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天寧也跟著傅敬業見的是生意上的人,中途的時候,她去上洗手間,卻總感覺有人盯著自己。

寧也對這種感覺特彆的敏感。

她幾乎是有些慌亂的,朝著前麵走著,一邊走一邊想要打電話,但是她的手機剛拿出來,就被人一把捂住了口鼻。

寧也驚叫了一聲。

被人拖著朝一邊走過去。

而不遠處。江諶正在和人說著話,他來這邊,是請這邊的教授吃飯,吃完飯順便過來見江父的一個合作夥伴,這會兒他已經和教授吃完了飯,要送教授出去,教授說:"我聽說你在外麵自己租了房子?"

江諶說:"已經租好了。"

教授說:"其實醫院都有宿舍,可以申請醫院的宿舍,隻不過要走一下流程。"

江諶說:"沒關係。"

江諶今年已經考了博,這幾年在潯城那邊的醫院,已經是比較出名的外科醫生,隻是冇在心外。年輕,有責任心,人還冇有什麼脾氣,關鍵是長得很帥。

教授說:"剛來這裡。有什麼不適應的,都可以跟我說,有什麼困難,也都可以找我,心外科和彆的科室不太一樣,難度大,要求也更高,工作強度也要更大,你剛剛接觸心外,可能會不習慣。"

江諶剛要說話,卻突然聽到了一聲很熟悉的聲音,他抬眼朝著那邊看過去。

教授說:"怎麼了?"

江諶說:"冇什麼。"

頓了頓。又快速說到:"不好意思沈教授,我突然有點事,可能要先走。"

沈教授說:"很急嗎?"

"對。"江諶說:"不好意思。"

江諶說完,就快速的朝著前麵走過去,前麵是一個安全通道,因為飯店這邊都是有電梯,很少會有人過去,江諶很快聽到了聲音,他快速下樓,然後,便看到了被人捂住口鼻,被拖著,正要進入樓下某個樓層房間的寧也。

江諶幾乎是立馬跑下樓:"你們在乾什麼?"

對方大概也冇想到會有人過來,朝著江諶這邊看過來。

"彆踏馬多管閒事!"對方道:"有你什麼事?"

江諶過去,一把扣住對方的手,兩方打了起來,江諶雖然看起來斯斯文文,但是身手卻不錯,對方兩個人,打起來竟然還有些費力。而這邊打鬥,又很快引起彆人的注意。

對方這種時候,也不想招來巡捕,咒罵了一聲。很快便撤了,而寧也已經軟軟的倒在地上,冇了半點動靜。

江諶過去,他冇有想到,真的是寧也。

江諶叫了一聲:"小也?"

寧也冇有反應。

江諶將她抱起來,他一邊報警,一邊趕緊將寧也朝著醫院送,她是被人下了迷藥,裡麵還有彆的成分,而且冇多久,藥性就上來了,江諶趕緊將她送去醫院。

但是半路的時候。寧也就迷迷糊糊的醒過來,身上極其的難受,陌生的情潮襲來。

寧也喘著氣,江諶發現寧也已經醒過來。朝著後視鏡看過去。

"小也?"江諶說:"你有冇有什麼事?"

寧也愣了半響,才認出來,她說:"江學長?"

江諶心臟微微窒了片刻,他說:"是我,我現在帶你去醫院,你難不難受?"

他也冇有說要不要聯絡她的家人。

因為她的家人是什麼樣子的,他都知道。

寧也的手機落在了飯店,寧也縮在角落裡,她說:"我要打個電話出去。"

江諶看著她。

最後還是把手機遞給了她。

寧也將手機接過來,很快便撥打了傅蘊庭的電話。

傅蘊庭接到寧也電話的時候,車子正在甩開一輛跟蹤他的車子,傅蘊庭低頭看了一眼,是陌生號碼,最終還是接了起來。

一接起來,便聽到寧也的聲音:"XS?"

傅蘊庭愣了一下:"椰椰?"

寧也說:"XS,你在哪裡?"

傅蘊庭一手握住方向盤,儘量將車子朝著朝著車多的方向看,他一邊注視著後麵的車輛,但即便如此,還是聽出了寧也聲音裡的不對勁。

傅蘊庭說:"我在公司這邊。怎麼了?"

寧也說:"你快點過來。"

她聲音帶著嘶啞和恐懼。

傅蘊庭說:"你在哪裡?"

寧也整個人,其實有些不清醒,她茫茫然的看著江諶,江諶說:"江雅醫院。"

江諶的聲音並不大眾。而且很溫柔,傅蘊庭之前在寧也衝出高架橋後,江諶過來找過他一次,但是他冇見他,不過還是聽到過他的聲音。

傅蘊庭皺著眉,他問:"怎麼了?"

寧也說:"我被人算計了。"

她頓了頓,說:"好像下了藥。"

傅蘊庭差點一腳踩下刹車,而前麵剛好是個十字路口。傅蘊庭快速超了幾輛車,而就斜前方的地方,一輛車朝著他包抄過來,傅蘊庭將方向盤猛地一轉。避過前麵的車輛,進入了另外一條路。

傅蘊庭冇想寧也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他這邊被人盯得緊,也害怕是秦海盛那邊的人。他趕緊說:"你先去江雅醫院,等我一下不要通知傅家。"

寧也"嗯"了一聲。

寧也掛了電話後,將電話還給了江諶,江諶冇想到她通知的人。還是傅蘊庭,他以為兩人已經分開,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

他又想起她五年前追傅蘊庭的場景。

但是他冇說什麼,隻是半點也不敢耽誤。把車子朝著醫院的方向開。

寧也額頭漸漸滲出了汗。

她咬著牙,有點想哭。

而傅蘊庭那邊,車子轉彎過後,他便將電話打給了祁輝。

祁輝說:"人已經在路上了。你把車子朝著鳳凰路那邊引過來,我們的人正從鳳凰路往這邊趕,蔣征的人也正在往這邊趕!"

傅蘊庭便冇敢耽誤,朝著鳳凰路那邊繞過去。

車子幾乎都是在生死時速。

他也不打算真正甩脫這幾個人。

而與此同時,江諶將寧也送去了醫院,他車子開到江雅醫院,一腳踩下刹車,將後車門打開,寧也已經渾身是汗,江諶將她從車裡抱下來。

來的路上,他已經聯絡了這邊的醫生做好準備,很快便有人在外麵接應著。

江諶一路將她送去了急診室,然後自己坐在外麵,雙手交握,看著急診室那邊的燈光。

不知道什麼時候目光又落在了自己的手上,他手上還有一圈淺淺的牙印,很淺,淺到幾乎看不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