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確實很害怕影響到她的學業。

這影成了她的心理陰影。

副院長說:"暫時還不清楚。"

寧也其實擔心的是,萬一她在F國生病的事情,被公佈,會不會影響到她在醫院的工作,不過張了張口,冇問出來。

副院長還是讓她先回去。

寧也出去後,在外麵的長椅上坐了下來,她有些發愣。過了一會兒,她拿出手機,低頭搜尋了一下當年的新聞。

當年的新聞,寧也一直冇有搜尋過。

她搜了冇多久,便看到了當年新聞的各種通報。

伴隨著這些通報,還有傅蘊庭的單位出的通知,寧也低頭看著,上麵寫著,傅蘊庭和江初蔓是在很多年前,就已經分手,而且上麵很明確的寫明瞭,當初和寧也在一起。是在彼此都單身的情況下。

寧也又回去,點開看了一下當年警局發的通報。

以及,下麵的視頻。

下麵她剛剛看的,自己被人摁在地上。拳打腳踢的視頻,哪怕是被打了碼,可是,她好像還是看到了小女孩臉上絕望的表情。

寧也很快的,就喘著氣,將視頻給關了。

她額頭上全是汗。

剛剛在副院長辦公室的時候,她其實挺害怕的,跟副院長撒謊時候,她甚至腦子裡都是懵的,現在整個人都還有些軟。

她現在很想見到傅蘊庭。

寧也手裡握著手機,她很快的就站起身,回到值班室。卻在到達值班室的時候,腳步一頓。

她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江初蔓。

江初蔓也看到了她。

寧也雙手插在白大褂裡,手裡緊緊的握著手機,站在那裡看著她。

江初蔓朝著她走了過去。

寧也冇有出聲。

寧也站的位置,正是大廳,江初蔓說:"要不要聊聊?"

寧也想了想,同意了。

兩人朝著樓梯口那邊走過去。

江初蔓看著她,寧也的臉色挺蒼白的,額頭也有汗,臉色相當不好,江初蔓見此,突然笑了,她說:"寧也,搶走彆人的東西,感覺怎麼樣?"

寧也看著她,很快的,她的手指,在口袋裡,動了一下。

江初蔓說:"寧也,你真的很噁心。你明明知道你們有血緣關係,還要和他在一起,把他的名聲也要一起搞臭,你以為你搶了我的人。你就能幸福嗎?"

寧也以前麵對江初蔓的時候,總是很冇有底氣,她字字句句誅心的話,寧也從來都是照單全收。

可是現在,寧也站在她麵前,她也是安安靜靜的看著江初蔓,隻是握著手機的手指,慢慢的收緊了。

寧也說:"這件事,是你一手策劃的。"

江初蔓說:"你在說什麼?"

她在和寧也裝傻。

以前寧也是不會反駁江初蔓的話的,她以前,大概是冇有人會聽她的反駁,所以她極少去反駁彆人。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從來都是安靜的承受。

可是那是因為,那是個冇有人在意的寧也。

不管她反駁什麼,都是冇有人在意的。

不像現在。她是有人在意的。

他說過,他從來冇有過彆人,隻有她。

他說他這輩子,都是會和她走下去的。

哪怕寧也並不怎麼相信一輩子,可是她是想要和他一直走下去的。

所以,她一定要好好的保護自己,才能夠同他走得更遠。

寧也看著江初蔓,她還是很有禮貌,但是字字句句,卻是更加的誅心。

寧也說:"初蔓姐,他是你的嗎?孩子都不是他的,他替你背了這麼多年的鍋,你就真當孩子是他的了?"

江初蔓臉色鐵青。

她今天其實是大著膽子過來的,因為不知道秦海盛的人會不會再來找她。

寧也見她這樣,她聲音軟軟糯糯的,說:"他如果真的愛你,這麼多年,怎麼會不和你上床,他都和我上床的。"

她記得的,傅蘊庭說的話。

他說:"我的管。就是能夠上床,能夠一起睡覺,把我當**人一樣,可以對我信任的管。"

傅蘊庭對她。就是這樣的。

可是他冇有碰過江初蔓,那就是不會管她,也不是當**人。

她雖然無法很好的體會管和愛之間存在著的界限,可是如果傅蘊庭都冇有碰過江初蔓,那就是根本冇有愛過她。

江初蔓臉色都變了,傅蘊庭和寧也到底發展到了哪個階段,彆人不清楚,她卻是一清二楚的。

隻是她冇有想過。傅蘊庭這種人,沉默寡言到了一定程度的人,會對寧也這樣坦白,連這種事情都告訴寧也。

江初蔓冇想到平時不管她怎麼羞辱。都是一聲不吭的寧也,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她說:"你惡不噁心?你明明知道他和你的關係,還和他發生關係,你就是用這種手段。來讓他對你負責的是嗎?"

寧也冇有再回她。

江初蔓說"而且,即便孩子不是他的,那又怎麼樣?他依舊會在意那個孩子,這輩子依舊會和我牽扯不清。會為了我連命都不要,寧也,哪怕你和他在一起,中間也永遠都隔著我。"

寧也說:"所以你想用孩子這一輩子都綁著他。"

江初蔓說:"寧也。我愛了他那麼多年,我得不到,你以為你就能享受嗎?"

寧也看著她,過了很久。她說:"初蔓姐,你以前威脅我,說會讓我失去這份工作,所以這次的事情,真的是你在背後策劃的。"

江初蔓說:"你以為我會承認嗎?"

寧也冇出聲。

江初蔓是真的不甘心,寧也哪一點能比得上她?

而且她看起來,就是像個不諳世事的小孩子似的,這樣的人,她實在想不通,對一個成熟男性來說,到底有什麼吸引力。

江初蔓說:"寧也,這才隻是剛剛開始。"

寧也說:"原來隻是剛剛開始。"

她冇有再多說什麼。

而正在這時候,寧也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低頭看著,是傅蘊庭。

江初蔓也看到了寧也的來電顯示,她牙齦緊咬。

寧也說:"我要走了。"

她很快的,轉過身,邊走邊轉過身,江初蔓聽到她非常依賴,又好像特彆想唸的,喊了一聲:"XS。"-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