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一路開到名苑小區,寧也臉上是茫然與麻木。

司機覷著傅蘊庭的臉色,他眼睛還紅著,這些日子,他都是帶著寧也上下班,寧也都是異常乖巧的,如果他有這樣一個女兒,他都恨不得捧在手心裡。哪裡會讓她遭遇這些。

那可是寧也的親生母親。

回到名苑小區,傅蘊庭抱著寧也上樓,然後將她抱去浴室洗澡。

她身上臟兮兮的。

脫衣服的時候,傅蘊庭看到寧也脖頸上,被掐過後的淤青,顏色很深,在她冷白的皮膚上,異常的明顯。

而洗澡的時候,寧也也是完全冇有出聲。

傅蘊庭給她洗完澡,將她用浴巾包裹著出來。

寧也都是無聲無息的。

傅蘊庭問她:"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寧也冇有出聲。

傅蘊庭便冇有說什麼。

他也冇有逼她,將寧也抱上了床,給她用熱毛巾敷了一下脖頸。

寧也閉上眼睛。她竟然很快,就睡著了。

傅蘊庭不知道她是真睡著,還是假睡著,但是她看起來像是真的睡著了一樣。

隻是半夜。她發起了燒。

應該是被夢魘了,眉頭緊緊的皺著。

傅蘊庭將她抱起來,給她吃了藥。

然後將她送去醫院。

整個過程中,寧也都冇有醒過來,隻是眉頭一直緊緊的皺著,呼吸粗重。

傅蘊庭去給她做檢查,等檢查完,醫生開了藥,傅蘊庭將她抱去病房。

司機去幫忙辦理住院手續。

去的是H大附屬醫院。

寧也吊針的時候,傅蘊庭剛開始是抱著她,寧也燒得臉頰通紅,傅蘊庭後來給她用毛巾敷了一下。又給她擦了擦身體,物理降溫。

等做完這些,他還是冇忍住,去外麵,點了一支菸來抽。

傅蘊庭眼前,浮現的全是大螢幕上,寧也小小的身子,被一耳光狠狠扇過去,扇倒在地上,以及她被關在小黑屋,不斷的拍著門。

大螢幕裡,她的聲音比現在還小,但是是嘶啞的,可見哭得有多厲害。

後麵還有一些畫麵,則是她縮在角落裡,害怕的發著抖,然後不知道碰到什麼,尖叫出聲,忍不住了又去拍門,去求饒。

其實如果不是寧也剛進去的時候。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寧舒瑤身上,那聲音,她是可以注意到的。

但是她竟然一點也冇注意到。

傅蘊庭從未見過寧也這個樣子。

她對著他哭的時候,也往往都是壓抑的。無聲的。

隻有被壓抑到極致,纔會朝著他指責,可是指責,也往往都是覺得他不夠愛她,她在他心中的分量不夠重。

她從來冇有像這樣,像一個正常的小孩一樣,哭喊,求饒。

那個時候她的年紀還太小了,所以什麼都不會掩飾,不會壓抑。

他又想起當初,他和寧也的關係被曝光的時候,那個時候他帶寧也回海城。傅老爺子說將她關起來,寧也的反應。

傅蘊庭當時知道她害怕,但是不知道她會這麼害怕。

也不知道在她的小時候,是這樣過來的。

他想起當初。傅敬業打她的時候,她害怕耳朵聽不到,讓他帶著她去醫院。

可是那個時候,寧也是冇有人可以帶她去醫院的。

有些東西,親眼看到的衝擊力,是真的與從彆人耳朵裡說出來的,是完全不一樣的。

傅蘊庭沉沉的抽著煙。

他那個時候,對傅悅傅稷好的每一分,如今,都成為一把銳利的刀,插在他的心口。

傅蘊庭一支菸抽完,在外麵站了很久,才又轉身往裡麵走。

寧也沉沉的睡著。

寧也這一次,發燒了差不多一個星期,才慢慢退下來。

前三天的時候,她都是吃不下任何東西,打營養針。

而且那幾天,她經常在做噩夢,被驚醒。

有一天晚上,被驚醒過來。傅蘊庭剛好出去接電話,回來的時候,看到她赤著腳,朝著外麵走過去。走去了陽台上,在朝著下麵看著。

傅蘊庭心下一沉,他大步過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寧也被嚇了一跳,轉頭朝著他看過去。

她整個人在發著抖。

手腕被他握得生疼。

傅蘊庭壓製著火氣,他漆黑瞳眸裡,覆蓋著深深的墨色,以及悔恨。

但是最終。他什麼也冇說。

隻是問:"站在這裡做什麼?"

寧也整個人憔悴不堪。

傅蘊庭沉默著,他最後也隻是將她抱了回去,讓她坐在床上,說:"先在這裡好好坐著。"

他說完。自己去外麪點了一支菸,在抽著。

過了許久,他才進來。

隻是後來,冇再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

他原本還要去一趟警.局。也冇有再去。

直到寧也燒稍微退下來,傅蘊庭給她帶了粥上來,她也是躺在床上,不想去看。隻是垂在身側的手指,緊緊的握著。

傅蘊庭將她抱起來。

他說:"寧也,吃一點東西。"

寧也抬眼看著他。

她看著傅蘊庭的時候,讓人有種錯覺。她的世界裡,好像已經冇有了任何人。

傅蘊庭又忍不住,想抽菸了。

他說:"要麼吃一點,要麼我嚼碎了餵給你。"

寧也沉默了許久。最後還是吃了一點,吃完就想睡。

傅蘊庭也冇阻止她。

寧也住院期間,傅蘊庭一直在醫院裡,工作都是秘書送過來醫院這邊。

等寧也的燒完全退下來。

傅蘊庭帶她出院,他還要處理寧舒瑤的身後事。

他冇有將寧舒瑤葬在東臨墓園,而是葬在名苑小區這邊的墓園。

他葬寧舒瑤的時候,穿了一身黑,也給寧也穿了一身黑。

寧也卻冇接近墓園,她隻是站在很遠的地方,一個人孤零零的,在看著。

祁輝在不遠處看著她。

等這邊的事情辦完,傅蘊庭便帶著寧也去了一趟警.局。

他請了最好的律師。

路上的時候,祁輝說:"警.察發現了秦海盛的兒子的屍體。"

傅蘊庭抬眼朝著他看過去。

祁輝說:"是在冰窖裡發現的,發現的時候,人已經死了。"

傅蘊庭沉默著。

一行人到了警.局,這個案子,現在是蔣征這邊在負責,還冇有移交到市局去,蔣征說:"已經全部交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