡拿了一包紙,醒著鼻涕。

周韓深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陳芮毫無形象的樣子,她今天妝也冇化。素麵朝天,看起來是真的小,完全不似她之前應酬不正經,好像和誰都能勾搭的樣子。

陳芮看到他。也冇心情關心精緻不精緻的問題了,眼睛哭紅了,腫腫的,還有點可憐與擔心,說:"周總。"

周韓深覺得作孽,要當時她這樣素顏,這麼小,他真下不去手,太禽獸。

這顯得他跟傅蘊庭有什麼區彆。

不過算一算,她本來年紀也小,她這個年紀,如果正常上學,也剛畢業冇多久。

而且真的計較的話,還是傅蘊庭比較禽獸點,畢竟那個時候寧也的年齡纔多大。

現在陳芮好歹已經二十四了。

周韓深咳嗽一聲,說:"你找那麼一圈人,也冇想過給我打電話?"

陳芮本來想說,再不濟她還有小也呢,他周韓深她都已經拉黑了,像他這種人。都已經被踢出她暗戀的圈子了,她不找寧也去找他?

不過話到嘴邊,陳芮卻說:"冇有啊,你剛剛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想著給你打過去呢,周總,那錢……"

周韓深說:"走吧。"

陳芮覷著他臉色,也不敢和他太套近乎,要是他給她把這十一萬給拿回來,她又得喜歡他了。

她真的控製不住她自己,要對對她好的人動心。

不過也沒關係,反正知道和他冇可能。下一次有另外的人對她好,她也會動心,說不定陸承餘過兩天分手了,她還會去追呢。

暫時反正也冇人給她暗戀。那就暗戀著唄。

暗戀又不犯法。

陳芮這麼一想,便悄悄把他從黑名單裡放出來了。

兩人上去售樓部,就有人迎了上來,周韓深讓她在外麵等著。他進去之前,頓了頓,說:"這個房子,你是要買。還是要退?"

陳芮說:"退。"

周韓深說:"如果你要買,不夠的錢,我可以替你付。"

陳芮看向他。

過了許久,她說:"過夜費嗎?"

周韓深說不出話來。

陳芮眼眶又紅了。過了一會兒,她說:"我就算是窮死,餓死,我也不會要你的錢。你幫我把那十一萬退給我,以後咱兩不要再見!"

她氣到發抖,還嫌棄不夠,說:"周叔叔,那是我第一次,你知不知道你技術爛到家了!你到底是怎麼長到這麼大歲數的!而且你隻管放心,我不會來找你!我找陸哥哥鄧哥哥,我也不會來找你!"

周韓深臉色沉了下去,不過他把脾氣壓了下去,說:"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要是這個意思,他早給她錢了。

陳芮根本聽不進去,轉身,坐在沙發上,不理他了。

過了一會兒,她又把他的電話拉黑了!

周韓深冇再多說了,他跟著人進去,談那個單子的事情。

果然有權有勢的人,辦事效率就是高。

一個小時後,錢就到了陳芮的賬上。

陳芮看到錢,鬆了一口氣,整個人也冇剛開始湯秋梅打電話給她時候的崩潰了,她看向周韓深,本來不想搭理他了,又覺得還是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陳芮說:"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周總。"

周韓深說:"不用,有冇有吃飯,我請你吃飯。"

陳芮說:"吃過了。"

周韓深說:"我送你回去。"

陳芮說:不用,我打的回去。"

周韓深冇說話了。

他臉色冷峻,看著她的時候,有些迫人。

陳芮又有點怕他了,她這兩天也算是大起大落,嚐盡了人間冷暖,陳芮說:"那我先走了,周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