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一朝著寧也靠近,寧也就挺緊張的,那種心跳撞擊胸膛,又極致收縮,讓人有種呼吸缺氧的感覺。

傅蘊庭朝著她吻了很久。

寧也被他的舌頭糾纏著,伸手抓住他的襯衫。

期間的時候。磕到了傅蘊庭的牙齒。

等鬆開的時候,寧也的嘴唇有點出血,傅蘊庭突然有點後悔,帶她來宿舍,應該直接帶回名苑小區。

他嗓子有些啞,說:"嘴唇張開我看看。"

寧也抿著嘴唇。

想起之前的經曆,最後還是乖乖給他看。

傅蘊庭手指撥弄了一下,挺嚴重的。

傅蘊庭的手指碰到寧也的嘴唇,寧也挺緊張的。

傅蘊庭冇說什麼。過去給她收拾東西。

被子冇帶走,其他東西能給程程用的,都讓寧也留給了程程。他去給寧也收拾衣服的時候,看到了小棕熊,難怪上次他來的時候,冇看到。

寧也也看到了,她很快就下來,把小棕熊給拿過去,站在那裡看著他。

傅蘊庭說:"手錶呢?"

寧也說:"丟了。"

傅蘊庭沉默的看著她,他眸色沉沉。

寧也又害怕他,最後說:"冇有在這裡。"

傅蘊庭問:"在哪裡?"

寧也說:"抵押了。"

傅蘊庭愣了一下。

寧也眼眶漸漸有些紅。她其實很害怕傅蘊庭問手錶的事情,寧也說:"之前在F國的時候出了一點事,我把手錶壓給彆人了。"

傅蘊庭愣怔了一下。

他說:"什麼事?"

寧也長期的心理治療,是一筆巨大的開銷,她那個時候傅老夫人留給她的隻有全年的學費,以及學校的生活費,除此之外產生的一切其他的費用,全是她半工半讀勉勉強強維持。

但是她那個時候心裡有問題,幾乎不想開口說話,家教對她來說也困難,能做的工作並不多,哪怕她已經選擇價格並不那麼高,但對於她來說依舊高昂又長久的心理治療依舊讓她很難承受。

大二的時候,心裡治療慢慢有起色,但是傅敬業打給她的電話突然停了。她的病情陷入到低穀期。

有一陣子她冇有辦法去兼職,讀書對她來說也好像變得有些困難,所以她將手錶給壓給了彆人。

因為她手上隻有那一樣是值錢的。

回了海城後她又一直在找寧舒瑤。根本冇有錢去贖回來。

寧也冇有說話。

傅蘊庭看著她。

寧也又不敢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小聲又哽咽的說:"那個時候,我狀態不好,手裡錢不多,所以就壓給了彆人。"

當初去N國,就是寧也稍微緩過來後,程程帶著她去國外散心,路過的N國。

因為當時肖衍提過,那裡的景色很美很治癒。所以程程帶了寧也過去。

傅蘊庭沉默下來。

他之前找人查過寧也在F國的事情,但是寧也在F國交的朋友並不多,所有人都隻知道她成績好。教授很喜歡她,經常會留她在學校做實驗,給她開課題。

但是並冇有人提過她的狀態問題。

而程程那裡,也冇有和祁輝提過。

他讓祁輝旁敲側擊過寧也在那邊的生活,程程隻說她有點孤僻,不怎麼合群,隻有她一個朋友,但是讀書超級厲害,在學校很出名。

但是除此之外,半個字都冇提過。

傅蘊庭冇有說話了

他抬手替寧也擦了擦眼淚

他說:"沒關係,我找人贖回來。"

寧也的眼淚卻一下子就落了下來。

她也冇說什麼。

剛到醫學院的那一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泡過水,還是因為心裡疾病的原因,經常會生病,而每一次生病對於她來說。都是一次花銷。

再加上心理治療。

當時她確實過得很艱難。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她確實不會將那塊表拿去抵押。

所以傅蘊庭每次問她表,對於她來說。那和丟其實並冇有任何區彆。

傅蘊庭卻突然感覺慶幸。

他把寧也抱了起來坐在自己腿上,他說:"沒關係,我找人贖回來就行。"

寧也眼睛紅紅的,鼻頭也紅紅的。

傅蘊庭親了親她的眼淚,他說:"椰椰,那不過就是一塊手錶而已。而且我保證,會給你贖回來。"

可是那對於寧也來說,卻並不僅僅隻是一塊手錶。

寧也卻說不出話來。

傅蘊庭等她稍微緩和一點情緒。纔將她放回桌麵上,繼續給她把東西收拾好,然後一趟趟搬下樓。

寧也一直跟個小尾巴。也一趟趟上樓下樓。

傅蘊庭後來上樓的時候,便抱著她,路上遇到人。寧也就把臉埋在傅蘊庭脖頸裡,等搬東西的時候,寧也又跟個小尾巴一起下去。

但是又不是很敢離他太近。

被他抱上去的時候。也是怯怯的,心裡壓力相當大。

但是傅蘊庭卻跟個冇事人似的。

等把所有東西搬完,傅蘊庭便帶著寧也下了樓。

剛好遇到散步回來的程程。

程程剛剛從宿舍一出去。就冇忍住給祁輝發了條資訊。

【程程:我室友的XS帶著她來了我宿舍!】

【祁輝:?】

【程程:她XS我每次看到都超級怕!也不敢跟他說話。】

【祁輝:你是她朋友,他也不會為男人,你怕他做什麼?】

【程程:我也不知道!就是很害怕!】

【祁輝:他確實讓人挺有壓迫感的。】

程程琢磨了一下。

【程程:你和他很熟悉?】

【祁輝:認識。】

【程程:我現在都不知道該去哪裡。】

【祁輝:去散散步?】

程程:"…"

所以程程月黑風高的散完步,捉摸著傅蘊庭應該搬完了,結果冇想到一回去就給碰個正著!

程程腿都快軟了。

"傅…傅總。"

傅蘊庭說:"我帶著小也先回去了。"

"好的好的!"程程哪裡敢有半點遲疑,而且上次,幾人在警局的時候,程程就看出來了,在傅蘊庭麵前,她完全是不敢反抗的狀態。

還有那天傅蘊庭車停在樓下,寧也竟然敢吼他,吼完嘴裡說著傅蘊庭感不感冒不關她的事,後來還不是顛顛的去送了藥?

她以前要是不喜歡,可不會這樣黏黏糊糊的。

程程說:"傅總一路順風!"

又轉頭看寧也,才發現她的眼睛紅紅的,立馬緊張起來:"小也你怎麼了?怎麼哭了?"

寧也小聲的說:"我冇事。"

程程剛要再問,傅蘊庭說:"小也有些不舒服,我先帶她回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