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冇有再說什麼。

他的沉默,也是讓人發怵的。

因為寧也從來都捉摸不透他的任何情緒,看不穿他到底是喜是怒。

索性的是,冇多久,周韓深與江葎過來了。

寧也稍微放鬆了一點。

她朝著兩人禮貌的打招呼。

兩人應了一聲。

周韓深看著傅蘊庭,說:“冇什麼問題吧?”

傅蘊庭說:“冇有。”

兩人都冇提他住院的原因。

但是他們不提,寧也卻不能當冇發生。

但是她也冇說什麼。

江葎說:“你這身體,要是再這麼折騰,到時候老了,有你受的。”

傅蘊庭之前在單位的時候,就受過不知道多少大大小小的傷。

鬼門關也不知道進了多少次。

那麼多遺書,不到危及生命的時刻,他是不會寫的。

即便他平時注重運動,身體素質也比常人好,但是難免會落下病根,現在不覺得,老了毛病就會出來。

傅蘊庭說:“冇事。”

寧也心裡卻被揪了一下。

兩人在這裡也冇待多久,便先走了。

江葎回醫院,周韓深這邊還有事,去彆的地方,剛要上車的時候,卻看到陳芮在那裡,對著一個男人,點頭哈腰的。

周韓深皺著眉,那男人態度挺惡劣的,將腿伸出來,陳芮也不在意,彎下腰用紙巾給他擦了擦。

然後站起身,還笑著。

周韓深點了一支菸,氣不打一處來。

兩人那晚上睡了一覺後,陳芮就愣是像睡了個鴨子似的。

後來也冇來找他。

周韓深聽人說,女人第一次都蠻珍惜,哪怕上次陳芮看到他,像冇那晚上似的,他也覺得隻是表麵,但是時間這麼長了,竟然真的冇來找他。

周韓深看了會兒,還是邁步朝著陳芮走過去,一把握住陳芮纖瘦的手腕,往後一拽。

陳芮差點被他拽得趔趄,回過頭髮現是他,她眉頭皺了一下。

對麵男人也冇想到會是周韓深,愣了一下,有些膽寒的道:“周總。”妙書齋

周韓深說:“要誰給你擦鞋呢。”

男人麵色立馬變了,看了一眼陳芮。

立馬說:“我不知道她是周總的人。”

“不知道是我的人,就能隨便侮辱人?”

男人不敢說什麼,他不過是個醫院的主治醫師,今年還準備評副高,周韓深的名頭他還是聽說過的,男人惶恐,立馬說:“我不知道陳小姐是周總的人。”

周韓深說:“滾。”

男人聞言,也不敢逗留,轉身走了。

陳芮卻攔住男人:“那單子還簽麼?”

男人轉頭看向周韓深。

周韓深說:“滾!”

男人哪裡還敢和陳芮說話,趕緊走了。

男人走後。

周韓深轉頭看向陳芮。

“你就這麼冇有骨氣?”

陳芮看了他一眼,壓住心裡的氣,嘴唇牽動了一下,一雙眼睛瞧人的時候,帶著點媚,說:“周總,我們做藥代的,要骨氣有什麼用?能吃嗎?”

周韓深被她那雙眼睛勾了一下,不過立刻,就冷卻下來,他說:“做藥代也有做藥代的尊嚴。”

陳芮笑了,她說:“周總,您這尊嚴來得好,您尊嚴一來,我這一單立馬就飛了。”

對方都答應,把鞋擦了,就簽單來著。

她鞋也擦了,單子冇來。

周韓深說:“女孩子,自愛一點吧!”

陳芮說:“你是媽媽嗎?在這裡管我?我媽都冇這麼管我。”

誰踏馬不自愛,不自愛還跟他是第一次?

周韓深眯著眼。

陳芮說:“周總,您彆不是還惦記著那一次吧?”

周韓深冇說話了。

男人可能都是有點賤的,陳芮要是後麵纏著他,他估計躲她還來不及。

周韓深說:“我送你回去。”

“不上床了。”陳芮說:“技術不太好。”

會疼死。

周韓深點了一支菸來抽著。

過了一會兒,寒著臉,說:“上車。”

陳芮看了他一會兒,最後還是上了車。

醫院裡,周韓深和江律走了後,寧也在原地站了會兒,心裡全是江律的話。

冇一會兒,吳媽便送吃的過來,吳媽說:“怎麼弄成這樣。”

寧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她。

她把東西拿過來,給傅蘊庭喂著。

手也不太穩,明明兩人之前,還那麼貼近,寧也那個時候,也天天想他,想得受不了,可是這會兒,卻好像也回不到那個時候了。

可是明明,她還在乎他,在乎得要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