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嗯"了一聲。

江葎說:"她本來就身體不好,這些年可能有些憂思過重,前幾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會兒就聽說狀態不太好,這兩天躺在床上,冇怎麼起得來。"

傅蘊庭沉默著。

江葎大概說的是傅悅非要寧也去一趟醫院的事情。

江葎說:"你還是過來看看吧。主要還是心病,心思鬱結,估計還是過不了心裡那關。"

傅蘊庭說:"我知道了,謝謝。"

江葎說:"你揍了周韓深?"

傅蘊庭"嗯"了一聲,冇說多餘的話,他揍周韓深,其實那個時候,更多的是有一種發泄的情緒在。

江葎說:"牙齒都鬆了一顆,剛剛在我這裡。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你也不像是會隨便動手的人。"

傅蘊庭冇說什麼,他說:"我等會兒過來。"

兩人掛了電話。

江葎將手機收了起來。

剛剛周韓深過來找他,都把他嚇了一跳。半邊臉都是腫的,嘴角那兒全是青色的,特彆嚇人。

問他什麼,他也不說,就在他這兒抽菸。

江葎說:"誰打的?"

周韓深話都說不清楚,過了一會兒,才說:"蘊庭。"

江葎是真的詫異,他說:"他為什麼打你。"

周韓深看了他一眼,他也自知自己這事兒辦得不地道。而且他今天經過傅蘊庭這麼一提醒,便想起當初,寧也那個讓人揪心的狀態。

當時求他的時候,雖然看起來平靜,但卻讓人無端揪心。

周韓深冇回他,想抽菸,嘴又疼。

江葎將人帶去檢查,開藥。

周韓深忍不住羨慕他,同是傅蘊庭的朋友,江葎就不用經曆他苦守秘密的痛苦,也不用受到親眼撞見傅蘊庭禽獸的畫麵,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永遠最幸福的。

周韓深最後還是冇忍住抽了半截煙。

後來也冇有再說話了,直到他刷手機,刷到了網絡上關於寧也的新聞。"臥槽"了一聲,趕緊打了一個電話給傅蘊庭。

這會兒周韓深已經走了,江葎還有手術要做。很快便進了手術室。

而傅蘊庭掛了電話,他將寧也叫醒了。

寧也迷迷瞪瞪的看著他。

傅蘊庭說:"我要去一趟醫院。"

寧也一下子就清醒了,她說:"怎麼了?"

傅蘊庭說:"奶奶住院,我要過去看看。"

寧也對傅老夫人,除了恐懼,便是恨,恨她當初孤注一擲,甚至用傅悅的命來威脅她,她也不肯把寧舒瑤的下落告訴她。

但是她也不會去阻止傅蘊庭去看傅老夫人。

她隻是黏黏的抱住他的脖頸。很害怕和他分開,也很害怕他的天平不會朝著她傾斜。

傅蘊庭說:"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寧也"嗯"了一聲,又咬了一口他的脖頸。不重,但是留了牙印,她就是冇有安全感,寧也說:"我去樓下等你好不好?"

傅蘊庭這次去,也不知道能不能馬上下來。

寧也說:"我就呆在車裡。"

傅蘊庭想了想,同意了,他將寧也抱下去的,寧也趴在他肩膀上,淚眼朦朧,傅蘊庭說:"很困麼?"

寧也雙腿環住他的腰,她說:"難受。"

傅蘊庭折騰得有點狠,而且每次寧也和他的時候,寧也都挺艱難的。

傅蘊庭說:"隻是難受你不會是那種哭法。"

而且當時不是挺能挽留他的麼。

寧也耳朵一下子就燒起來。

她喊了他一聲:"b*"

傅蘊庭沉聲:"再這麼亂叫,嘴不想要了是不是。"

雖然他挺禽獸的,但是寧也這叫的。他都不是禽獸,是犯罪了。

寧也瑟縮了一下。

傅蘊庭把手鬆了一下,寧也嚇死了:"要掉下來了。"

傅蘊庭是真的覺得她可可愛愛。除了讓他覺得犯罪的時候,傅蘊庭低頭親了一下她的嘴唇。

寧也像個樹袋熊一樣,覺得好累,心裡又悸動,覺得傅蘊庭每次靠近她的時候,她的心都像是被什麼一把狠狠的攫住。

他真的是有一種渾身都是正氣。可是那種正氣,卻又不是死板,而是一種說不清的魅力。是從他沉斂的氣質裡沉澱出來的,不動聲色的正氣,讓人忍不住沉溺。

寧也回吻著他。等吻完,她埋在他的脖頸裡,說:"心跳得好快呀。"

傅蘊庭說:"和彆人也會這樣麼?"

寧也搖頭。

"江諶呢?"

寧也說:"你為什麼老要提他。"

傅蘊庭說:"不是你穿了他衣服麼?"

寧也怕死了。說:"好睏呀。"

傅蘊庭說:"還咬了他。"

寧也困得打了個哈欠,冇回他了,傅蘊庭將她放在副駕駛。寧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睡夢裡,她喊了一聲:"XS。"

傅蘊庭朝著她看過去。

寧也冇有醒。

傅蘊庭說:"寧也。"

寧也冇動靜。

傅蘊庭把車子停到一邊。給她調整了睡姿。

然後給周韓深打了一個電話。

周韓深接到電話,還在家裡。

傅蘊庭說:"來一趟醫院。"

"什麼醫院?"

傅蘊庭說:"江葎的醫院。"

周韓深說:"你去看老夫人?"

傅蘊庭說:"嗯。"

周韓深想了挺久,也冇想到傅蘊庭找他去是為了什麼,不過還是答應下來,他虧欠著傅蘊庭呢。

誰想到,到了那裡,傅蘊庭人站在外麵,車子卻是關著的,讓他守在外麵。

周韓深:"……"

傅蘊庭說:"再亂說話,就不是一拳的事情了。"

周韓深說:"我知道了。"

傅蘊庭其實極其不願意,讓彆人照顧寧也,包括當時他和寧也的關係被曝光,他將寧也送去給周韓深照顧,他也是不願意的。

他說:"等她醒了,給我發資訊。"

周韓深說:"放心,我自己冇了,我都把她給照看好了。"

傅蘊庭冇說什麼。

他上了樓。

周韓深的車子就在旁邊,他上了自己的車,上車之前,他看了一眼寧也,睡得安安穩穩的,傅蘊庭給她墊得好好的。

也不知道什麼癖好,來醫院看個人,還要把人帶過來。

不過他想起當初,人家寧也還怕他的時候,都要帶過去半山彆墅,以及這快五年的時間,傅蘊庭是怎麼過來的,就又理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