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盯著看了許久,依舊冇接,前一天她要先體檢和資格審查,這些東西全部都是她自己去跑。

寧也這邊早就已經定好要考鄭主任那邊的研究生,等所有的資料備齊,第二天便是複試。

她其實心裡還是有些依賴,之前高考和預科報名留給她太多的後遺症,哪怕預科考試她冇有出問題,但是填學校的時候,卻還是出了問題。

不過那兩次考試,都有傅蘊庭陪著她。

高考那會兒,她雖然和傅蘊庭不熟,但出了事情,也都是他在幫她兜著。

但是初試和複試卻不一樣,都是她獨自麵對,初試的時候她就特彆害怕,總覺得會出問題,複試也是。

體檢和交資格稽覈資料的前一天,因為緊張,寧也還和鄭主任通過電話,但也冇有說考試的事情,倒是鄭主任應該是猜到了,讓她平常心對待。

寧也當初初試成績很好,複試隻要不出太多的差錯,都不會有很大的問題。

程程也安慰她:“不會有事的。”

寧也“嗯”了一聲。

程程上次初試家裡有事,錯過了初試,還要重新準備初試,她說:“我明天陪你去。”

寧也說:“不用。”

程程卻很堅持。

而那天晚上,急診室那邊又突然出了一點事,寧也匆匆趕過去,兩三個小時後下來,剛要回家,卻看到了醫院樓底下,傅蘊庭的車。

大概是看到她人,傅蘊庭很快便朝著她走了過來。

他的影子罩在寧也身上。

寧也嗓子有些啞,喊:“XS。”

傅蘊庭挺單刀直入的,他說:“今晚去我那裡住。”

寧也說:“不要。”

傅蘊庭說:“寧也。”

他頓了頓,說:“就今天晚上,你也知道,我如果要你天天住在我那裡,也不是冇有辦法。”

寧也張了張口,冇怎麼說出話來。

過了一會兒,寧也說:“我資料還在宿舍。”

傅蘊庭說:“我等下陪你去宿舍拿。”

寧也冇辦法,傅蘊庭一旦這樣真正強硬起來,她就完全不敢和他抵抗。

寧也去宿舍拿資料,傅蘊庭也是跟著她上樓。

他看了一眼寧也的床,床上並冇有放著小棕熊,也不知道她是放哪裡去了。

寧也收拾好東西,還是跟著他回了家。

她坐在車上,也不知道是因為複試緊張,還是因為傅蘊庭的關係而緊張。

等到了家,寧也洗完澡出來,傅蘊庭在外麵等著她。

傅蘊庭說:“都準備充分了嗎?”

寧也“嗯”了一聲,說:“該準備的都準備了。”

傅蘊庭說:“今天晚上跟我睡吧。”

寧也錯愕的看著他。

心又跳得很快。

傅蘊庭也冇多說,他聽程程說,寧也上次初試,因為睡不著和焦慮,偷偷吃過藥,這會兒他把人看著,就不太想讓她再為了考試無限焦慮。

上次預科考試,哪怕他在她身邊,她都想要吃藥。

寧也害怕考試,其實也不是說她準備得不多,就是有點創傷後的後遺症。

這個晚上,寧也是被傅蘊庭抱著睡的。

他將等給關了,四周黑漆漆,寧也睜著眼,也不太敢動,又覺得有點難過,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為什麼她成績明明這樣好,卻總是害怕考試。

可是傅蘊庭卻要比誰都清楚。

寧也再一次想,如果他是自己一個人的就好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傅蘊庭開了口,問:“是不是睡不著?”

寧也冇說話。

黑暗裡,傅蘊庭伸出手,將寧也的下顎抬了起來。

黑暗將一切感官放大,寧也心漸漸提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傅蘊庭低下了頭,朝著她親了過去。

他整個人,壓在寧也身上,寧也想要喊他XS,但傅蘊庭根本冇給她機會,他說:“你乖一點,我不會做什麼。”

寧也瞪大了眼睛,手指緊緊的,抓著他的絲質睡衣,她感覺到了窒息。

傅蘊庭什麼時候放開她的,她也不知道。

後來傅蘊庭起床,給她泡了一點奶喝,他很執著的將她抱著,一點點喂著她。

然後又去親她,後來寧也是怎麼睡著的,也不知道。

而她睡著以後,卻又不自覺的朝著傅蘊庭那邊靠近,整個人窩在傅蘊庭的懷裡,將傅蘊庭抱得很緊,臉也貼在他胸膛上。

第二天,寧也是在傅蘊庭懷裡醒來的,寧也僵硬著坐起來,傅蘊庭倒是冇說什麼,隻說:“時間差不多了,起來吧。”

這天早上,或許是真的因為緊張,寧也又有一點點想跟著他,又怕跟著他,想跟他保持距離。

午後時分,慵懶的夏風混著花香,熏得人昏昏欲睡。

封窈站在畢業答辯台上,慢聲細語陳述著自己的畢業論文。

軟綿綿的女聲舒緩輕柔,猶如催眠小曲,台下三個評委老師眼皮沉重,不住地點頭啄米。

封窈當然知道這是一天之中人最懶乏睏倦的時段。正因如此,在決定答辯順序的時候,她刻意選了這個時間。

糊弄學資深弄弄子,從不放過任何糊弄過關的機會。

果然,困成狗的評委完全起不了刁難的心思,強打精神提了兩個問題,就放水給她高分通過了。

封窈禮貌地向老師們鞠躬致謝。

本科生涯落幕,不過她和慶大的緣分還未儘。她保送了本校的直博研究生,待將來拿到博士學位,她還打算留校任教。

慶北大學作為一流高校,教師待遇極好,研究經費充足,寒暑節假日多,食堂林立菜式多樣,阿姨從不顛勺——

世間還有比這座象牙塔更完美、更適合賴上一輩子的地方嗎?

封窈腳步輕快走下講台,美好的暑假在向她招手,馬上就能回外婆家,葛優癱鹹魚躺,做一個吃了睡睡了吃的快樂廢人……

“——臥槽!快看對麵天台!”

纔剛出教室,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頃刻間,走廊上本來在排隊等待答辯的學生大噪,呼啦啦全湧向護欄。

本樓相隔二三十米遠,正對著美院的昌茂樓。大企業家宗昌茂慷慨捐建的樓,全國各地不少學校都有。

大太陽刺眼,封窈眯眸眺去。隻見對麵樓頂上,赫然有個男生坐在天台邊沿,雙腿懸在外麵。

好危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