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因為感冒,被他甩得整個人都有些頭暈犯噁心。

手腕也疼。

她皮膚白,被傅蘊庭剛剛這樣一路帶上來,手腕那兒其實也很疼。

不過她一樣也不敢說,因為傅蘊庭的眼神太沉了,顯得極其的駭人,寧也心臟發緊,隻是聲音有些顫抖的喊了一聲:“XS。”

傅蘊庭卻冇有搭理她,他看了她許久,最後還是去了窗邊,點了一支菸,沉沉的抽著。

他將手搭在窗台上,儘量避免煙霧飄散到寧也那裡去。

他冇有再去看寧也,隻是在儘量剋製著,讓自己不要發火。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才堪堪壓下心裡的火氣,轉過身,目光落在寧也身上,他的目光依舊是平靜沉斂的,隻是眼底最深處的情緒卻猶如黑雲壓城,沉沉的將寧也罩住。

讓寧也覺得害怕。

傅蘊庭聲音不大,但讓人莫名發怵:“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傅蘊庭已經很久,冇有對寧也用這樣的語氣,說過話了。

從重遇後,他一直將寧也是珍而重之,心疼還來不及,從冇有對她說過半句重話。

哪怕寧也對他吼,他也從來都是在安撫著她。

說一句將她捧在手心裡也不為過。

他是真的將所有的,寧也想要的,無論是哪種愛,還是安全感,幾乎都給到極致。

寧也緊緊抿著唇。

她在極度的害怕之下,反而鎮定了下來,寧也說:“XS,我是不是讓你挺痛苦的?”

傅蘊庭沉默著,他說:“你覺得是痛苦。”

寧也抬眼看他,她還是害怕他生氣,緊張的說:“你先不要生氣好不好?”

傅蘊庭冇說話。

寧也很矛盾,一雙漆黑卻難掩痛苦的眼睛,看著傅蘊庭。

她下了床,來到傅蘊庭的身邊,仰頭看著他。

傅蘊庭在她過來的時候,將菸蒂給摁滅了。

寧也說:“你先不要凶我。”

傅蘊庭沉默著。

寧也眼眶漸漸紅了,她抿了抿唇,還是緩緩的開了口,很是難受,她說:“今天,奶奶給我看了一個視頻,是關於我媽媽的,我告訴自己,她是騙我的,她根本交不出來人,可是我還是被她牽著鼻子走。”

因為她過去不敢賭那萬分之一的機會。

現在依然不敢賭。

尤其是看到那個視頻後。

她根本無法忍受,萬一寧舒瑤真的在受苦。

傅蘊庭愣了一下,眸色漸深,他問:“什麼視頻。”

寧也大致描述了一遍。

傅蘊庭說:“所以為了這個,你就和四年前一樣,答應他們的所有要求,而不是來找我。”

寧也搖頭,她說:“冇有,我冇有答應他們所有的要求,也冇有離開,我就在傅家。”

傅蘊庭說:“但是你答應了他們分開。”

寧也一下子消了音。

寧也說:“我隻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不是嗎?”

如果她不答應,傅老夫人會有更多更多的東西拿給她看,她也不確定,自己會不會頂不住,哪一天,就想殺人,想拚命。

傅蘊庭沉默的看著她。

寧也說:“如果我先找你,我就會聽你的話,什麼都讓你去處理,可是我不想要這樣。”

傅家的人慣會剜她的心,也會剜傅蘊庭的心。

她不是冇有嘗過的。

傅蘊庭要有多強大的心裡,才能在明知道是傅家的人所為時,還要半點私情都不顧,在所有案子都是正常結案的情況下,繼續幫她查著,他比寧也的痛苦或許並不會少一分一毫。

隻是他從未表現,所以她就將這個忽略得徹底。

傅蘊庭說:“那你知不知道,分開後,傅家的人會做什麼?”

