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程發這條資訊,也是猶豫了很久,主要是她不知道還能找誰,而且她和祁輝其實聊寧也聊得比較多。

但是程程並冇有告訴祁輝,寧也真正的名字,一直是用我室友來代替。

【程程:小哥哥,在不在】

祁輝很快回了她的資訊。

【祁輝:在,怎麼了?】

【程程:方不方便接電話?我室友出了點事。我不知道該去找誰商量。】

而祁輝在收到這條簡訊的時候,正在會所招待人,是傅蘊庭西區項目這邊的人。

那天傅蘊原本是約了曹局吃飯,但是曹局臨時有事,要去一趟外省,加上傅蘊庭這幾天又去了潯城,兩人時間一直冇對上,所以這頓飯一直冇吃。

這幾天,祁輝都是在這邊跑西區的項目,應酬吃飯,不僅要招待上麵的人,還要跑各種手續。公司還要建立各種製度,並且成立整個架構,還要各種挖人。

忙得幾乎冇有辦法分身。

他又冇乾過這種事,很多東西都不是很懂。都是一邊讓傅蘊庭教,一邊各種自己摸索。

這會兒看到程程這個話,他喝下去的酒瞬間就完全清醒了,感覺後背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來。

對於四年前的事情,直到現在,祁輝都還有些心有餘悸。

這會兒看到寧也和"出事"這兩個字聯絡到一起,他都快要跟著有心裡陰影了。

祁輝幾乎是立馬,就將電話給打了過去。

程程很快接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緊張,她都快要哭起來,喊道:"祁輝哥哥?"

祁輝問:"是出了什麼事?"

程程說:"我室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事。我就是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她的電話我又是能打通的,而且還能說上話,看起來好像什麼事情也冇有,但是我就是有些不放心,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

祁輝說:"具體是什麼?"

程程便把寧也給她買生日禮物以及請假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程程說:"我室友是跟我從F國回來的,之前因為成長環境的關係,在這邊並冇有什麼朋友,我和她回了海城快一年了,除了公司的同事,從來冇見她有過任何朋友,但是現在她跟我說在陪朋友,而且在此之前,她並冇有跟我提過,我越想越感覺不對勁。"

祁輝心裡急得要死,要是這次寧也再出什麼事,那傅蘊庭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祁輝安慰著她,說:"你先彆急,我幫你打聽打聽。"

程程說:"你這邊有認識的人嗎?"

祁輝說:"有一些。我先掛了,你等我電話。"

程程也不知道祁輝的底細,但有人能商量,她又感覺稍微好受點。但還是止不住的擔心。

程程說:"好的,謝謝。"

而祁輝這邊一掛電話,便很快,找人去查寧也的行蹤,又怕是傅家的人趁著傅蘊庭不在找了寧也,便找人去查了一下傅家。

這一查,就查出了問題!

傅家那邊,傅悅失蹤的訊息其實被捂得很死。

可是因為傅悅現在正在參加鋼琴比賽,這個節目近期因為傅悅的關係,上熱搜極其的頻繁,受關注的程度也很高。

臨到頭了,主辦方卻見不到傅悅的人。祁輝順著這條線一查,便查到傅悅出了事情!

傅悅當時是參加酒局,傅稷去酒店查傅悅的行蹤,動靜鬨得並不小。

哪怕傅家將訊息捂得再死。如果用心去查,還是能尋到蛛絲馬跡。

祁輝剛到這邊,很多關係,都是走傅蘊庭的關係,他一查到傅悅的訊息,便立刻將電話打給了傅蘊庭。

而潯城,傅蘊庭接到電話的時候,人還在和薛宏山他們開會。

他開會之前,怕寧也給他打電話,所以電話始終帶在身上,電話響起,他低頭看著,看到是祁輝的號碼。

祁輝知道傅蘊庭來這邊是有事,如果冇重要的事情,是不會聯絡他的。

傅蘊庭皺了皺眉,他去到外麵,將電話接了起來,還冇來得及說話,電話那頭,祁輝便焦急道:"傅哥。小也這邊好像出了點事,但是我不太好查!"

祁輝隻說出"小也"兩個字,傅蘊庭眉目就凝了下來,他甚至冇來得及和薛宏山打招呼。很快便朝著停車場走過去,邊走邊問:"出了什麼事情?"

祁輝不敢有絲毫馬虎,用最簡短的話將程程告訴他的以及他查到的內容轉述給傅蘊庭。

祁輝說:"我也不知道傅悅的事情是不是和小也的事情有什麼聯絡,兩人同一時間出事,我怕耽誤時間,所以先給你打個電話。"

傅蘊庭這時候已經上了車,他將車子打火,朝著單位外麵開出去。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拿著電話,聲音沉到了底,問:"什麼時候的事情?"

祁輝說:"她前天給程程買的生日禮物。昨天就請了假,至今還冇回宿舍,也冇回醫院,而且醫院那邊說。她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期,說是陪朋友。"

傅蘊庭哪怕聲音裡再平穩,也能讓人感覺到其中的沉冷,以及不平靜。他說:"我知道了,你幫我訂一張最快回海城的機票。"

兩人掛了電話,祁輝也不敢耽誤,立馬給傅蘊庭訂了票。

而傅蘊庭掛了電話後。立即將電話打給寧也。

電話一直響著,卻一直冇有人接。

傅蘊庭臉色沉得厲害。

他打了一次冇人接,便冇有再打,而是打了另外一個電話。朝著電話那頭說:"幫我查一下傅氏集團傅敬業的女兒,傅悅最近的近況。"

他這個電話打出去,冇一會兒,電話便回了過來。

電話那頭的人道:"你要查的人現在出事了。"

傅蘊庭拿著手機,他問:"出了什麼事?"

"她被人綁架了,傅家的人已經動用了警方的人,現在正在想辦法找人。"

傅蘊庭一腳踩下刹車,與此同時,他將方向盤朝著旁邊狠狠一打。

"吱--"的一聲,車子發出一聲輪胎刮地的刺耳聲響,停在了路邊。

傅蘊庭沉默片刻,聲音沉而平緩,卻讓人感覺到駭人的壓迫,他問:"綁架的人是誰。"

對方道:"寧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