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問這個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有些害怕的狀態。

她害怕寧舒瑤的事情,真的是傅老夫人一手安排,她生的那場病,還有那場大火,也害怕她是真的已經死了,就死在傅老夫人手上。

那麼她和傅家,就真的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冇有辦法眼睜睜的看著她還好好的活著。

可是如果她真的這樣,傅蘊庭真的會站在她這邊嗎?

哪怕傅蘊庭說過,如果真的是傅老夫人所為,她可以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可是他也說過,他會非常的難過與痛苦。

傅老夫人不管對不起誰,可是她從未對不起傅蘊庭。

寧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去取捨。

傅蘊庭沉默著,說:“不管是不是巧合,我都會繼續查下去,但是不可以再去找彆人去查這個案子,知不知道?”

他是還在在意,她之前找蕭梁去查案子的事情。

寧也悶在他胸膛裡,說:“我知道了。”

她粘著他很緊,說不出來的不安

她再次問:“XS,我媽媽她還會活著嗎?”

這個問題傅蘊庭無法回答她。

其實對於傅蘊庭來說,他當然不希望寧舒瑤還活著,一個人,如果得了這種病,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成了個活死人,可是這些年,卻冇有過來找自己的女兒,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要麼是這個女人鐵石心腸,並不像之前他們所聽到的傳言那樣,在乎自己的女兒。

甚至有可能,那一場假死,也不過是她的自導自演。

當初她綁架傅悅,冇有傷害傅悅,也未必真的是因為寧也被傅家的人拿捏,而是因為彆的原因。

要麼就是還活著,可是她無法脫身,不僅無法脫身,甚至可能每一天都活在地獄裡。

而不管是哪一種可能,對於寧也來說都是相當的殘忍。

如果是第一種,那麼寧也會對感情徹底的失望,她的感情世界會徹底崩塌,她不會再相信任何愛,哪怕是她一直認定的血緣關係。

那將成為摧毀她感情世界的最後一擊。

她將永遠不會再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會有人愛她的。

如果是第二種,寧也也好不了多少,一個人如果這樣活了將近二十年,即便是不死也早就已經成為一個瘋子。

寧也往後麵對這樣一個人,每一天都會被痛苦淹冇。

所以哪怕傅蘊庭一直在竭儘全力去查這個案子,甚至很多東西都是他親自在跑,所有案子都是他親自在看,可實際上,他是並不希望,寧舒瑤還活著的。

隻有當初這兩個案子,都是正常結案,對於寧也來說傷害纔是最小。

其他的任何情況,對於寧也來說,都會存在著不可逆的傷害。

可是即便是這樣,他還是在查著,無比用心的查著。

並冇有一絲一毫,在敷衍她的意思。

她當年,那麼艱難,連衣服都不敢買,全用來找了私人偵探,生活上的拮據,傅蘊庭替她收拾東西去名苑小區的時候,便看得清清楚楚。

可見寧也有多麼想要寧舒瑤還活著。

所以傅蘊庭沉默片刻,依舊說:“我會儘快把這件事查清楚。”

寧也過了好一會兒,她說:“我想要找奶奶談談。”

傅蘊庭問:“想要找她談什麼?”

寧也說:“有些事情,我想當麵問問她。”

她當年,很多事情,都是被傅老夫人牽著鼻子走,被傅老夫人一步步逼到最後,關於寧舒瑤的事情,她想要再一次,親自問問,寧舒瑤是不是還活著。

傅蘊庭想了想,說:“我打電話約一下她。”

傅老夫人接到傅蘊庭的電話,倒是很驚訝,寧也竟然還會親自約她見麵。

傅老夫人也冇有不見的道理,兩人約了時間。

兩人約見麵的那一天,傅蘊庭親自送她過去。

但是他冇下車。

他將寧也抱在腿上,想了想,說:“除了問你想知道的結果,不用管她說的話。”

寧也抱住他的脖頸,眼眶有點紅紅的,又有一點害怕,過了很久,她說:“我不會在意的,XS,不管她說什麼,我都不會再被她影響。”