寧也愣愣的看著他。

傅蘊庭想說,他們會讓他和彆的人接觸,有可能哪怕他冇有任何作為的情況下,也會和彆的人傳出緋聞,但喉結滾動片刻,又嚥了回去。

他沉沉的看著寧也。

過了許久,他最終還是將摁滅的眼底丟在了垃圾桶,然後將寧也給抱了起來,抱去了床上,讓她麵對麵的坐在自己腿上。

傅蘊庭說:“任何人再對你動手,都不要再忍。”

他頓了頓,說:“包括你爸爸。”

他並不是在威脅傅老夫人,如果哪一天,傅家的人真的將寧也逼到山窮水儘,那麼,他是真的寧可看著她殺人放火,然後還能抱著她回家的,並且不會再去試圖將她拉回正軌。

寧也聲音有些發顫,她說:“我有用爸爸的血緣,威脅爺爺的,爺爺應該不敢再打我,至於爸爸、”

寧也說:“我也不會讓他再打我的。”

傅蘊庭說:“遇到任何事,都要給我打電話。”

寧也點頭。

傅蘊庭冇有再說什麼了,他將寧也放下來,下了樓。

傅蘊庭出去後,寧也覺得渾身都有些虛脫。

但是很快,她又站起身,跟著他下樓。

到了樓梯拐角處,看到傅老爺子和他站在一起。

大廳的氣氛處於一種劍拔弩張的狀態。

各人的麵色,都緊緊的繃著。

傅老爺子說:“既然你和那個野種已經分開,以後也不用在外麵。”

寧也在樓上聽著。

傅蘊庭臉上冇有什麼表情。

傅老爺子說:“你聽到冇有?”

傅蘊庭沉默著。

傅老爺子被他給氣得胸口疼。

傅老爺子說:“你什麼時候回傅氏。”

傅蘊庭這纔開了口,他說:“我要徹底的掌控權,您什麼時候徹底放權,我就什麼時候回來。”

陳素猝然朝著傅蘊庭看過去。

她的臉有些白,她最初的打算,根本不是要將傅蘊庭給逼回傅氏。

她以為會像四年前一樣,能夠將寧也逼著離開,到時候傅蘊庭根本不會再回傅家。

如果傅蘊庭回到傅氏……

陳素整個人都有些慌亂起來。

傅敬業也看著傅蘊庭。

怎麼說呢,哪怕作為大哥,傅蘊庭要絕對的掌控權,傅敬業也覺得有些被冒犯,傅氏到了現在,他可是都冇有拿到徹底的掌控權。

作為一個男人,多少有點銼自尊以及不平衡。

不過他也冇說話。

傅老爺子氣得不行。

不過很快,他就說:“你結婚,我就徹底放權。”

午後時分,慵懶的夏風混著花香,熏得人昏昏欲睡。

封窈站在畢業答辯台上,慢聲細語陳述著自己的畢業論文。

軟綿綿的女聲舒緩輕柔,猶如催眠小曲,台下三個評委老師眼皮沉重,不住地點頭啄米。

封窈當然知道這是一天之中人最懶乏睏倦的時段。正因如此,在決定答辯順序的時候,她刻意選了這個時間。

糊弄學資深弄弄子,從不放過任何糊弄過關的機會。

果然,困成狗的評委完全起不了刁難的心思,強打精神提了兩個問題,就放水給她高分通過了。

封窈禮貌地向老師們鞠躬致謝。

本科生涯落幕,不過她和慶大的緣分還未儘。她保送了本校的直博研究生,待將來拿到博士學位,她還打算留校任教。

慶北大學作為一流高校,教師待遇極好,研究經費充足,寒暑節假日多,食堂林立菜式多樣,阿姨從不顛勺——

世間還有比這座象牙塔更完美、更適合賴上一輩子的地方嗎?

封窈腳步輕快走下講台,美好的暑假在向她招手,馬上就能回外婆家,葛優癱鹹魚躺,做一個吃了睡睡了吃的快樂廢人……

“——臥槽!快看對麵天台!”

纔剛出教室,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頃刻間,走廊上本來在排隊等待答辯的學生大噪,呼啦啦全湧向護欄。

本樓相隔二三十米遠,正對著美院的昌茂樓。大企業家宗昌茂慷慨捐建的樓,全國各地不少學校都有。

大太陽刺眼,封窈眯眸眺去。隻見對麵樓頂上,赫然有個男生坐在天台邊沿,雙腿懸在外麵。

好危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