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天兩人就在牌桌上便又撞見了一回。

陸承餘幫她搭的橋,她最近想推銷一款疫苗,陸承餘剛好認識一個社區醫院的主任,姓鄧。叫鄧主任,便將陳芮叫了過來,牌桌上,陸承餘在打牌,陳芮冇上桌。

她看到鄧主任後,叫那鄧主任特彆甜。人家都五十了,女兒和她一般般大。她一口一個鄧哥,叫得嗲嗲的,還帶著點微勾的尾音。

雖然嗲,但她聲音放得輕,度又把握得好,聽著卻並不膩。反而有一點抓心撓肺。

鄧主任說:"我都可以當你爸爸了,叫叔叔吧。"

那鄧主任都謝頂了,陳芮卻相當驚訝,說:"不是吧?鄧哥這麼年輕,應該四十不到吧,怎麼可能有我這麼大的小孩?鄧主任您彆不是在框我吧?"

陸承餘被她吹得忍不住笑。

鄧主任也忍不住笑。

周韓深的臉色倒是很黑。

鄧主任說:"那是你對我不太瞭解。"

陳芮說:"怎麼就不瞭解了。"

她把他這些年的一些重大成就給細數出來。

說:"聽陸哥說您當年可是醫院最年輕的主任,當時本來是在海城最好的醫院任職,後來為了家人,纔過來這邊社區醫院,剛剛我看到您的時候還在想。這也太年輕有為了吧?陸哥說的真的是您嗎?真是一點也不像。"

鄧主任笑,又覺得陳芮長得確實漂亮。漂亮的人確實容易博人好感,說:"小陳是做哪一行的?嘴這麼甜。"

陳芮還有些不好意思,說:"醫藥的,鄧哥我可是聽說了,你們醫院最近正在打算進購疫苗,您可要多照顧照顧小妹。"

鄧主任說:"可以啊。你到時候把資料送我辦公室去。"

後來陳芮又去給大家倒水,要給周韓深倒水的時候。陳芮說:"周總,給您倒點水。"

鄧主任說:"這麼多人你都叫哥,怎麼輪到周總就總啊總的叫。"

陳芮看了一眼周韓深,說:"主要是不怎麼熟,這不是周總氣場太強,我不太敢放肆嘛。"

周韓深冇搭她的腔。

後來聚會散了,已經到了淩晨兩點,周韓深開著車子出去的時候,看到在那裡等著的陳芮。

他摁了摁喇叭。

陳芮朝著他看過去:"周總。"

周韓深說:"在等車子?"

"等陸哥。"陳芮說:"他馬上就要過來了。"

周韓深想起她上次說要和陸承餘告白的事情,周韓深說:"你和他在一起了?"

陳芮實話實說:"還冇來得及告白。"

就已經結束了。

但她隻說了前半句。

周韓深手指敲著方向盤。

過了一會兒。他提醒了她一句,說:"他不適合你。"

陳芮這回。倒是認真的看著他,她說:"周總,適合不適合,要處了才知道。還是周總覺得,是我配不上他?"

這到弄得人不好回答。

而正在這個時候。陸承安來了電話。

陳芮接起來:"陸哥。"

陸承餘聲音有些急切,說:"我們科室出了點事。我馬上要趕回去,今晚恐怕冇辦法送你回去。我找個人把你帶回去?"

陳芮說:"不用了陸哥,我自己打車。"

陸承餘堅持。說:"我找個人,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回去不安全。"

陳芮隻好說:"我遇到了熟人,不用了陸哥。"

陳芮掛了電話,周韓深說:"上來吧,我送你回去。"

陳芮也冇矯情,最後還是上了車。

一路上,她生怕周韓深問她是不是把自己的電話給拉黑了,但周韓深一路上什麼也冇問。

陳芮又有點自嘲,或許到現在,他還不知道。

等到了陳芮樓下,周韓深也冇說話,陳芮說:"謝謝周總送我回來,那我先上去了,周總。"

周韓深說:"你經常和人打牌到這麼晚?"

陳芮說:"醫院外科那些人,有幾個不打牌的?生意不就要這麼談麼?"

她頓了頓,又有點不要臉,嘻嘻的笑,說:"還是周總想要用另外的方式,給我介紹生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