傅蘊庭揉了揉她的頭髮。

寧也又抱了很久,才下了車。

傅蘊庭冇跟著一起去,有些東西,傅蘊庭在場,傅老夫人說出來的東西,可能並不會一樣。

寧也隔著遠遠的,便看到了傅老夫人,這讓她想起當初在潯城的時候,傅老夫人約她見麵的場景,那個時候她害怕且恐懼。

傅老夫人第一次用寧舒瑤的生死來拿捏她,她在那樣的情況下,連反抗的餘地都冇有。

寧也很快,便到了傅老夫人麵前。

傅老夫人是和陳素一起過來的,陳素在外麵,並冇有進來。

傅老夫人現在看到她,滿腦子,都是傅蘊庭在停車場,抱著她的畫麵。

像什麼樣子!

一個XS,和自己哥哥的女兒,走到一起!

傅老夫人根本無法冷靜,如果不是因為傅蘊庭四年前,做得太絕,她現在有一萬種辦法,讓寧也悄無聲息的,離開海城。

傅老夫人說:“你想和我談什麼?”

寧也看著她,過了一會兒,說:“我隻是想知道,我媽媽是不是真的還活著,你把她藏在了哪裡。”

傅老夫人原本是告訴傅蘊庭,寧舒瑤已經死了,不過她覺得陳素說得對,她不能讓寧也知道,寧舒瑤到底是生是死,如果不知道,那麼她就永遠有能拿捏寧也的地方。

傅老夫人說:“你憑什麼覺得我會告訴你?”

寧也說:“奶奶,當年那場大火,是不是傅家的人安排的?”

傅老夫人臉上透著威嚴,哪怕寧也綁架過傅悅,可是她依舊對寧也很是輕蔑。

她以為她綁了傅悅就很能耐了麼?如果不是傅蘊庭護著她,她早就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傅老夫人說:“我說過讓你離開蘊庭,你並冇有做到。”

寧也都被她氣笑了,她離開了快五年可是得到的結果是什麼?

寧也說:“奶奶,我告訴過你的吧?如果我冇有辦法確認我媽媽是不是活著,我不會放過傅家的任何一個人。”

她仔細的看著傅老夫人,說:“小叔在幫我查我媽媽的案子,他知道所有的一切,你有冇有想過,讓他去查自己的母親,他是什麼心裡,我隻是想要一個答案。”

午後時分,慵懶的夏風混著花香,熏得人昏昏欲睡。

封窈站在畢業答辯台上,慢聲細語陳述著自己的畢業論文。

軟綿綿的女聲舒緩輕柔,猶如催眠小曲,台下三個評委老師眼皮沉重,不住地點頭啄米。

封窈當然知道這是一天之中人最懶乏睏倦的時段。正因如此,在決定答辯順序的時候,她刻意選了這個時間。

糊弄學資深弄弄子,從不放過任何糊弄過關的機會。

果然,困成狗的評委完全起不了刁難的心思,強打精神提了兩個問題,就放水給她高分通過了。

封窈禮貌地向老師們鞠躬致謝。

本科生涯落幕,不過她和慶大的緣分還未儘。她保送了本校的直博研究生,待將來拿到博士學位,她還打算留校任教。

慶北大學作為一流高校,教師待遇極好,研究經費充足,寒暑節假日多,食堂林立菜式多樣,阿姨從不顛勺——

世間還有比這座象牙塔更完美、更適合賴上一輩子的地方嗎?

封窈腳步輕快走下講台,美好的暑假在向她招手,馬上就能回外婆家,葛優癱鹹魚躺,做一個吃了睡睡了吃的快樂廢人……

“——臥槽!快看對麵天台!”

纔剛出教室,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頃刻間,走廊上本來在排隊等待答辯的學生大噪,呼啦啦全湧向護欄。

本樓相隔二三十米遠,正對著美院的昌茂樓。大企業家宗昌茂慷慨捐建的樓,全國各地不少學校都有。

大太陽刺眼,封窈眯眸眺去。隻見對麵樓頂上,赫然有個男生坐在天台邊沿,雙腿懸在外麵。

好危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