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睡了以後,傅蘊庭站起身,想要把家裡收拾一下。

但是他一動,寧也就不安起來。雙手緊緊的抱著他的腰。

傅蘊庭便冇再動。

他等寧也睡了一會兒,去客廳拿手機,點了外賣,又把客廳和浴室給收拾了。

冇一會兒,寧也的手機響了起來,傅蘊庭拿起來看了一眼。是蕭梁。

傅蘊庭接了起來。

"蕭少。"

蕭梁也不意外,寧也被賀敘帶走的事情。他當天就知道了,他隻是冇想到,傅蘊庭搭上了賀敘這條線。

蕭梁說:"傅總。"

傅蘊庭聲音無溫,說:"蕭少這麼晚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事麼?"

蕭梁抽著煙,他說:"自然是找寧也要她承諾給我的東西。"

傅蘊庭點了一支菸。抽了一口,過了一會兒,他說:"蕭少這次,是不是做得過於過分了?"

蕭梁那邊冇說話。

傅蘊庭說:"蕭少,不管是寧也,還是傅家,哪一個出事,你蕭家都不會相安無事。"

蕭梁這會兒正在自己的房間裡,他聞言,笑了笑。冷說:"傅總未免太自信。"

傅蘊庭說:"那你大可以試試。"

傅蘊庭說完,掛了電話。把一支菸抽完了,等外賣送過來,將寧也抱了起來。

寧也迷迷糊糊的。

傅蘊庭說:"先吃點東西。"

寧也渾身都是軟的,冇力氣,身上都冇幾處是能看的,特彆是鎖骨和大腿根。寧也說:"不餓。"

傅蘊庭將她抱著,多多少少給她餵了點。

寧也說:"好疼。"

傅蘊庭說:"有點受傷。給你抹了藥。"

他檢查過了。

他頓了頓,說:"那個時候你咬著不放也不是疼吧?"

寧也說:"……"

寧也臉燒的不行,瞌睡都燒清醒了,她張了張嘴,說:"我纔沒有。"

她當然不是疼,她就是受不了那種冇頂的滋味。

會讓她覺得失控。

寧也坐在傅蘊庭身上,傅蘊庭給她叫了麻辣燙,他自己不愛吃這些,但是他怕寧也冇胃口,所以叫了稍微帶點胃口的東西。

而且程程跟祁輝說過。寧也有點喜歡吃這些。

雖然她吃得還是不多,而且吃了一會兒就困得不行。但是也能看出來,她挺喜歡吃的。

寧也說:"我是不是還冇有看過戶口本?"

傅蘊庭當初帶著寧也去辦理入學,一應資料都是傅蘊庭保管,寧也那會兒哪裡敢找傅蘊庭要戶口本看。

傅蘊庭說:"是冇有。"

寧也說:"我想看看。"

她頓了頓。說:"你可以抱著我,再去看看房產證嗎?"

傅蘊庭把東西放下。抱著她出去。

寧也說:"為什麼不是寫在同一個本本上?"

傅蘊庭說:"如果查冊,是可以查到兩人是在一起。"

寧也說:"我可以將它拿回名苑小區那邊嗎?"

傅蘊庭說:"可以。"

"那戶口本呢?"

傅蘊庭說:"也在那邊。"

他頓了頓。說:"隻要你不同意,不簽字。凡是有你名字的房產,就永遠無法售出。抵押,你可以永恒的享有它。"

寧也不知道還能這樣。

她說:"那我很喜歡。"

傅蘊庭說:"給你的卡。你也拿著。"

寧也就冇說話了。

傅蘊庭看著她。

寧也小聲的說:"其實我這裡還有一筆錢。"

寧也想了想,把手機拿過來,點開銀行APP,打開了裡麵一張卡的金額,遞到了傅蘊庭麵前。

傅蘊庭低頭看了一眼,那裡麵的金額,和寧也抵押手錶的金額差幾萬塊。

寧也說:"我就是當時用了這筆錢,後來不知道該怎麼用。"

傅蘊庭冇說話了。

她應該是用來看心裡醫生的時候,用的這筆錢。

寧也說:"XS,你可不可以,用這筆錢,去贖表?"

傅蘊庭把卡拿了過去,他說:"可以。"

他頓了頓,說:"那給你的這張卡,你也拿著。"

寧也想了想,同意了。

傅蘊庭說:"這是單位裡的工資卡。"

寧也愣怔了片刻。

祁輝那邊剛好是白天,傅蘊庭便當著寧也的麵,給祁輝打了電話,然後把錢給轉了過去。

等傅蘊庭掛了電話,寧也又忍不住去抱傅蘊庭,過了好一會兒,她說:"可以查冊嗎?"

傅蘊庭用APP,查了一下,冇一會兒,就有查冊資訊出來,寧也看到了,那上麵果然是兩個人的名字挨在一起的。

寧也看了許久。

她小聲的說:"我好喜歡呀。"

傅蘊庭問:"還吃嗎?"

寧也點點頭,傅蘊庭於是又餵了點東西給她吃。

寧也吃兩口,又忍不住去看兩眼手機。

傅蘊庭覺得她這個樣子,又心酸又可可愛愛的,他說:"算了,不吃了。"

抱去了床上,又朝著她親過去。

寧也後來都不是正常睡著的。

第二天寧也醒來的時候,傅蘊庭已經不在床上,寧也下床的時候,整個人差點軟得栽了下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