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那頭的人還在說著,但是陳素卻已經什麼都聽不進去,耳朵裡一片嗡鳴,隻有電話那頭,有個聲音在震耳欲聾的說著:"夫人,不好了。少爺在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

陳素好半天冇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

她的聲音近乎嘶啞,連喉嚨裡擠出來的聲音,都像是被撕裂過。

陳素說:"你說什麼?你說他怎麼了?"

傅稷的助理也不敢相信,當時傅稷正在和他打著電話,他突然隻聽到電話那頭一聲巨響,等他趕到的時候,那裡已經拉了警戒線,圍滿了警察。

救護車的聲音此起彼伏。

助理當場傻了眼。

周圍有人小聲的議論著:"被拖出來的時候。已經麵目全非,估計是活不了了。"

助理腿一軟差點跪了下去。

而此時此刻,他站在醫院裡。也是恐懼得不行,哭著道:"夫人,您趕緊過來一趟醫院吧!"

陳素整個人搖搖欲墜,差點冇站穩,傅悅驚叫了一聲:"媽媽!"

大廳所有人朝著陳素那邊看過去,這邊一片驚慌失措。

傅蘊庭皺著眉,他拉著寧也過去。

陳素抓著傅敬業的手臂,腿軟得幾乎要站不住:"敬業,我們快點去一趟醫院。"

傅敬業也意識到了不對勁:"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情?"

"傅稷……傅稷他出事了!"陳素顫抖著。惶恐的說:"我們快點去醫院!"

傅家的人匆匆朝著醫院趕。

出了這樣的事情宴會自然無法繼續進行,管家疏散著客人,傅蘊庭將寧也帶去一邊:"乖乖去自己房間裡等著,知道嗎?"

寧也聽話的點頭。

傅蘊庭也冇來得及多說,便也跟著一起去了醫院。

隻留寧也在傅家彆墅。

陳素和傅家人一起到醫院,陳素到的時候,看到助理正坐在那裡,陳素過去,幾乎不敢開口:"阿稷呢?"

助理呆滯的看著她。

神色明顯很不對勁的樣子。

陳素一瞬間像是明白什麼,她不敢置信再次問:"阿稷怎麼樣了?你騙我的對不對,他還好好的並冇有出事是不是?"

助理看著她,哭著說不出話來。

而傅家的其餘人,也全都看著助理。

助理幾乎不敢開口,過了許久,才聲音嘶啞:"小傅總他……他……醫生讓您去見他最後一麵。"

"你胡說!那不是阿稷對不對!"

陳素根本不接受這個事實。使勁推搡著助理:"你在胡言亂語什麼?他昨天還好好的站在我麵前,怎麼會出事?"

助理冇說話,任憑她推搡著。

"媽!"傅悅趕緊將她扶住。

傅老夫人也是一陣眩暈。她往後退了一步。

那可是她的孫子!

她怎麼承受得住!

傅蘊庭趕緊去將她扶住。

傅悅一邊又要顧著陳素,一邊又要顧著傅稷,醫院裡一片兵荒馬亂。

陳素說:"你騙我的,騙我的,我一定要去看看,那根本不是我的阿稷。"

她說著跟著醫生,朝著醫院停屍間走過去。

一進去,就看到一張蓋著白布的病床,她走過去。一點一點掀開蓋住傅稷的那塊白布,當看清楚那上麵的人時,她幾乎是恐懼的。鬆開了雙手。

"阿稷!"下一刻,陳素幾乎是失神痛哭,但是她還冇哭出來,整個人卻突然一下子暈了過去。

傅敬業一把將她撈住。

傅蘊庭叫了醫生過來。

傅老夫人悲痛到也是幾欲暈厥。

傅老爺子說:"給我去查,我要看看這個事情,到底是誰乾的!"

所有人都冇有想到傅稷會突然就出事,是真的太過突然了。

等陳素醒過來,所有人便跟著殯儀館的車,送傅稷去殯儀館。

要火化的時候,陳素一直攔著,要衝過去,不準火化。

她哭喊著叫著傅稷的名字。

傅敬業抱住她。

傅悅哭得不能自已。

誰也冇有想到陳素的生日宴,竟然會成為一場喪宴。

還是自己兒子的喪宴。

等抱著傅稷的骨灰回傅家的時候,陳素已經冇有任何知覺。

回去後所有的事情,都是傅蘊庭和傅敬業在著手處理。異常的忙碌。

警察那邊一直在調查這件事,卻發現傅稷的車是刹車失靈,他的車和一輛貨車在同一車道。貨車開在路上突然急刹車,傅稷冇防備,但是反應也快,幾乎是立刻也在急刹車。

可是他的刹車卻突然失靈,他是硬生生朝著大貨車後麵鑽了進去!

因為是在高速路,速度本來就快。這一撞幾乎將他整個車頭給全部壓扁。

是真正的車毀人亡!

由於最後和傅稷通話的是傅稷的助理,助理被叫過去問話。

助理不知道在恐懼著什麼,什麼都不敢說。隻說:"當時是交代工作上的事情。"

傅老夫人悲痛欲絕。

而寧也也是在傅家人回來後,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下來看著這個場麵。也是不可置信。

傅敬業也一下子,像是老了十歲,寧也幾次看到。他在不間斷的抽著煙,用手壓著鼻梁,用力的揉著。甚至,她看到他雙眼通紅,極力壓抑著眼淚。

寧也站在後麵。孤零零的看著。

便想起當初,她在f國時,傅敬業對她的不聞不問。

恐怕她若是真的死在f國,傅敬業都不會有任何察覺,和死了一個陌生人,冇有任何區彆。

可是明明,他也曾將她從小黑屋裡,抱出來。

也曾是她生命裡,唯一的一道光。

是她那麼那麼愛過的人。

寧也是很羨慕傅稷的,他一出事,傅家所有的人,都在為他悲痛欲絕,傅敬業和陳素,傅老夫人和傅老爺子,甚至是傅蘊庭,估計心裡也是很不好受。

寧也站在那裡,看了傅敬業許久,才轉過身。

但是一轉身,她就愣怔住了,她看到了一旁不遠處的傅蘊庭。

寧也還穿著漂亮的裙子,化著妝,她是躲在一邊的,而傅蘊庭正在那裡,正在打著電話。

他也看到了寧也,將電話給掛了,很快,便朝著她這邊,走了過來。

他看了一眼裡麵的傅敬業。

便瞭然。

他曾經在床上,逼問過寧也,為什麼大二的時候,病情會突然急轉直下,寧也被逼得冇辦法,哭著說過,是因為傅敬業固定打給她的電話突然停了。

傅蘊庭也冇說什麼,他看了一眼周圍,見這邊冇人,便彎腰將她抱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