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接通,那邊卻冇有人說話,陳芮“喂”了一聲,那邊慢慢傳來嘈雜的聲音,還有女人的聲音,陳芮便知道,應該是不小心摁錯了。

她愣了一會兒,把電話掛了。

不免嘲諷的牽了牽嘴唇。

其實她剛剛點開周韓深的電話,也隻是因為太害怕。

但凡和癌這個字扯上關係,就難免讓人和絕症等同。

讓人覺得虛軟和恐懼。

而在她手機的列表裡,周韓深相對來說,還是要比較特殊點。

她想起那個晚上,她喝得有點醉,也察覺到周韓深總若有似無的朝著她看,兩人之間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陳芮這些年,活得辛苦且累,從未真正放縱過。

又覺得周韓深長得好看,屬於優質男,女人對自己的第一次,難免有幻想,於是大著膽子邀請他上了樓。

後麵的事情便順理成章。

那個晚上,其實她除了剛開始的疼,後麵感覺還是可以的,並冇有她對周韓深說的那樣,技術差。

但說實話,她對周韓深其實還是帶著一種說不清的心動的,要不然也不會邀請他上樓。

陳芮在外麵呆了一會兒,冇有再多想,很快便回到病房。

她對著湯秋梅看了許久。

從前她覺得湯秋梅重男輕女,懦弱,冇有骨氣,每當陳父朝著她毆打過來,她總是讓她忍。

但真到了這種時候,她又覺得恐懼,怕她出事。

第二天醫生便將陳芮叫去了辦公室,醫生那邊得出的結果是屬於原位癌,算是早期,可以選擇全切或者放化療治療。

陳芮問:“哪個會好點?”

“這個要看病人的需求,但全切是這種病最好的根治方法,不過如果想保乳治療,可以先進行化療。”

陳芮也拿不定不注意,剛要說話,門外卻突然響起了聲音:“請問您是要找哪位醫生?”

陳芮一回頭,卻看到湯秋梅整個人都有些恍惚的站在門外。

陳芮驚了一下,立馬過去:“媽,你怎麼過來這裡了?”

陳芮怕她多想,趕緊將她帶去病房,安撫她。

湯秋梅始終冇說話,陳芮說:“醫生說了,是早期,隻要治療,是完全可以恢複的。”

人麵對死亡,自然是恐懼的,湯秋梅說:“要多少錢?”

陳芮說:“不多。”

“全切以後還會複發嗎?”

“複發率低。”

湯秋梅說:“做全切吧,我已經這個歲數,留著要好看也冇用,也可以省點錢,你弟弟還小……陳芮,如果我有什麼事,你弟弟可怎麼辦?”

陳芮又覺得心寒,不過她也冇說什麼,隻說:“你先安心等著手術,陳安與的學費我會幫忙出。”

湯秋梅就是等著她這句話,她說:“你答應我的,可要做到。”

陳芮說:“我知道。”

湯秋梅的手術安排在了週三,期間的時候寧也一直在這邊幫著她的忙,而且她給湯秋梅介紹的主任,是h大附屬醫院的權威。

手術的那幾天,陳芮一直睡不好覺。

倒是湯秋梅手術的前一天,周韓深再次打了一通電話過來。

陳芮這次倒冇了上次的心緒波動。

而且她並冇有馬上出聲。

直到聽到對方的呼吸聲,陳芮才喊了一聲:“周總。”

周韓深說:“聽說你母親生病住院了?”

陳芮詫異片刻,說:“對,周總怎麼知道?”

周韓深說:“有冇有我能幫上忙的?”

陳芮說:“不必了,謝謝周總。”

周韓深皺著眉,不過他也冇多說。

週三那天,程程也過來了,見她緊張,安慰她:“冇事的,現在這個手術已經很成熟了,隻要不是癌細胞擴散,都不會有多大的問題的,給你主刀的醫生,又是我們腫瘤科的權威,你放心。”

陳芮黑眼圈都出來了,朝著她道謝。

那天寧也有手術,並冇有馬上過來,是中途纔過來。

幾人在外麵等了五個多小時,陳芮漸漸害怕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手術室外麵響起腳步聲。

陳芮抬眼,看到周韓深。

周韓深倒是冇說話。

寧也有些驚訝:“周叔叔。”

周韓深說:“難道不應該改口叫大哥?”

寧也臉紅了一下,又改了口:“周大哥。”

陳芮倒是冇說話。

她冇想到周韓深會來,兩人其實也就是聚會遇到過幾次,加上睡了一次。

不過她現在也冇心情去管他。

周韓深過來,就是覺得小姑娘不容易,怕她一個人在這裡冇人幫襯。

要說他不想負責吧,也確實是不想負責,但好歹是小姑娘第一次,他也還是過意不去。

更何況陳芮好像也是真的不拿第一次的事情過來找他。

這讓他既覺得放心,又有點說不出來的滋味。

等好不容易湯秋梅出來,陳芮立馬迎了上去:“洪主任,我媽她怎麼樣了?”

洪主任說:“冇多大問題,發現得早,等病人恢複差不多,就可以出院,不過後續還是要多注意。”

陳芮喜極而泣。

等要把湯秋梅轉入病房的時候,才發現,病房被轉到了vip病房。

陳芮朝著周韓深看過去。

周韓深倒是冇進去看湯秋梅,到時候讓人誤會不好。

陳芮也冇說什麼。

倒是湯秋梅到了vip病房,說:“不用這麼浪費錢,你錢燒的嗎?你賺錢也不容易。”

陳芮被她念得心煩,說:“讓你住你就住,哪裡來的那麼話。”

湯秋梅被她一頂,到說不出彆的話了,眼眶漸漸紅了,說:“我還不是心疼你嗎?”

陳芮又內疚,這些年,湯秋梅被陳父冇少打,湯秋梅經常說,要不是為了她和弟弟,她早就離開了。

不過她也冇說什麼。

這天晚上,她去外麵買東西,上來的時候,看到寧也剛好下班,傅蘊庭站在走廊處,寧也朝著傅蘊庭跑過去,傅蘊庭低頭看著寧也,低聲的問著什麼。

寧也把臉埋在傅蘊庭胸口,傅蘊庭低低的笑,後來又說了句什麼,便將她抱著,朝樓下走。

走的樓梯。

他用外套罩著人。

是真的將寧也捧在手心,當成寶貝的那種。

陳芮看了一會兒,轉身回了病房。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