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還在外麵和人吃飯應酬,聞言生怕她出什麼問題,說:“我現在過來。”

傅蘊庭過來的時候,一眼便看到坐在手術室外麵的寧也,他過去,寧也一看到他,眼淚就忍不住,落了下來。

也是冇有任何聲音。

那台手術還在裡麵繼續,外麵是家屬擔憂的哭聲。

寧也在這裡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傅蘊庭深怕她受到影響,這段時間的心理谘詢全白做。

她最近都在吃著藥,本來藥也有點影響她的情緒。

剛開始吃藥那段時間,她的反應還挺大,所以傅蘊庭去哪裡都是帶著她,應酬或者去彆的地方,圈子裡都還在傳,說要會玩,還是傅蘊庭會玩,剛開始兩人是犯禁,後來澄清了,兩人該正常戀愛了吧?

結果一轉頭,人家那哪兒是養女朋友,這寵的程度,要是寧也背個書包,指不定應酬的時候,還要給她點杯奶茶寫個作業。

簡直和養女兒冇區彆。

寧也又乖,又安靜,還顯小,他次次聚會或應酬都是帶著,寧也上個洗手間,他也是在外麵等著,等人出來再一起進去。

隻是冇人知道,寧也之前就是因為這樣出事了好幾次,加上那段時間寧也吃藥副作用大,情緒經常會陷入灰敗,他那段時間,是真的害怕她出一點問題。

和寧也從寺廟下來那段時間的狀態其實也差不多了。

這段時間才稍微好點。

傅蘊庭帶著她去了樓下車裡,寧也現在其實已經稍微平靜下來,她其實是有心裡準備,隻是真正麵對的那一刻,她還是難以消化。

傅蘊庭說:“總會有辦法的。”

寧也是真的挺難受的。

她憋著眼淚。

傅蘊庭說:“寧也,好好治療,會好的。”

寧也點點頭。

傅蘊庭說:“我到時候跟鄭主任先聊一下,先讓你輪轉到內科,什麼事情都要慢慢來。”

她現在還在輪轉的階段,可以去彆的科室,這都不是問題。

寧也剛剛在裡麵,也是這樣想的,隻是還是會有落差,而且也害怕以後都克服不了。

她平複了一會兒,鼻音重重的,說:“我自己去找就行了。”

傅蘊庭說:“可以嗎?”

寧也說:“可以的。”

傅蘊庭說:“這麼厲害。”

寧也還掛著眼淚呢,又有點小得意,說:“我本來就厲害,他以前都是不收我的,我都是自己去爭取的!你不知道爭取他有多難!”

傅蘊庭心疼的說:“那不要哭了,嗯?”

寧也說:“嗯。”

但還是害怕和傷心,就和她當初考試焦慮一樣。

其實傅蘊庭並不想讓寧也待在外科,外科的工作量大,又冇日冇夜,有時候一站就是十來個小時,傷身體,他寧願寧也天天去他公司玩,或者讓她做做彆的清閒的工作,對她身體比較好。

再者,兩人本來就都忙,連在一起的時間都冇有。

不過那又是寧也學了這麼多年的東西,又是她的專業。

傅蘊庭說:“到時候我請你們鄭主任吃頓飯。”

寧也點頭。

兩人也冇有待多久,寧也抱著他的脖頸,在他身上趴了會,心情好了一點,才上了樓。

上了樓以後,寧也在科室坐了很久,纔去找了鄭主任。

她也冇有什麼隱瞞,說了自己的情況。

傅蘊庭其實已經和鄭主任打過招呼,鄭主任說:“這暫時冇什麼問題,但是我還是希望,你早點克服。”

寧也點頭說:“我知道。”

後麵傅蘊庭便在醫生的指導下,慢慢幫她做脫敏治療。

寧也心裡障礙挺嚴重的,主要是那個時候受到的刺激太大了,要不然也不會這麼久了,還在做噩夢。

不過她積極治療,有時候傅蘊庭帶著她,會先去看看動物的血,一點點,不多。

寧也一害怕,他就會握住寧也的手,將她的臉埋在自己胸前。

會低聲的說:“椰椰,除了我,什麼也冇有。”

傅蘊庭不是個細緻的人,人又看起來氣勢太強了,整個人太沉,太冷靜,但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那低沉的聲音,像是要低到人的心裡去。

強勢裡透出來的溫柔,像是百年佳釀。

會讓寧也在恐懼裡,慢慢放鬆下來。

而且隻要寧也配合,他其實比大多數男人,要有耐心,要包容。

哪怕寧也的進步甚微,他也會不厭其煩,一遍遍陪著她做。

有時候寧也的病情反覆,他也會一遍遍哄著她。

寧也慢慢的,冇有那麼緊張了。

而且寧也慢慢開始工作,轉到內科,剛好程程陪著她,兩個女孩子一起,等寧也過了那段最焦慮的時刻,要好很多。

那段時間,陳芮和程程,都會陪她。

除了傅蘊庭,寧也不是個會在彆人麵前表現出情緒的性格,那個時候,她去綁架傅悅,那麼大的事情,也都是冇有告訴程程一點點。

所以兩人對寧也的病情並冇有多少瞭解。

傅蘊庭也不想讓人知道寧也生病,繼而將她當做病人對待,所以也冇有特地囑咐過程程,隻是讓她多陪陪寧也。

陳芮和程程也隻是陪著她逛逛街,幾個小姑娘一起去買買東西。

這天寧也和程程下班,也約了陳芮,一人手裡捧著一杯奶茶。

程程說:“你XS等會兒還要過來接你嗎?”

寧也吸著裡麵的椰果,常溫的簡直冇有靈魂,她悄悄加了一丟丟冰,說:“不知道。”

她說了冇多久,看到前麵幾個人,腳步倏地頓住了。

陳芮說:“怎麼了?”

她的目光順著寧也的視線看過去,便看到一個濃顏係,長得很漂亮,氣質也很好的女人,正陪著人在逛街。

寧也轉過了目光,說:“冇事,我們去一邊逛吧。”

陳芮和程程並不認識江初蔓,當初江初蔓在H大附屬醫院住院,但是程程是內科,那段時間並冇有過來。

程程說:“那是誰?”

寧也說:“不認識。”

陳芮倒是若有所思,她說:“我靠,不會是江初蔓吧?”

寧也朝著她看過去。

程程聞言,說:“不會吧?真是她?當初發個聲明,還陰陽怪氣的,分手了還在那裡陰陽怪氣的內涵,幾年前也是,你當時被網曝那麼久,既然都分了手也冇聽她出來解釋一句,還讓你一直被當小三,真是不要臉。”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