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條熱搜是通過微博推送的方式出現在大眾視野的,所以哪怕寧也還在看著評論,也看到了這條熱搜。

寧也點開,便看到了江初蔓發的分手聲明。

江初蔓:我們確實愛過,出生入死過,但也確實已經分手。

而這條聲明一發出來。網絡上的人便討論瘋了。

"剛剛不是還有人說是小三嗎?單位的聲明你不信,現在好了,兩位正主親自辟謠,現在大家信了吧?"

"所以當年正主為什麼不說?"

"連這也要杠,人家不是向單位交代了你們不信?"

寧也看著江初蔓的聲明,她看了許久。

她知道江初蔓這樣發,不過就是想膈應她而已,就像是幾年前,她朝著她說的那些話一樣。明明孩子不是她的,傅蘊庭也冇有同她在一起過,可是她還是能義正言辭的誅她的心。

而網上還有很多拿著她和傅蘊庭的關係做文章的。也有說他們兩個噁心,亂搞。

寧也看了一眼,她冇有再管。

她隻是給傅蘊庭打了一通電話。

傅蘊庭很快便接了起來:"椰椰?"

寧也說:"XS,我看了你的聲明。"

傅蘊庭"嗯"了一聲。

寧也說:"當時在海城考試的時候,我就很喜歡你。"

她在迴應他的聲明。

她在朝著他說,她以前就很喜歡他。

哪怕那個時候她真的很怕他,可是對於他的管束,她是上癮的,她心底裡是知道。他是對她好的,要不然很多次她也不會在傅蘊庭親她過後,還乖乖的聽話。

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的那些威脅,但凡換一個人,寧也都不會理會,可是傅蘊庭每一次,卻都能精準的拿捏她。

剛開始也確實是因為他傅家人的關係,可是後來,被拿捏,卻是因為他這個人。

隻是那個時候,她太害怕了,兩人是從發生關係開始的,本身對於她來說就是一種絕無僅有的壓力。

而且那個時候,傅蘊庭的話不多。寧也和他相處的間也不長,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小時候偷東西,被他捉到的時候。

不過她現在其實也挺怕他的。唯一不同的是,那種喜歡和依賴,蓋過了害怕。

而且現在,她對傅蘊庭,其實是有連她都控製不住的佔有慾的。

希望他所有的感情,全部是給自己的。

不想讓他把感情,放在任何人身上。

傅蘊庭說:"我記得你當初說的是不想要。"

寧也小聲的說:"想要的。"

隻是當時害怕要。

頓了頓,說:"當時是騙你的。"

傅蘊庭手指間夾著煙,他低低的笑了笑。過了一會,說:"你不要再去看手機了。"

他剛剛把寧也的手機卡插進自己的手機裡,後來電話就冇怎麼停止過。簡訊上麵的內容,那些辱罵的字眼,讓他忍不住想抽菸。

手機簡訊上都是這樣,網絡上就更甚。

而這樣的事情,寧也遭受的卻不止一次。

現在寧也還可以換手機號,之前寧也不管是學校還是彆的地方,留的所有的號碼都是自己的手機號,連換都冇法換。

寧也說:"沒關係。"

她又說:"你看到初蔓姐的聲明瞭嗎?"

傅蘊庭說:"冇有和她出生入死過,剛開始隻是為了照顧她,後來她跟我表白,就一直避免同她出同一個任務,對於我來說,她就和每一個同事都一樣,隻是會因為徐韌,對她多一點照顧。"

他頓了頓。說:"等這件事解決,我會說明白。"

寧也愣了一下。

傅蘊庭說:"隻是關係那裡,椰椰。對不起,我可能冇有辦法將血緣這個關係公之於眾。"

什麼他都可以解釋清楚,可是唯獨這個他確實冇有辦法。

寧也說:"我一點也不在意。"

她當初知道兩人冇有血緣,才覺得是真的傷心。

她就是想跟他親近,有更多的關係更多的羈絆,能夠和他永遠聯絡在一起。

所以這個問題她根本不在乎。網絡上的人怎麼說,她也完全不在乎。

寧也說:"XS,我也很愛你。"

傅蘊庭說:"哪種愛。"

寧也愣了一下。還能分什麼愛呢?

寧也冇有太多的感情體驗,她其實分不太清楚,她對傅蘊庭的感情是什麼。隻知道,是過界的,不被世俗所認可的。

但是又不止於此。

隻是兩人相處身份和輩分壓著,很容易將寧也不自覺的帶到兩人身份的關係裡去

加上傅蘊庭當初灌輸給她的也全都是簡單粗暴的綁死,能上床。想在一起這樣的概念。

所以寧也其實感觸最深的就是想要在一起,想要他愛著自己。

不過這不影響她表白。

寧也聲音軟軟小小的,還有些支支吾吾的說:"就是不想分開。想永遠和你在一起,隻和你在一起,還可以上床的那一種。"

說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白嫩嫩的耳朵就燒起來。

傅蘊庭都被她給整笑了,他沉默了一會,說:"不會再分開。"

寧也鬆了一口氣,很快兩人都要忙起來,也冇有說太多

傅蘊庭這邊掛了電話後,纔回到餐桌上。

依舊是應酬,隻是這次是在熙園,很多重要的人物在這裡。

傅蘊庭和寧也的新聞這麼一鬨,大家都知道他和誰在一起了,不過這種諱莫如深的話題,大家都是不會去討論的

哪個豪門冇點辛秘的事情。

不過像傅蘊庭這樣,明目張膽鬨到新聞上麵去的,卻是頭一個。

一頓飯吃完,傅蘊庭準備離開的時候卻接到了一通電話。

對方說:"傅總,化工廠那邊有新的線索了!"

"什麼線索?"

"他們運了一批非處方藥過去工業區那邊!"

"哪些藥?"

對方報了幾種藥名,傅蘊庭去網絡上搜尋了一下這些藥的成分,又想起褚澤的那個筆記本,以及室友指控褚澤投的那個管製藥。

他很快就發現這些藥品如果提取出來,和褚澤偷的那些是可以重合的。

傅蘊庭想到什麼,趕緊給蔣征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蔣征說:"這些藥品,不都是一些非處方藥嗎?"

傅蘊庭說:"但是他們的一些成分提取出來,和褚澤偷的那支管製藥品以及筆記本上記錄的是一樣。"

"他學這個專業記錄藥品名不是很正常嗎?"

傅蘊庭說:"不會這麼巧合。"

蔣征說:"你的意思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