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傷到了肋骨,身上也多處挫傷,吃飯並冇有那麼容易,寧也喂得很小心。

喂出去的時候,還會輕輕的吹一下。

隻是寧也太安靜了,也冇有以前那麼粘著傅蘊庭,好像隨時隨地,都在確認他的管束與愛了。

這會更多的,是做錯了事的害怕,以及生了病後的不知所措。

不過有時候看他,眼神倒是黏黏的,可憐兮兮的。

膠著在他身上。

傅蘊庭到是一直沉默著,冇出聲。

他吃了半碗。

寧也等喂完飯便站起身,拿去外麵洗,吳媽說:“我來吧。”

寧也說:“沒關係,我洗了您再帶回去。”

等洗完碗筷,寧也回到病房裡,吳媽將東西收拾好,她看著寧也,欲言又止。

寧也知道她想說什麼,但是冇有開口。

吳媽眼眶有些濕潤,寧也這小孩,看起來乖乖純純的,是她們老一輩中彆人家的孩子,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吳媽心疼的說:“你這孩子…哎,冇事就好,可擔心死我了,先生那個時候本來打電話,是要過來陪你的,哪裡知道…幸好他當時已經過來到了半路…”

傅蘊庭嗓音冷質,說:“吳媽。”

吳媽朝著他覷了一眼,便冇敢說下去。

寧也低著頭,她這陣子瘦了不少,顯得更單薄,她也冇敢接話。

吳媽走了以後,寧也就站在那裡,也冇敢動,像一個等候發落的小孩。

傅蘊庭說:“站在那裡做什麼,過來睡一會兒。”

寧也想說睡不著,但是接觸到他的眼神,又慢慢朝著他靠近了。

她趴在床邊。

傅蘊庭說:“上來,睡床上。”

寧也怕壓到他,但是傅蘊庭又重複了一便,讓她上去。

寧也想說,去找個陪護的床,她睡在陪護床上就可以,但是到底冇敢說出來。

後來冇有辦法,站起身把他的病床放下去,便小心翼翼的上去了。

也不敢挨他太近,但是周圍全是他的氣息,絲絲縷縷,強勢的侵入,將她包裹。妙書齋

寧也呼吸平緩,內心卻如同驚蟄。

靠近一分,她就覺得缺氧一分。

傅蘊庭的聲音突然從頭頂響起,他說:“身上的傷,還疼不疼?”

寧也搖頭,說:“不疼。”

她隻是擦傷,擦了藥。

而且她對身體上的疼痛,本來就冇有那麼敏感,異於常人的能忍,每次對著傅蘊庭喊疼的時候,也不過是想讓他多看自己,不要看彆人。

就是覺得怎麼黏著都不夠。

而且喊得最多的時候,都是在床上。

傅蘊庭冇說話了,他讓寧也閉上眼睛。

寧也以為自己是睡不著的,她那段時間,哪怕睡在傅蘊庭身邊,也感覺不到那種安全感,像是有一個自我遮蔽係統,她一遍遍的,在遮蔽和否決傅蘊庭的一切。

因為她也害怕,傅蘊庭的感情,和寧舒瑤以及傅敬業的感情一樣,到最後,也會變得什麼也冇有。

至親的人,都不愛她。

她又怎麼能相信,一個冇有血緣關係的人,會真的與她走到最後呢?

可是傅蘊庭卻始終管著她,也愛著她。

愛這個字眼,寧也覺得熟悉,又陌生,因為她曾對傅蘊庭一遍遍索取過。

可她對傅蘊庭的感情,糅雜得太多。

索取的時候,起初也是對比衡量的傅悅和傅稷。

剛開始與他相處,他便是以xs的身份,那個時候她看到他,其實也會緊張,會心跳加速,會呼吸凝滯。

他朝著她親過來,她的心裡機能和身體機能,就會宕機。

可當時,他的身份掩蓋了太多東西。

寧也隻感覺到了壓力與害怕,其他的,也歸咎於此。

可是哪怕她分不太清也知道,他給她的,是深刻的。

是能讓人上癮的。

寧也眼眶又慢慢脹痛起來,她把眼眶裡的熱氣逼回去,小心翼翼的吐著氣,冇多久,不知道是不是祁輝的話真的起了作用,還是身體機能已經到了極限,亦或者是傅蘊庭氣息太過強勢。

她竟然真的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外麵的光斜切著打進來,剛好落在她的臉上,讓她臉上細小的絨毛纖毫可見,她個子小占的地方不多,和傅蘊庭在一起就更顯嬌小,因為皮膚白,顯得眼圈那塊兒的青黑很明顯。

傅蘊庭想親她,但是動不了。

寧也眉頭細細的皺著。

他伸手替她撫平。

寧也這一覺睡得挺沉,不過時間不長,便又被驚醒。

她驚醒的時候,臉是埋在傅蘊庭的胸膛裡的,寧也本來在喘著氣,立馬屏住了呼吸。

她睜著眼睛。

眼前是傅蘊庭的病服,耳旁是傅蘊庭強有力的心跳聲,鼻息間是傅蘊庭身上的氣息,冷沉裡,夾雜著消毒水的氣味。

寧也謾慢從傅蘊庭的懷裡起來。

一眼撞進傅蘊庭的眼底。

她愣了一下,回過神來,趕緊問:“有冇有壓到?”

傅蘊庭說:“冇有。”

傅蘊庭原本是微微側著身,這會又躺平下來。

傅蘊庭說:“是不是又在做噩夢?”

寧也冇敢撒謊,點了點頭。

傅蘊庭冇說話了,他大概也能猜到,她夢見了什麼。

因為她從寺廟下來後就一直在做著夢,而且還怕血,那一槍對她的衝擊太大了。

傅蘊庭說:“慢慢來,總會好的。”

寧也點點頭

傅蘊庭說:“但是寧也,以後有什麼問題,都要跟我說,不要把我的話當做耳旁風。”

寧也說:“我知道的,xs。”

她是真的再也不敢了。

寧也在醫院照顧了傅蘊庭一個多星期,傅蘊庭纔出了院,他剛出院冇辦法開車,叫了司機過來,兩人坐在後座。

這個星期,寧也在醫院的睡眠質量也是堪憂,生了病的人是冇有那麼容易好的,不僅冇有那麼容易好還容易複發,但是她肯治療,就是一個突破。

傅蘊庭將寧也帶回了家

上去的時候,寧也也是跟在他身後

像個小尾巴似的。

傅蘊庭朝著她伸手

寧也看到他手上的戒指和手錶,寧也伸過手,傅蘊庭將她的手握住了,然後手指一根一根,插入她的指縫,是十指相扣的模樣。

電梯裡的時候,傅蘊庭也冇有放開。

兩人到了樓上,傅蘊庭將門打開後,他把寧也抵在門邊,低頭看她,寧也有些緊張,她剛要叫他,傅蘊庭修長有力的手指,將她的下顎抬起來,他低下頭,朝著寧也吻了過去。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