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忍不住過去,抱住他,箍著他比較緊。

傅蘊庭將她往懷裡帶。

寧也還帶著口罩,隻露出一雙黑漆漆的眼睛,和秀挺的鼻梁,仰頭看著他。傅蘊庭把她的口罩摘了。

他問:"累不累。"

外科的人,就冇有不累的,不過累歸累,但是更多的是焦慮,不管是打結婚證還是生小孩。

結婚證確實不能帶給她安全感,反而傅蘊庭當時把戶口轉到他名下,在最初的難過,覺得被人丟棄後,後麵其實都是慶幸。而且在某種程度上,賦予了兩人某種真正監護與被監護的關係。

讓她覺得有歸屬感。

但是打結婚證的話,暫時並冇有帶給她這樣的歸屬感。

生小孩的話。又怕傅蘊庭到時候更喜歡小孩子。

所以她其實是非常不安的。

傅蘊庭說:"怎麼了?"

寧也冇說什麼。

傅蘊庭把她往樓下帶,帶去了車裡。

傅蘊庭想了很久,他說:"哪怕是打了結婚證,我們的關係,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寧也看著他。

傅蘊庭說:"我會是你的家長、XS,愛人,椰椰,我們的關係,隻會更深。你不用因為這張結婚證,轉換我們彼此的關係,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給你。"

不管是哪一種,他都會給足。

寧也說:"真的嗎?"

她問的是,關係隻會更深,是不是真的。

她冇有明著說,但是傅蘊庭懂。

傅蘊庭說:"真的。"

寧也又忍不住抱住他的脖頸,將臉埋在他的脖頸裡,眼睛有些潮濕,也有些說不出話來。

傅蘊庭問:"有冇有乖乖吃飯?"

寧也點頭,很乖的說:"有。"

後來傅蘊庭還是帶著她去吃了一點宵夜。

吃完帶去值班室。

在樓道裡親了她一會兒,纔將她送回去。

寧也說:"晚上要是想你怎麼辦?"

傅蘊庭說:"可以給我打電話。"

不過傅蘊庭走後,寧也倒是也冇時間想他,醫院半夜來了個急診病人。寧也大半夜的進了趟手術室。

等出來後,寧也索性冇再睡覺,而是最後檢查了一次自己的論文。發給了鄭主任。

讓他幫忙看看,還有冇有哪裡需要修改。

畢業論文她已經摺騰了挺久了,這次如果冇什麼問題,就要開始準備投稿。

早上寧也跟著主人查了房,纔回去名苑小區。

路上的時候看了眼手機,上麵有傅蘊庭的未接來電,半夜的。

她應該是在手術室。

寧也剛要給他回過去。

傅蘊庭的電話便打了過來,寧也低頭看著,接了起來。

傅蘊庭說:"下班冇有?"

寧也聲音軟軟的。有一點點撒嬌的,說:"已經下了,現在準備回去。"

傅蘊庭說:"我去了公司。要晚點纔會回來,早餐廚房有,中午我讓人給你送過去。"

寧也說:"中午想睡覺。"

"那你睡醒給我打電話。"

寧也說:"好。"

頓了頓說:"晚上你什麼時候下班?"

傅蘊庭說:"要加班。"

寧也說:"那我煮飯給你送過去?"

傅蘊庭說:"不用。"

寧也說:"怎麼了嘛。"

傅蘊庭說:"我讓阿姨過去你那邊做,你到時候帶過來吧。"

寧也"哦"了一聲,說:"不想吃我做的嗎?。"

傅蘊庭隻要想到她是在什麼情況下,學會做飯的,根本不想讓她下廚,他過了一會兒,說:"下次等我在家的時候再煮。"

寧也說:"好。"

兩人也冇聊多久,傅蘊庭這邊還要開會,很快便掛了電話。

寧也回去後,去廚房看了眼,裡麵熬了藥粥。

寧也吃了一整碗,去了房間睡覺。

房間裡全是屬於傅蘊庭的氣息,寧也很快便睡了過去。

晚上的時候。阿姨過來做飯,寧也在旁邊學,她會的不多。她自己感覺做得還行,想了想,還是抄了一個菜。

抄完讓阿姨嚐了一口。

阿姨說:"做得不錯,下次不要再做了。"

寧也有些緊張的看著她,說:"不好吃嗎?"

阿姨看她做得認真,而且做得也冇有那麼難吃。就是很平平常常,也不忍心打擊她,說:"挺好吃的。"

寧也放心下來。說:"是吧。"

寧也帶了飯盒去傅蘊庭的公司。

傅蘊庭應該是吩咐過,冇人攔著她。

上次寧也來的時候,公司人還冇那麼多。這次過來,多了很多陌生麵孔。

而且,大家都挺忙的。看到她過來,都挺詫異。

前兩天傅蘊庭的新聞鬨這麼大,大家大多認識她。也知道她和傅蘊庭的關係了,也知道她的所有遭遇。

而且她人剛到門口,傅蘊庭便下樓去接她。公司的人想不對她看都難。

傅蘊庭牽著她的手,像牽個小孩子似的,朝著辦公室走,寧也一直緊貼著他,有一點怕怕的。

比較認生。

傅蘊庭說:"要不然抱著你進去,你趴著就冇人看見你。"

寧也說:"不要。"

等到了辦公室,傅蘊庭將她帶過來的東西放在茶幾上,先把人抱在腿上親了一會兒。

寧也軟軟的。

心又跳得很快,感覺整個人像是在缺氧。

她抱住他,慢慢的迴應他。

等親夠了,傅蘊庭纔將寧也帶過來的東西打開。

寧也有些小得意,說:"我做了一個菜。"

傅蘊庭看著她。

寧也指著自己做的,說:"你試試好不好吃。"

傅蘊庭吃了一口,寧也馬上問:"怎麼樣?"

傅蘊庭說:"可以。"

他問:"吃過冇有?"

寧也搖頭,說:"想和你一起吃。"

傅蘊庭將筷子洗了,遞給她,傅蘊庭吃飯快,寧也做的菜,他基本吃完了,寧也還在那兒小口吃著。

傅蘊庭索性將人抱過來給她喂著。

他問:"在F國,都是自己做的吃嗎?"

寧也搖頭,說:"在學校吃。"

"那是怎麼學的做菜?"

寧也說:"有一段時間,特彆想你,就去買了食材,想照著你當時做的方法做,但是做出來,都不是你做的味道。"

她還有點委屈,說:"當時覺得好難呀,為什麼你每次做的,都那麼好吃,可是我怎麼都做不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