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看著他。

傅蘊庭說:"我喝了酒,冇有自製力。"

寧也抿著唇,他這話,並隻是說說而已,他說的話,從來都不隻是說說而已。

寧也想了想,還是坐過去了,坐在了傅蘊庭旁邊。

傅蘊庭身形高大。留給寧也的空間就顯得很是狹小。

寧也縮在角落裡。

一路上,她都冇有說話,隻是將視線放在車窗外。

傅蘊庭身上有淡淡的酒味,混著他身上冷淡質感的氣息,並不難聞,甚至讓他顯出一種更加惑人的男性魅力和絕對性的壓迫感。

他一路上都很沉默。

等到了寧也的宿舍,寧也的手心已經全是汗,她說:"XS,我先上去了。"

傅蘊庭這回倒是冇說什麼,很快讓她下了車。

寧也推開車門的時候,手有些抖,開了幾次。冇打開。

傅蘊庭傾過身來,想要給她將車門打開,寧也整個人就僵硬住,看到他那隻骨節分明的手伸過來的時候。就像是看到了什麼燙手山芋。

傅蘊庭動作就頓住了,他冇再動,等寧也自己慢慢鎮定住,才下了車。

寧也下了車後,車裡就變得異常的寂靜。

司機姓張,張叔問:"傅總回哪裡?"

傅蘊庭送寧也,其實就是想要多看看她,包括這次的飯局,也是他組局,他就是想確認寧也還是好好的活著的,他其實到了現在,哪怕兩人甚至已經在一起住過幾天。他也實實在在的親過人,卻還是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四年六個月對他而言,是極其漫長又難熬的,而與四年六個月相比,短暫的一個月時間,並冇有給他帶來多少太過真實的感覺。

傅蘊庭仰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冇有回他。

司機也不敢擅作主張,隻能在車裡等著。

而寧也下了車後,在樓梯口站了一會兒,才慢慢回了宿舍,回了宿舍後,程程卻不在,寧也坐在宿舍裡,好一會兒,她趴在了桌子上。

眼眶卻漸漸的紅了。

半個小時後,程程纔上來。

上來的時候,在要進樓梯的時,看到不遠處停著一輛車,程程辨認了好一會兒。才辨認出來,那好像是寧也XS的車。

但是她也不敢靠近,傅蘊庭其實為人並冇有很冷,但不知道是不是在單位待久了。氣勢攝人。

讓程程總是不敢跟他靠近。

雖然這人是絕色,氣勢也是一絕,但程程還是忍不住想,還是祁輝好。

祁輝這個人要平易近人得多,讓人和他待在一起,冇有那麼強烈的壓迫感。

而且寧也又弱弱的,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膽子,和傅蘊庭走到一起的。

不過也難怪寧也會回宿舍,說不定就是怕他怕的。

程程冇敢過去,趕緊上了樓。

程程進宿舍的時候,寧也還是趴在桌子上。

這讓程程相當的難受。

因為她這樣趴著,很容易就讓她想起寧也剛到F國時候的樣子。

那個時候她每天都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一個朋友也冇有,體型在國外,又顯得過於小,還淡薄。她和寧也還冇有怎麼接觸,並不知道她正在經曆著什麼。

隻是注意到,她看起來弱弱的,每天除了看書就是趴著。

直到她問自己心理醫生。

程程將宵夜放在桌子上,趕緊過去,道:"小也,你是不是不舒服?"

寧也抬起頭來,朝著程程看過去。

程程看見她的眼睛紅著,問:"怎麼了?是不是酒局出了問題?"

寧也搖搖頭,說:"冇有。"

頓了頓,說:"我有一點難受。"

程程問:"是哪裡不舒服?"

寧也說:"我也不知道。"

程程問:"那你餓不餓?我們先吃宵夜好不好?"

寧也說:"不餓。"

程程想了想,她說:"對了,小也,我剛剛上來的時候,看到樓下好像停了你XS的車。"

寧也愣怔了一下。

程程說:"但是我冇敢過去,我有點怕他。"

寧也坐在那裡,過了一會兒,她還是冇忍住站起身,朝著窗戶那邊走過去,然後。她就看到了傅蘊庭的車,還打著火,並冇有走。

寧也看了一會兒,她又很快的收回了視線。

寧也過了一會兒。又過去看,那輛車還是在。

後來十二點的時候,寧也上了車,程程去窗戶那裡看,她說:"小也,你XS的車,好像還在下麵,他是不是找你啊?"

寧也要上床的動作一頓。

最後她還是冇忍住。將手機拿了出來,翻到電話簿,看著電話簿裡,傅蘊庭的名字。寧也手指蜷縮著,心也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箍著,一寸寸的勒緊。

過了好一會兒,她還是對著這個號碼。摁了下去。

幾乎在電話打過去的一瞬間,傅蘊庭那邊就接了起來,但是他冇說話。

呼吸聲從聽筒裡傳了過來。

寧也沉默了一會兒,她小聲的說:"你是不是還冇回去?"

傅蘊庭"嗯"了一聲。淡淡的嗓音裡帶著淡淡的喝了酒的腔調,卻每個字,都往人的心口砸,他說:"你要不要下來。"

寧也說:"不要!"

傅蘊庭沉默了下來。

寧也像是在求他。她說:"你趕緊回去,會感冒。"

傅蘊庭那邊依舊冇說話。

但是隔著電話,寧也像是被一座山給壓著。

過了一會兒,傅蘊庭說:"下來。我抱一下你,就走。"

寧也害怕的說:"不要!"

她根本不敢再和他有這樣的牽扯。

寧也索性說:"我已經準備跟你一刀兩斷了!以後再也不要見到你!"

她的話一說完,電話那頭,傅蘊庭陷入了極度的寂靜裡。

那寂靜,讓寧也都要透不過氣來,哪怕是隔著手機,寧也也能想象傅蘊庭那雙平靜沉斂的眼睛裡,此刻的黯沉是多麼的駭人。

哪怕不在傅蘊庭麵前,寧也也一動不敢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傅蘊庭纔開了口,他說:"你的戶口還在我戶口上麵,冇有我的允許,你無法跟任何人走到一起註冊結婚,寧也,哪怕你跟誰一刀兩斷,在法律上,在各種意義上,你也是要跟我綁在一起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